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监会新规或要求中资银行的同业业务“解包还原”

 作者:鞠豌郓     |      日期:2019-07-15 10:03:01
* 银监会规范文件或对同业资产“解包还原”--消息人士 * 欲直击银行借道同业业务表外放贷的根源 * 但流动性隐患并非仅规范同业可除 * 本次危机的主因在于对利润追逐的过度痴迷 作者 张胜男 路透北京7月11日 - 经历6月中国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危机之后,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高调宣布将出台规范同业业务的文件据了解方案的消息人士透露,“解包还原”提拨备的方案,将令过度疯狂的“新型影子银行”--同业业务成为下一个被堵的贷款表外化出口 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消息人士表示,如同当初规范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一样,表内的同业业务将被要求“解包还原”,无论是表内投资还是出具的各类担保,都要按照表内的同类型业务标准计提拨备,用资本约束信贷出表的冲动 路透采访了多位来自商业银行从事相关业务的人士,他们对此都表示认可,指这是从全局考虑的最佳解决办法但同时表示这将会对个别银行利润和资本产生较大影响 “无论是表内担保还是表外担保,无论是总行担保还是分行担保,只要银行担保了,都应该计提资本至于暗保,那是绝对不可以的”上述消息人士称 5月下旬中国银行业资金面出现紧张迹象,之后货币市场回购利率价格持续走高,到6月20日,隔夜利率曾一度冲高至30%的水平其原因就是商业银行同业业务杠杆加得太高,期限错配严重,一旦中国央行没有如其预期注入流动性,短期限负债资金来源跟不上,流动性危机就暴露出来 而商业银行通过同业业务变相增加贷款的路数相比理财做信贷要复杂得多,需要多家金融机构的倒手和互保最初是票据过桥、同业代付、同业偿付、信托受益权转让等进入同业资产的表内科目,再配合以第三方担保、暗保(“抽屉协议”)等担保措施,几家银行和信托、券商联手,就将贷款转移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之外了 因为一般贷款的风险权重是100%,个别高风险行业可能还要高;而同业债权的风险资产权重是25%,放到表外,就更不用考虑风险权重,不需要计提资本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日前表示,截止4月末,银行表内的同业债权余额就达7.74万亿元,而且去年以来增长迅速这期间,同业业务出现了一系列的创新,同业代付、买断式回购、票据对敲等,俨然已经成为影子银行的主力军6月的流动性错配严重,很多就是因为同业业务参与放贷,长资产端搭配短负债端,期限错配赚取息差 欲了解2010年至今银行同业业务增长情况,请点选 link.reuters.com/bed49t 另一位来银行业资深业内人士亦称,对同业业务的监管肯定会做而且强调,实质重于形式,对存在监管套利的,实质性是信贷的,可能会要求计提资本 **同业业务做表外信贷,风险难控** 如同此前对理财产品的规范一样,监管层不能容忍的是无约束的“表外信贷”,因为对比表内信贷,表外的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都更难控制 通过同业业务完成信贷出表,之前也有,比如被叫停的同业代付不过,针对理财业务的8号文出台后,银行也通过自营投资接盘了大量原本理财产品持有的非标债权,并通过转让给其他银行的形式,形成了更多的具有信贷本质的同业资产 中信银行(601998.SS)(0998.HK)相关业务部门人士称,“虽然我是做这类事情的,但还是觉得,从金融安全的角度,应该表内表外一盘棋” 他表示,表外业务一般也有被追索的义务,从这个角度说,表内表外是一样的,只是形态稍有不同表内有巴塞尔协议管,表外为什么就只有收益没有风险呢 一家股份制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人士亦坦承,票据业务有相当的流动性风险因为它比较复杂,又是买入返售,又是买断,又是贴现,都混在一块儿,有些放表内,有些放表外,不太好管 据位于北京的一位银行交易员透露,某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一家分行6月仅票据业务账面浮亏3个亿,而其去年该业务全年利润才1.4亿元 为此,多位银行界人士建议,将票据等同业业务权限上收到总行如同当初的理财产品设计权限上收到总行一样,旨在避免多出口、不统一、漏洞看不到 “完全可以把票据权限上收到总行,以避免其规模过分膨胀”光大银行(601818.SS)资金管理部首席经济学家盛宏清表示,很多银行的流动性管理是各部门协调完成的,这样的机制灵活,但是也需要全行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的统一管理,才能避免某一部分的过分错配 **千方百计表外放贷的本质:逐利冲动** 2012年以来,伴随着银监会8号文、债市整顿、钱荒等金融市场大地震,显示经济下行周期中,金融领域的排雷行动正一步步推进,而业内人士也开始思考为何金融机构千方百计要把信贷转出表,投向与宏观调控相左的领域对同业业务的监管会不会又是一次“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局部监管 “过分的激励机制引发的贪婪,足可诱惑精英疯狂”近日的知名网络小说《同业鸦片》中这样描述而多位银行高管的担忧也反映出,无底线的逐利冲动正是万恶之源,经济下行周期,应当敢于放弃逐利冲动,提前准备过冬 “简单说,一个银行行长,今年的经营指标没完成,可能就干不下去了但流动性指标没完成呢,尤其是二级指标呢”某国有背景的股份制银行高管称 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亦表示,平安银行(000001.SZ)今年的同业业务增速目标是40%而据国内媒体报道称,平安银行一季度票据贴现业务规模翻3倍,6.20货币市场风波中,其资金交易浮亏1.7亿元 工商银行(601398.SS)(1398.HK)一位部门老总就说,“经历了这次事件,我们也在反思,是否还要什么都争第一”工行的总资产规模等指标都是全国银行业第一,也是全球银行业第一但是6月末也因给基金公司发文件来抢存款而被媒体曝光 盛宏清在最新的路透专栏中表示,经过6月份的“一劫”,一些商业银行的同业资产运作部门几乎吐出上半年所赚利润的40%至100%,甚至亏损而且还给流动性安全产生巨大冲击在后续工作中,商业银行要切切实实践行“存款立行”原则,矫正过度的期限错配,绝对不能为了利润而忘记流动性安全这根“高压线” “我一直以为银行应该是最在意信用的机构,一家银行失去信用,就意味着破产但这次事件不是这样的,这很可怕他宁愿失信于你,承受罚息,也不能亏”某城商行交易员在总结这次“钱荒”事件时说该银行被迫接受交易对手违约,让他对银行的立命之本产生质疑 “承担多少风险,就要计提多少资本,用资本的约束把它套住”上述商业银行的消息人士在阐述银监会同业新规的出发点时表示(完) (北京谢衡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屈桂娟)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