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镉污染与中国工人的全球化代价

 作者:司寇拄     |      日期:2019-04-08 01:17:00
刚过去的圣诞及新年假期,有数百万美国孩子收到了从中国进口的玩具礼物这些玩具使用的同样是在中国生产的含镉电池 含镉电池本身使用时并无危险,而且价格便宜,与用其他电池相比,每件玩具平均可以为美国家长节省1.5美元 但是,含镉电池的生产过程却有可能发生危害 王凤平这些年一直在电池厂上班,这些工厂在为美泰(Mattel Inc.)、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和沃尔玛(Wal-Mart Stores)等美国公司生产含镉电池车间里到处都是红色的含镉粉尘,王凤平和她的几百名同事平常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 今年45岁的王凤平现在经常虚弱地走不动路她的肾有衰竭症状,医生认为镉污染可能是罪魁祸首她以前工作过的香港金山电池国际公司(GP Batteries International Ltd.)设在惠州的超霸电池厂已有约400名工人被查出体内镉含量超标这种金属像水银和铅一样属于对人体有毒的成份,有可能导致肾衰竭、肺癌和骨质病变 这几个月来,美国人发现他们对廉价中国产品的依赖也有让人不放心的一面玩具含铅,宠物食品有毒,中国产品的安全性突然间成了困扰美国人的事 而在中国,那些为美国人生产消费品的工人早就遭受了生产全球化带来的伤害这个全球化制造体系将削减成本奉为第一要务,安全问题偏居次位在发达国家寻找廉价商品的过程中,那些有污染环节的行业被逐步转移到工人缺乏劳动保护、监管不严的国家 镍-镉电池行业的演变就是这一趋势的一个缩影这种1899年就研制出的电池最早在西方国家大量生产,现在的产地主要在中国中国工人及生产厂周边的土壤和水质正在遭受着镉带来的污染 现在,一些监管机构和企业开始采取行动了欧盟今年已禁止销售几乎所有类别的镉电池孩之宝(Hasbro Inc.)等一些企业也开始放弃使用这种电池 不过,在市面销售的全部电池中,仍有3%是含镉电池,在美国销售的电动玩具、电动工具、无绳电话等产品中,含镉电池仍被普遍使用除价格便宜之外,含镉电池还有放电迅速的特点 如今,美国自己的镉电池产业已几近消亡这一点在纽约冷泉市的一片长满植物的土地上可以看得非常明显Marathon电池厂曾在这里为美国军方生产了30多年的镍-镉电池但1979年,这家工厂停产关闭,此后美国政府出资1.3亿美元清除该厂及周边地区的镉污染,当地居民也以遭受污染伤害为由提出集体诉讼,并在1998年获赔数百万美元 随着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镉电池的管制不断加强,镍-镉电池的生产开始逐步转向欠发达国家,最后,大部分生产厂均在中国安了家加拿大安大略电池企业Pure Energy Visions主管研发的副总裁约瑟夫•丹尼尔•埃维德(Josef Daniel-Ivad)说,几乎所有镉电池厂都搬到中国去了,因为没人愿意再跟镉废料打交道 现在,美国只有两家公司在生产镉电池,而且它们生产的是用于飞机发动机等高端设备的镉电池根据美国法律,这两家公司要遵守严格的劳动安全和环境保护法规 中共政府遵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相关规定对涉及镉的行业制定了劳动保护政策当然,部分企业是安全的 不过,有了法规以后能否得到落实是另一回事中国有几十处地方的镉污染程度与美国上述“废弃物污染地”相差无几据中国国家环保总局披露的数据,中国超过10%的耕地受到镉等重金属的污染,这些金属污染物正在进入中国人的食物供应链 过去两年来,至少有十多项研究显示,中国境内种植的水果和蔬菜存在镉含量超标的情况据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Guangdong Institute of Ecology)去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该省佛山市种植的大白菜镉含量很高在中国,虽然镉污染并非全部来自镉电池,但镉电池的确是很主要的一个污染源 而镉污染的危险往往也会波及到工厂里的工人去年,日本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位于无锡的镉电池厂至少有20名工人被查出体内镉含量升高,有两人被诊断为镉中毒2005年,河南新乡环宇电源股份公司(Huanyu Power Source Co.)