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天化日 北京侨商亿元企业突遭百人哄抢

 作者:山蜥瘛     |      日期:2019-04-15 08:15:01
(《中国舆论监督网》撰文/摄影:新德 徐祥)“天子脚下”的北京顺义区北小营镇去年年底发生了一起让人匪夷所思的怪事:中国著名企业伊利集团的紧密合作企业,现法定代表人巴西华侨投资上亿元的企业竟然在当地工商部门执法人员的“眼皮”下以及当地公安个别人的纵容下,被不法商人前股东带领的上百名闲杂人员在光天化日下抢占连私人财物、衣服都没有拿得出来的受害人报警后当地公安竟不管,工商局更是一推三不知中国舆论监督网会同中国名记调查在线在2006年12月25日现场调查时发现,该镇上已经发生过数起开门招商关门打狗的事件,另利亚前股东等人占领企业后非法打开保险柜和档案柜取出公章四处取钱并销毁诸多对地方官员和自己不利的账册而同样在北京2005年就发生过加拿大华侨投资的房产被封人被拘事件 侨商企业 白天见鬼 求助钟馗 反被带走 2007年元旦,北京顺义区政府门前的大街上是人山人海,行人脸上无一不带着节日的喜庆,而一名五十多岁的微胖男子踟躇在顺义区政府附近,脸上写满了焦急和绝望忽然,该老者眼前一亮,明显是旁边卖烤红薯小贩的叫卖声和烤熟了红薯的香气吸引了他他不由自主地走到小贩的摊前问了问价钱后,他却忍住没买原因是他口袋里的一点钱是他明天早上的全家早餐费一会儿,如答应借钱给他的朋友不准时出现的话,他及他家人明天中午将没米下锅了他是乞丐还是破了产不!他是一拥有巴西绿卡的归国华侨,更准确一点,他在2006年12月11日上午10点10分之前,他和另外一个巴西华侨还共同拥有资产上亿元的企业现在他只是一个差点就流落街头的年过半百的老者 他是谁他就是北京利亚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亚公司)的股东之一兼总经理侨商尧宗华 半个小时以后,答应借一万元钱给他吃饭和找北京各级部门上访甚至打官司用的朋友终于赶到了,坐进朋友开着空调的轿车又在朋友的追问下,尧宗华老泪纵横20天前发生在皇城北京、天子脚下的悲惨一幕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2006年12月11日上午9点50分左右,尧宗华正在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镇宏大工业区开发区的利亚公司办公楼二楼办公忽然秘书来报说,北京市顺义区工商局企监科的郭科长带着他的几个手下来下发什么处罚决定和罚款书 原来,利亚公司没有更名前的北京绿顿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顿公司)的二股东陶友谊(占股权29%)向北京市顺义区工商分局举报,说自己以前的股权转让协议和转让股东会议决议中,三股东张忠兴(占股权2.39%)的签名是他的助理代签的为此,北京市顺义工商局以北京市工商局的名义做出“京工商顺企监许撤字[2006]1号”撤消行政许可决定书:撤消2005年1月12日在顺义区工商局办理的股东变更登记,恢复到变更前的状态;同时作出“京工商顺字处 [2006]52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处罚款29万元 而就在尧宗华在那些工商决定书上签名时,突然他听到楼下一阵嘈杂声争吵声甚至打斗声,还没等他下楼察看,就发现陶友谊带着几十个“打手”模样的人冲上楼来对那些还在办公的中高层管理宣布:“按照工商部门意见,现在这个企业还归我们所有,你们谁也不要动,否则就怪我们不客气!” 尧宗华见状连忙表示抗议,并声称要报警话音刚落,“打手”模样的人是一阵哄笑:“报警你有种就报啊,看你报了有什么用!” 随后,那些“打手”就想把尧宗华推出他的办公室,并为之发生了推搡尧宗华见状只得向在场的工商执法人员求救,但被对方以“这不在我们的管理范围内”为由所拒绝 万般无奈下,尧宗华只好拨打110报警5分钟后,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和顺义分局北小营派出所几名干警赶到现场 民警一到现场就高声询问:“刚才是谁报警的” “我报的,有许多不明身份的人进入工厂,影响正常的工作生产持续,请叫他们出去”尧宗华说 现场一警察呵斥说:“工商局的文件已经说明你们利亚公司不存在,走人的应该是你们,现在公司归绿顿了,陶友谊等人的行为是合法的,你们别在这惹事生非了!” “你不是报警吗那你就跟我们走一趟,到派出所做笔录吧!”