中国国债期货再亮相 交割程序、银行参与角色是考验

 作者:骆弯     |      日期:2019-07-15 10:15:01
* 国债期货卯足马力二次“过河” * 中金所首推5年期国债期货 * 打通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的交割程序受考验 * “重角色”银行参与结算方案未定 记者赵红梅/李姗姗 路透香港7月9日 - 在阔别18年后,中国国债期货即将重启上市发令枪鸣响开跑之前,各路机构正紧密筹备,“二次过河”让各方瞩目又心绪难平,料最快于9月登场的国债期货还待两大问题考验:交割程序技术衔接是否顺畅、初期银行如何参与 接近监管层的人士透露,此次自4月初证监会将国债期货方案上报,6月19日国务院正式给出批复意见,7月5日证监会公布消息,历时两个月获批已属“相当快速”,作为利率市场化的排头兵,国债期货的获批标志着中国经济和金融形势发生着根本变化,金融衍生品市场发展亦在提速 “先是交易所上报证监会,4月初报至国办二局,一行三会会签后再上报国务院总理办公室签,文件再返至证监会,这个流程长最长可走3年,这次从上报到获批已经很顺畅了,我们最近正在加班为9月推出做准备”一位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人士透露称,他不久前还专程拜访了几家金融机构征求意见 他亦并坦承,国债期货二次过河,如何做好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技术衔接及与多监管部门协调、持有国债现货超过65%的银行以何种身份参与并管理好利率波动风险都是考验中金所的关键 中国债市主要投资者债券托管量图表显示,银行的债券托管占比最大请点选(r.reuters.com/rar67t) “中国国债期货的推出,对人民币国际化有着重要的意义人民币要想成为国际储值货币,没有流动性好的国债期货市场,是不可想象的”上海耀之资产管理投资经理熊赟认为,中国要想彻底实现利率市场化改革,国债期货是个必不可少的工具 银河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黄斌辉则认为,利率市场化推进结合经济环境,利率面临更大波动性;更短的久期、更短的重定价期限,银行资产负债结构的变化会放大利率波动性对息差的压力广泛运用国债期货等衍生品管理利率风险会是银行利率风险管理大势所趋当然,银行参与国债期货的进程会与国债期货市场完善共同推进 周一,中金所将即将首推的五年期国债期货合约规则等征求社会意见,该合约标的是面额100万元、票面利率为3%的5年期国债交割方式为实物交割,此外,还规定了每日价格最大波动限制为上一交易日结算价的±2%;最低交易保证金为合约价值的2%;最小变动价位为0.002元在这些内容最终定版后,中金所会宣布国债期货的挂牌时间 而在银行、券商、期货、保险等国债期货市场的参与机构中,券商的准备工作相对充分,前台、后台均已整装待发基金公司将国债期货运用到产品设计中,还通过基金专户做一些套利或方向性交易,商业银行以及保险资管等机构也正积极与期货公司探讨合作路径,共同搭建完整的风控体系 截止到去年末,债券市场的国债托管规模已达7.42万亿元,其中记账式国债 7.07万亿,储蓄国债0.35万亿 时任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的张慎峰今年年初表示,未来中金所产品架构将包括股权类期货与期权产品、利率类期货与期权产品、汇率类期货与期权产品三大类 目前全球共23个国家和地区的24个期货交易所已推出国债期货产品国债期货会促进利率价格发现,有利于维持利率基准体系 **中金所小心“过河”** 市场、规则和监管三大缺陷最终触发1995年震惊中外的国债期货“3.27违规事件”,令仅推出三年的国债期货草草收场有了18年前的前车之鉴,中金所在推出国债期货时在细节处非常小心谨慎,以防前车之鉴而国债市场在今时今日亦已发生巨大变迁 “提起国债期货,很多人立刻就联想到惊心动魄的3.27,马上就觉得‘风险’如 虎,所以为了避免出现过度炒作、个券被操纵导致空方被逼空等情况,国债期货采用票息为3%的5年期的虚拟标准券,并设每日最大波动限制是2%,最低交易保证金也是2%等波动率比国际通行更为严格等条款这几年不但总结历史教训,还把美德英日韩、台湾等国债期货的经验和教训都研究了透是次主要借鉴美国10年期国债经验”中金所一位资深人士称 国债期货涉及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上述人士认为,目前涉及交易系统对接的问题还需要解决,“交易所要协调解决跨场内、场外市场的衔接,国债期货的交割需要中证登和中债登的配合,以打通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之间的无缝衔接,主要是债券过户上的衔接这是决定国债期货能否走好的关键” 可交割国债的范围暂定为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市场托管的记账式国债,东北证券分析师赵旭介绍道,国债期货的交割程序在中金所的交易平台上完成由于目前国债现货交易的场内市场呈分割状态:证券所交易市场、银行间市场,并各自采用独立结算系统,即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中金所作为中间方要实现债券跨市场转托管的模式 “初期肯定有磨合的过程,技术层面上要做大做好存在不少障碍,因为银行的现货没有回到交易所,而是搞到银行间,期货在交易所,结算时三个环节必须环环相扣,扣得住扣得紧,尤其是和中登衔接等技术问题这个过程应该吸取台湾当时存在的电子交易系统使用太少、债券支付交割作业模式不健全等教训”中金所人士表示 “中国国债期货不用担心类似台湾债券市场浅碟型交易市场,肯定会交投活络,需求旺盛,但‘火’不代表有效,尤其是交割环节涉及多部门多监管,确实是一个考验”证监会一位人士称 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6月27日,(中金所)张慎峰董事长专程去跟肖(钢)主席汇报筹备情况,其中就提到后台交割结算这一环的技术做的不好,和中登之间的配合还待磨合提高” 熊赟则认为,中金所已经设立了跨市场交割的机制,而且还有滚动交割而市场对是否会重蹈大规模逼空有忧虑,相信央行和财政部也会协助,尤其是出现大规模逼空的时候“我觉得监管层了解国债期货在人民币国际化中的重要性,会有后续的措施避免台湾的覆辙” 台湾2004年推出首只公债期货,以指标10年期公债作为标的,最多时年成交量达到47万口不过,随着现货市场成交日益冷清,公债期货渐乏人问津,自2010年成交量均挂零,监管机构甚至正在考虑是否将这项商品下架 台湾期货界人士对路透表示,因流动性过剩导致国债筹码过于集中在金融机构手中,二级市场价格发现功能不彰、波动平缓,持券者避险需求不高再加上期货还有额外的交易税赋等结构性问题,导致台湾公债期货最终走进冷冻柜但他表示,曾多次与大陆中金所等沟通,两地差异很大 国债期货是中金所自2006年成立以来推出的第二个交易品种,在国内外交易所纷纷加快金融衍生品领域布局之时,之前一直守着股指期货这一“独苗” “三年不开张,一个产品创新要三年,受审批流程、体制机制问题操作影响,国债期货诞生之路也是同样艰难,期待期货交易管理条例能修改,把产品审批权还给市场,这才是金融创新的原动力” 《期货交易管理条例》规定,交易所上市、中止、取消或恢复交易品种,都要经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即实际操作中,证监会要报国务院批准 **首批银行交易会员或是“5+2”** 作为持有国债现货超过65%的主导力量--商业银行,不仅对国债价格有决定性影响,而且还是现券的主要持有人,掌握着现券的流动性若能进入国债期货市场,则能使期限套利力量发挥稳定市场的作用但初期这一庞大群体会在国债期货市场扮演什么角色这一问题牵涉诸多方面和争议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国债期货推出初期,银监会或先批工农建中交五家大型国有银行及中国邮储和国家开发银行即(5+2)成为中金所自营交易会员,其他商业银行后续可选择以会员身份或通过期货公司以客户身份参与但目前由银监会创新部制定的方案还需征求各部意见 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研究人士称,“如果批银行为特别结算会员直接参与交易,证监会辖下期货公司就没生意了,如果通过期货公司做,银行量大又担心交易数据泄露,还是多种考量和权衡吧” “估计本月底银监会会报个初步参与方案,”上述人士表示,但中金所倾向于让银行根据自身经营情况选择以会员身份或以客户身份交易,不过商业银行会否取得国债期货的会员资格仍取决于银监会的批复 消息人士并透露,而今年年初,中金所在征求部委意见时,银监会给出的纸面反馈是,不建议商业银行在国债期货初期参与,怕国债期货初期池子太小,而银行以自营身份进来初期资金量过大对市场造成冲击,而且五大商业银行并不是特别积极,反而是部分股份制和城商行乐于积极参与,期望“弯道超车”,“会不会放行,考量的还是风险” 安信期货一位多次去机构路演的人士称,银行究竟如何参与和结算,具体方式还没有定案,不过部分管理层对于风险依然是心有余悸,而且银行属保守风格,对高风险高收益产品动力不足 “中金所深知银行参与的重要性,最近要求我们主要几家银行都在加紧筹备,为成为首批银行会员做准备”一位大型国有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银行虽然持有大量现货会有套期保值动力,但人员和研究部门在期货上没有积累,经营风格又偏保守,所以不会急于参与,会准备并观望态度,乐于见别的银行先做第一单试水 目前,中金所共有15家全面结算会员、60家交易结算会员和75家交易会员单位,均为期货公司,特别结算会员空缺 周一中金所公布会员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四类会员资格:交易会员可以在交易所进行期货交易;交易结算会员只能为其自身或其受托客户办理结算、交割业务;全面结算会员既可以为其自身或其受托客户办理结算、交割业务,也可以为与其签订结算协议的交易会员办理结算、交割业务;特别结算会员只能为与其签订结算协议的交易会员办理结算、交割业务(完) (审校 屈桂娟)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