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必须了解中国问题所在及政经动荡可能性

 作者:宦优     |      日期:2019-04-15 05:15:01
近日英国卫报 (Guardian)以标题为“权力、腐败和谎言”(Power, corruption and lies)的文章,报导英国知名专栏作家威尔.哈顿( Will Hutton)新书“凶兆”( The Writing on the Wall)中的内容摘要哈氏认为,对西方而言中国已然是个经济大国,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但世人对中国的了解一直言过其实,对北京政府威胁的程度也混淆不明,其后果实在堪虑 文章说,世人误解中国之所以经济成长快速,是因为它扬弃共产主义,改奉资本主义之故,对此北京政府自称是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路线但是如果进一步观察,会发现中国共产党从头到尾不只是掌控着政治,实际它也牢牢的抓紧着经济那些伴随着资本主义概念而来的自由财产权与企业自主权,在中国并不存在 事实的真相是, 在中国所实施的不是中国共产党所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不是西方所认知的资本主义经济,而是遵循列宁式的集团主义(Leninist corporatism),由党中央垄断政治、经济、与社会资 源,统一调度但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整个制度可能因为极其不稳、不均、效率低下与贪腐,让中共政权崩溃瓦解届时各省可能会像1910-1920年军阀割据时代一样,各自独立;也可能产生新的凶残政权,掌控全国,停止其开放政策与经济改革它的独裁者甚或为了凝聚人心而发动国际性战争,诸如攻打台湾这样的情况真有可能发生,因此,中国和平走向持久的资本主义,建立所需的制度,对中国与全世界而言,都至关重要 贪渎之冰山一角 中国早在 1990年代之末,便已日渐察觉中国贪腐之风弥漫,将腐蚀党的领导 2002年,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人民代表大会提出报告:“如果我们不镇压贪腐,会毁了本党与人民之间的水乳交融关系,本党会失去政权甚至自我毁灭”当时有一些政府高干因侵吞公款,或勒索敲诈而锒铛入狱,例如北京市长陈希同因此坐牢,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则因土地交易收受回扣250万英镑,而遭受极刑另外,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李福祥在接受调查时,在北京304医院跳楼自杀 不特此也,中国贪腐的现象在各处已根深蒂固 1992至2001年间,各省高干入狱情况增长了四倍,其中包括最贫瘠的甘肃省,竟查获贪赃 5亿英镑除了北京高干之外,最近有四位省长、一位省党委书记遭起诉,2006年,上海市委书记暨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因侵吞社会福利基金2亿6百万英镑而被逮捕 根据中国经济学者胡鞍钢的估算,累计90年代以来,贪污的金钱占国内生产总额的13.3至16.9%之间,至今仍然维持这个比例而每一起贪渎事件都是源自共党高干独揽权力,缺少独立的监督机制所致结果贪渎就成了共产党体制一脉相传的染色体,现在正威胁着国家命脉 司法与监督机制不健全 且看看中共是如何一党专政及其司法制度之畸形模样它的司法体制从上到下充满了政治气味,法院的院长、副院长由党任命,预算由省政府筹编,官僚体制一如其他政府机关,由党务委员会逐级监督,法官常常在党委会或政府的指示下判案,遑顾法律依据 再者,许多法官大多是由退役军官担任,唯党命是从,不曾受过正式的司法专业训练,因此贪腐的案件骇人听闻 2003年,全国20 万名法官中有794人因贪渎受审2003及2004年,广东、湖南两省的高等法院院长皆因贪渎入罪如果党无法影响审判,它仍可以藉由影响警察,将案情延宕或根本不执行判决因此在中国,只有40%省高等法院的判决付诸执行,叫人闻之堪哀 文章说,按理说新闻媒体可以发挥监督之责,导正歪风,可惜中国的媒体只是跛脚鸭子中国现有2000家报纸、2000个电视频道、9000份杂志、450个广播电台,但全都在北京党中央或省直宣传部门监督之下这些机关每日发布指示,规范报导方向,记者胆敢偏离主题,就会被解雇,甚或坐牢据估计,中国现有42位记者在吃牢饭,这个记录是全球之冠在中国,编辑人员大致知道自己的尺度,但是近来在胡锦涛掌权下,尺度收紧了,有些优秀编辑被炒了鱿鱼例如,最有说服力的小报“新京报”(Beijing News) 的编辑杨滨,于2005年因挺身报导乡村对抗不公的土地征收而被开除2005年“保护记者委员会”引述人民日报的资料,揭露各级政府压迫媒体的情况:“2004 年审检机关因媒体印制‘内部’消息的理由,停止了338家刊物,关闭了202家报纸的分部,并处分73家‘非法从事新闻’的公司” 2006年2月,三位中共元老,分别是毛泽东的助理李锐、前人民日报的编辑胡绩伟,及前中宣部长朱厚泽,联名写信谴责这种作法:“历史证明,只有昏乱的极权政府为了愚弄压制人民,才会审检新闻”他们并认为,这种压迫不能确保社会安定,而是会种下恶果,带来灾难 经济之病在于一党专政 这些问题西方人都看在眼里,但是他们没弄清楚的是,这种控制的体系是会腐蚀经济的成功的商业需要有成功的配合条件,经理人需要依其能力,自由的开创机会,推出产品,发展品牌与宣传推销但在列宁式的集团主义之下,是不可能自主的因为共党的利益重于商业的需求,每一个企业由党委会依党国的需要执行,其结果是,无数的中国企业集团受制于政府特权,为迎合党国的目标,而面临破产的命运 简言之,党国就像处在蜘蛛网的中心位置,牢牢地掌控着辐射出去的网络重要的经济战略物资如钢铁与能源等57个部门,无足轻重者如包装业与美容业,均可依需要而握在手中但是经济的通则是,企业越讲求政治与监控,其生产与执行力就越差因此,中国所掌控的国营企业改革了20年也难有长进据一项权威的评估,国营企业有三分之一的员工是结构性的闲置着,只要利率有一点点的小扬升,或产品微微的降价,它庞大银行贷款的40至60%就无法支付,会导致整个银行体系破产总之,国营企业是个灾难之源 在 这种情况下,其它私人企业无论表现如何优异,仍会受到不良风气的影响中国大多数私人公司有三本帐簿:一本是对银行,一本是应付税务机关,一本是经营管理之用大多数的公司平均只经营三年,他们的丛林法则是:侥幸行险以致富,赚了钱就走人中国是仿冒者的天堂,仿冒品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智慧财产权的观念被束之高阁,有15至20%的知名品牌在中国是赝品,三分之二中国制品因为是赝品,而遭到美国海关的查扣 尽管中国的成长数字亮眼,以上的林林总总,揭露它经济的虚弱,其背后是因为列宁式的集团主义在作祟不可原谅的是,西方忽视中国的缺点与虚弱,却大幅吹嘘北京的威胁程度中国当然是新兴的出口大国,但本质上它只是西方的分包商它的生产力薄弱,缺少世界级的优秀产品,又乏开创性,且严重仰赖外销与投资来促 进其经济成长因此,把中国描绘成所向无敌,会陷西方国家于困境,是错误的 最后,文章认为,西方必须了解中国问题所在及其政经动荡的可能性,并避免逼迫中国走向经济孤立,停止改革进程西方的利益在于协助中国避免灾难的发生,促进中国转型成一个合法多元的体系,悠游于自由的全球化之中,依世界规范行事这样的政策目标达成不易,执行更有困难因此大家必须做长久之计,共同因应未来的变化,唯有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