民警说 “难道不能在这里做,要到派出所里去” “这里这么乱,你说怎么做” 而就在这时,陶友谊一把抢过了工商部门的“决定书”尧宗华随即请警察处理,后来在警察的干预下,对方才很不情愿地将“决定书”递给了警察,到派出所后再由警察还给了尧宗华 又僵持了几分钟后,尧宗华只好跟人民警察们下楼去派出所“去做笔录”当一到办公楼的楼下,他才发现自己公司的保安已被对方带来的闲杂人员控制住了,并且对方还占据了公司的各个大门出口一名被控制在楼下的公司管理层看到尧宗华后,明显带着哭腔说“不得了啦,尧总,他们这些人来了上百人,把公司的三面围墙栏杆推倒和爬前墙栏杆冲进来的,警察怎么不管啊!” 而正在这时,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则跑到生产车间喊那些同样被控住的工人说:“你们老实点,你们看看尧宗华已经被警察抓走了……” 就在尧宗华去派出所“做笔录”后,陶友谊带去的上百号人逐更加的肆无忌惮地将利亚公司所有人员都控制了起来 后来,因为一高层管理要开自己的办公桌拿走自己的私人物品时,对方竟然不让,甚至这个高层还被那些“打手”扇了一耳光 接着,陶友谊为首的那伙人将利亚公司的文件柜、档案柜、保险柜全部非法打开甚至撬开,占有了利亚公司以及利亚公司的股东同为侨资公司的北京亚太置地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亚太中投经贸有限公司的公章、营业执照等重要文件,并利用这些公章到利亚存在银行的钱款取出,甚至还到伊利集团那里以利亚公司的名义结算了几十万的加工费 4个小时后,等尧宗华做好笔录回到公司时,他才发现他们投资一亿多元的企业已经被他人所占据,并且自己连进门的权利都没有了,尧宗华再次报警后,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北小营派出所干警却表示,他们已管不了那么多了 次日下午,尧宗华连忙赶到顺义区公安局刑侦支队胜利地区刑警队做了报案,并又到顺义区政府和顺义公安分局投诉北小营派出所个别干警的不作为 “当时,我们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三到四个他们的人控制着,这些有不少还穿着保安服,甚至连上厕所都被他们看着,手机更是被他们收走四个小时后我们突然被他们命令‘走人’,利亚公司给我们高层管理配置的几辆小车一辆都没让开出大门”利亚一高层后来回忆说,“发人深思的是,这帮人进来之前已经将公司电路控制住并拉下了电闸,原因是他们知道利亚公司内部有摄像头,他们怕自己的罪行被摄制下来,由此可以看出他们事先不但做了策划而且有严密分工,这就和影视中强盗入室抢劫一般” 举报犯罪 引火上身 企业被抢 无人相管 陶友谊为什么要自己举报自己作假他和利亚又有什么深仇大恨这话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据介绍,绿顿公司成立于2002年1月9日,由三个自然股东王应海,陶友谊,张忠兴投资设立,工商登记中显示的注册8368万元2005年1月,该公司的三个股东将全部股权转让给了北京亚太置地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侨资公司)和北京亚太中投经贸有限公司(侨资公司)及刘彤,股权转让协议上有三个股东陶友谊、王应海和张忠兴的签名,股东兼总经理的陶友谊提供了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价为8368万元,并由绿顿公司派人于2005年1月12日在顺义区工商局办理了股东变更登记手续股权转让实际完成后,2005年6月,绿顿公司变更名称为利亚公司 顺公不立通 字[2006] 41号 此落款为12日 