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缩风险、银行疲软 欧洲似将重蹈日本覆辙

 作者:达厮轰     |      日期:2019-07-15 13:04:01
* 欧盟通缩风险、银行业疲软,与日本情形相似 * 人口年龄分布挫伤经济成长的问题不是日本一国的问题 * 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都在为改革争取时间,但最后恐难实现 路透伦敦7月11日 - 不起作用的货币政策,不能或不愿放贷的疲软银行业、被困在低增长环境中的经济,通缩魅影挥之不去 如果这些现象听起来似曾相识,那是因为确实如此 欧元区仍摆脱不了金融危机留下的大笔债务,愈发类似1990年代的日本当时日本苦于因资产泡沫破裂导致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缩水问题 外界一直同情日本未能摆脱疲态日本央行也因制定政策时的谨小慎微而遭诟病 但现如今,风水轮流转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祭出规模空前的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则在缩小资产负债表规模,并以通过“前瞻性指导”口头压低利率而沾沾自喜 失业率居纪录高位,反映出欧元区产出缺口之大,再加上政府和民间部门仍需偿还如山的债务,导致一些分析师称通胀恐要低于欧洲央行略低于2%的目标水平 摩根大通在一份新的报告中表示,预期税后核心通胀率将跌至1%以下,这种情况还将至少维持到2015年底5月核心物价则较上年同期上涨1.1% 物价面临的下行压力在欧元区受困的二线国家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汇率贬值之门关上后,恢复竞争力的唯一方法就是压低薪资和其它成本希腊45年来首次出现通缩,就增加了该国债务的实际负担摩根大通认为,可能还有别国出现同样状况 欧洲央行决策者承认物价稳定面临偏向下行的风险,并表示已准备好在必要时进一步放宽政策对部分分析师来说,再度放宽政策只是迟早的问题 “我们还没到那个地步,量化宽松还不是我们的基本假设但1990年代的日本提供的经验是,欧洲在整顿银行资产负债表前拖得越久,通缩风险就越大,”摩根士丹利的Joachim Fels表示 **清理银行** 对于拖延所带来危险的警告正扑面而来,尤其是欧洲银行业者未能将ECB的低利率传导给南欧企业和家庭,这正在撕裂欧元区17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周一表示:“为了逆转这种态势,银行损失需要完全确认,脆弱但可存活的银行要进行资本重整,无存活能力的银行要关闭或重组” 日本在十年间的大多数时间里都在处理受地产价格暴跌重挫的“僵尸银行”,而欧洲对于共担未来银行倒闭成本的安排,可能在2019年前都不会生效 欧洲央行执委亚斯穆森则表示,一切已为时太晚 而且,提议中有权力关闭问题银行的这个机构,不会立即拥有能够开展工作的后背基金,虽然其可以通过行业征税来积累资金 人口结构问题则是另一个恼人的因素 日本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在1990年达到峰值,标志着经济增长黄金年代的结束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日本60岁以上老人占其总人口的比例为32%,比其它国家都要高 但这并非日本独有的问题,许多欧盟国家也需应对人口迅速老龄化的问题,比如葡萄牙、爱尔兰和拉脱维亚 除非消除这些阻碍变革的障碍,否则我们可能将经历失去的十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 **胡萝卜加大棒政策** 对欧洲央行来说,要微妙地平衡好两个方面:即要使债市向成员国政府施以足够的压力以促其改革,又要提供足够的货币支持以刺激需求因此,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安抚市场道,利率将在更长一段时间内维持当前或更低的水准 英国标准人寿保险公司分析师Andrew Milligan称,“一方面,欧洲央行采用某种形式的前瞻性指导带来帮助这有助于打消有关全球其他国家将追随美国政策的观点,而且明显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了欧元但主要问题仍在于,欧洲央行是否有能力支持个别受困国家” 当然,任何一家央行的能力都有上限在一定时间里坚持放松货币政策,可以提高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从而减轻偿债负担但央行无法延长人们的寿命,或提高他们的工作技能 在人口萎缩的情况下,提高经济增速和生产率的任务全落在了政府肩上 以日本为例,迄今为止,所有的刺激都是通过财政激励和黑田东彦的大胆货币政策所提供,这意味着首相安倍晋三在参议院选举后祭出“第三支箭”--结构性改革时,其需要提出实实在在的目标 “如果安倍最终决定采行颇具雄心的促增长举措,而且“安倍经济学’也取得成功的话,那么对欧洲最重要的启示是,要想重振经济,需将大胆的宏观经济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举措双管齐下,并恰当地安排好两者间的优先次序,”智库Bruegel的Andre Sapir表示(完) (编译 梁瑞雪/王洋/兰秀娟; 审校 田建华/许娜)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