2005年9月,刘彤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北京亚太置地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样利亚公司就成为了一个全部由巴西归国华侨投资的公司,另自转让交易完成后,新股东已对公司陆续投资1亿多元人民币,其中有四千万用于新建标准厂房,余下大部分款项用于旧设备的改造和添加新的生产设备 因为利亚公司规模和管理在北京地区皆属首屈一指,从2005年4月开始,同内蒙古蒙牛集团合作生产加工“蒙牛优酸乳”2006年中国生产牛奶饮品最大企业之一的伊利集团经过严格的筛选而和利亚公司签定了2006年1月10日至2007年12月31日加工生产“伊利优酸乳”的业务,合同规定在现有设备的基础上增加“利乐”22型设备,计划2007年伊利在利亚的加工费就将达到1亿元上下2006年前后,伊利在华北部分地区尤其在北京地区销售的“伊利优酸乳”十之八九来自于利亚公司而现在尤其是2007年元旦前后,因为利亚公司被抢后导致企业停产至今而使北京市场上的“伊利优酸乳”一度紧缺,为了供应市场,伊利集团不得不从其他省区的生产企业调货到北京,为此伊利和利亚的各项损失早已是一天文数字了另利亚诸多生产计划也为此搁浅:2007年1月11日同世界500强之一加拿大COTT公司签定合同准备生产该公司产品到2008年企业发展则走多种经营道路,一是代加工,二是做自己的产品咖啡及咖啡牛奶,工厂被抢前已做出了不少产品 而一个前景广阔颇有发展潜力的企业搞到如此之地步,完全归结于利亚公司成立后,公司高层发现绿顿公司原三股东以实物出资的注册资本全部为虚假出资:王应海实物出资 5679万,陶友谊实物出资2199万张忠兴实物出资200万,约占全部资金的2.39%,其实他们全是在空手套白狼另外,这三个股东还在银行以厂区数百亩土地为抵押贷款4600万元,而土地的出让金1000多万却一直没有缴纳当时高价转让给利亚的不少设备不但不能开工而且有部分设备竟是从外面租赁而来的同样严重的是,绿顿公司股权转让前隐瞒了很多外债,以至利亚公司近年来在北京各级法院被起诉要求还钱的官司的不计其数 顺公刑不立通 字[2006] 42号 此落款为22日 “更滑稽的是,陶友谊的儿子在公司被转让后,拿着自己当时在公司做财务的妻子打给他的1200万元借条来起诉利亚公司而陶友谊则给自己的儿子的这张借条出具了所谓的‘确有此事,当时借款是为了买设备’的证明”利亚公司法律顾问黄桂林律师介绍说 其实双方矛盾的激化,还是在利亚公司出面举报前股东们严重的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行为后来该案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亲自批示下,再加上王应海在其老家黑龙江有其他严重出的涉嫌犯罪行为,目前王应海已经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拘捕;利亚公司也曾对还在北京地区的陶友谊和张忠兴的诸多涉嫌犯罪行为向顺义区公安局实名举报过,目前该案已成为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局主办,北京市公安局督办的大要案件不过陶友谊等人一直没有受到惩罚和处理于是顺义外界一直流传“陶是地头蛇,利亚的股东们只不过是外来户,他们和陶斗到最后一定会吃大亏的说法” “当时我们还在绿顿公司以前的账目上发现,原来北小营党委书记现在的顺义乡镇企业局局长陈福泉以白条的形式取走了300万元现金那些钱究竟是做了什么用现在,他们‘官商黑’三家勾结,迫不及待地非法侵占他人合法企业,并且把那些老账翻出来,难道就是为了毁灭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成”利亚一高层管理如是说 2006年12月25日,尧宗华接到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局刑侦支队胜利地区刑警队警察的通知说,分局领导批示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出来了是日中午,尧宗华终于拿到了“陶友谊没有犯罪事实”的通知书不过随行的律师发现,在让尧宗华签字的底联上的日期是“2006年12月22日”,而给尧宗华的那一份却是 “2006年12月12日”按照“不服通知,7天之内可以向公安局复议”的规定,那么尧宗华已经丧失了复议的权利 面对返回要重新修改日期的尧宗华等人,警察先生的说法则是,“我们康队长不小心写错了日期,可以重新开一张” 顺义的个别警察办事有点“马虎”,顺义的工商个别人员的做法则就更让人遐思万千了 2006年12月11日上午10点零3分顺义工商执法人员送达处罚决定书给利亚公司的同时,陶友谊带领的近100人也紧随而来,接着就发生严重的非法侵占行为 “顺义工商局送达文书人员一到,没几分钟陶友谊等人也来了为什么!”尧宗华说 2006年12月25日下午,中国舆论监督网联合中国名记调查在线赶到北京顺义工商分局,顺义工商分局领导指定由企监郭科长接待郭矢口否认分局曾经为陶友谊一伙通风报信不过对于在12月11日上午9点40分才做出的处罚决定书,自己带人10点不到赶到了利亚公司,陶友谊为什么那么巧地在尧宗华刚签完字后,没到30秒就可以带领近100人冲进公司,郭科长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2006年12月26日下午,绿顿公司行政总监高明津为此解释说:“我们去的那些人都是公司的旧员工,那些保安也是公司的,至于为什么去那么巧,那是顺义工商局通知我们的结果” 12月26日下午看大门的保安们则表示:“以前的事情不清楚,我们是12月29日才被招聘来的” 高明津最后还表示,绿顿公司转让股权后,公司发现利亚拿企业的土地贷了不少款,另外很多债务又不还,所以才抢回企业的至于为什么要抢回公司而不去法院起诉,那是因为法院起诉太慢了,而利亚股东们已经投资一个多亿的事实,高明津表示,那是老板之间的事件,至于老板陶友谊昨天晚上就已经出差了,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明天也不知道 随后中国舆论网联合中国名记调查在线相关人员在高明津的陪同下,参观了公司办公区,在二楼接待室里果真看到了原本放于档案柜的相关资料和账册已经被放到了几个茶几上 另针对高明津的说法,利亚股东们苦笑说:“真是强盗逻辑!我们买他的空壳企业不但给了三个股东2000万元现金,而且将他们以前的所有欠账全部承担下来(约定是不得超过7000万),至于银行贷款的4600万完全是他们以前贷下来的,我们只不过是续贷而已” 2006年12月25日下午,中国舆论监督网联合中国记者调查在线曾把尧宗华的投诉书送给了北京市顺义区委办公室刘主任,刘主任当场就把有关投诉送到了主要领导的手上,刘主任还表示,他们将在一周之内将事件的处理结果进行反馈,而至今该起上亿元侨商企业被哄抢案仍是处于无人相管的尴尬地步 无独有偶的是,同样在顺义北小营镇,高档别墅区“水色时光”的开发商之一港方公司也和当地的一著名企业闹的很不愉快,最后以本地企业“收购”对方股份,港商走人了事 至于顺义其他乡镇也同样有外商斗不过本地股东落荒而逃的“故事”发生过 而在2005年,中国舆论监督网就曾报道过加拿大公民归国华侨付晓晖投资北京房产遭遇到的飞来横祸:2005年7月20日这一天让付晓晖刻骨铭心,他作为一个案外人,其合法的四套房产没经过任何审判程序,就被北京市二中院执行庭强制执行更让他气愤的是,在执法现场,他没有和任何执法人员发生肢体接触,却又被扣上“殴打执法人员”的罪名被司法拘留十日 为此,北京一外资企业的股东表示:“投资者最怕的就是‘开门招商,关门打狗’”其实,为了给投资者吃定心丸,顺义北小营镇在镇派出所对面也就是北小营最繁华的路段还特意设立了一个“北小营镇,投资者的乐土”的霓虹灯广告牌,一到晚上熠熠发光,外表倒是十分的好看…… 附录:律师说法 利亚公司法律顾问北京国联律师事务所黄桂林律师为此说,顺义区工商分局的处罚决定书作出的“撤消利亚饮品公司2005年01月12日的变更登记,恢复到变更前的状态”属于超越职权、滥用职权的违法行政行为 理由为:首先是该处罚决定书赖以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提交虚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处以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撤消公司登记或者吊销营业执照”根据该条法律规定,工商局作为工商登记管理机关,只能作出“责令改正,罚款或者撤消公司登记或者吊销营业执照”的处罚,但法律没有规定工商机关能够作出“恢复到变更前的状态”这样的处分决定 其次,处罚决定书表面上是对工商管理登记事项的管理,但是由于股权交易已经实际完成近两年,一句“恢复变更前状态”等于实际上宣布了前股东和受让股东的股权转让合同在工商登记机关处没有发生效力根据中国法律规定,有权确认合同无效的机关只能是人民法院和仲裁机构,工商行政机关的这种确认合同效力的行为实际上代行了法院的职权,属于超越职权的行为 最后,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提交虚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处以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撤消公司登记或者吊销营业执照”,提交虚假材料取得公司登记的,分情节严重不严重两种情形,也规定了相应的两类处罚规定情节严重的,才可以给予撤消公司登记的处罚,情节不严重的,只能给予责令改正,罚款的处罚由于2005年01月12日向工商机关提交的股权转让协议和绿顿公司股东会议决是由受让前绿顿公司办理的,代理张忠兴签字的人也是陶友谊的助理所为顺义工商分局在以北京市工商局名义作出的处罚决定中,并没有查明张忠兴由他人代签的真实原因,也没有说明此次代签行为所产生的严重后果,也就是说该处罚决定书对这种代签行为是否属于《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的“情节严重的行为”没有做出解释,因此,该处罚决定书作出的“撤消变更登记”没有事实依据同时,该处罚书又作出“罚款29万元”的决定,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给予罚款处罚的,则应属于情节不严重的情形 综上,北京市工商局顺义分局以北京市工商局名义2006年12月11日作出的那份《处罚决定书》既违反了法律规定,也超越了行政职权,而且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 另外,陶友谊带100多人光天化日下非法侵占他人企业并将保险柜和其他文件柜非法打开,甚至还取出利亚公司的公章,去进行违法活动,所以他们也已涉嫌非法侵占和其他犯罪,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执法部门站出来制止他们的违法行为,这很值得人深思…… 另现在利亚公司已经停产,各种经济损失早已经超过了8000万元并还在持续扩大之中作为以维护社会治安和公民、法人人身财产安全为职责的公安执法机关,既不能正确理解工商局的职责只能针对登记行为、不能擅自处分法人的财产,又没能依法维护法人的财产不受侵犯,法人的住所不容非法入侵,故而,北京顺义公安分局直到目前为止的不作为和放任行为,对造成目前利亚公司财产和住所被非法侵占以及正在发生的财产损失的严重后果应负有主要责任 (编者按:本来这篇报道在去年12月26日就可以推出的,不过本着“把人往好处想”的做法,我们一直在等执法机关介入,甚至在等陶友谊等人幡然醒悟而投案自首在等待的过程中,当我们获悉北京电视台的法制栏目《正在进行时》,和我们同一天介入调查并要在12月月30日前后推出电视节目的时,我们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抢发这篇调查报道,不过,我们继续本着“不发稿同样解决问题”的原则还是在等待,因为我们一定要遵守和顺义区委的那7天听答覆之约现在我们终于知道有些问题绝不是大家刚开始想像的那么简单,然而我们还是对所有的当事人包括顺义政府官员抱有希望哪怕是幻想:能妥善而积极解决此事,因为这不单关系着顺义的外在形象更影响着我们伟大首都北京的声誉!不管利亚公司和陶友谊之间有什么过节,都应该通过法律甚至去法院解决而不是明火执仗地去抢占!但愿北小营镇乃至顺义真正地成为“投资者的乐土”!) 《中国名记调查在线》为了发表这篇文章报道,而被“官商黑”联合封杀《中国名记调查在线》网站一段时间,这是什么法制国家为什么我们网站不可以报道此事是不是虚假文章报道,那么中国官员多这样腐败吗在老百姓脑里影响就怎样坏吗北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