有1,000名员工被发现体内的镉元素超标松下和环宇均表示,它们已对在镉污染环境下工作的工人采取了防护措施,为他们提供了超过中国法律要求的医疗福利和补偿 不过,上面这些情况未必都是企业或政府部门主动管理的结果以松下那家电池厂为例,镉污染的情况是一些工人看到电视节目介绍镉中毒的知识后自己去检查后才发现的 惠州超霸电池厂工人针对镉污染发起的抗议活动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身为该厂工程师的王凤平向公众揭露了这件事 大学毕业的王凤平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1995年,她进入当时成立不久的惠州超霸电池公司工作,担任机械工程师当时,这家属于香港上市公司金山工业(集团)有限公司(Gold Peak Industries (Holdings) Ltd.)旗下新加坡上市子公司的工厂在当地享有盛誉,该公司后来成为中国最大的镍-镉电池生产商 王凤平任职的机械部在一幢粉色斜顶的大楼里,周围有围墙环绕楼里的生产车间有大约1,500名穿着清一色蓝工装的女工每天12小时组装用于玩具和其他产品的镍-镉电池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目前超霸已拥有几十家美国客户,包括劲量电池(Energizer Battery Co.)、宝洁(Proctor & Gamble)旗下的金霸王(Duracell)、Spectrum Brands Inc.旗下的Ray-O-Vac、孩之宝、美泰、沃尔玛和玩具反斗城等 多年来,工厂的工人们老说自己病痛不断──比如恶心、脱发和乏力等等但超霸电池公司的管理层声称公司不知道镉的危险程度该公司首席运营长Henry Leung说:“我们知道它有危害,但我们以为如果处理方式得当的话就会没事这个东西对中国来说是新鲜事物” 在工厂里,王凤平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画机械设计图但她起诉工厂的诉状称,2002至2004年间,她曾长时间在生产车间工作,吸入了大量镉粉尘 2003年,一些患病的工人自己掏钱在一家职业病医院进行了检查,得知自己体内的镉超标这个消息在工厂内引起了恐慌,工人们要求公司承担镉检测费用最终有数百名工人罢工 超霸电池公司表示,2004年年中,当地建起可进行大规模镉检测的设施之后,公司立刻开始出钱让员工进行镉检测初步检查发现,有177名工人体内的镉含量超出了国家规定的上限,并有两人被确诊为中毒几十名工人立即接受了住院治疗 镉对人体的影响方式不一,因此超霸电池公司的许多镉超标工人并未发病,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今后不会发病 大约有900名工人辞掉了工作,超霸电池公司给受到镉影响的工人发放了一次性离职补偿,最低500美元该公司说平均补偿金额为2100美元许多工人表示,这笔钱连他们的医药费都不够 超霸称其为受影响的工人支付了逾100万美元的补偿金和医药费,已经超出了法律要求的限度超霸的Henry Leung说,公司想关心工人,但一些工人故意装病骗钱他说,那些工人想被诊断为中毒,这样人们就会不断地给他们赔偿金 就在这件事在工厂内闹得沸沸扬扬时,王凤平还是个局外人在这家工厂工作的九年时间中,她很少接触普通工人,而她540美元的周薪几乎是普通工人挣的三倍其他工人在食堂吃饭,而王凤平则坐在铺着桌布、摆着精美餐具的经理餐厅里用餐 但在2004年10月,当超霸公司首次掏钱开展全公司范围的镉检测时,王凤平的检测结果显示,其体内的镉含量超出了中共政府规定的上限然而,中国职业病法律规定,只有连续两次检测结果均为超标者才能列为观察对象第二次检测显示王女士的镉水平正常,因而没有资格获得补助 《华尔街日报》请了伦敦、瑞典和美国的三位职业病医生审查王女士的病历,他们说她第一次检测的结果清楚地显示出肾脏受损的迹象,而那可能是镉中毒的标志 得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University of Texas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职业病和环境科学专家阿尔奇•卡尔森(Arch Carson)博士说:“毫无疑问,2004年,她有无庸置疑的肾脏受损迹象,而对于一个工作中会接触到镉的人来说,这是不容忽视的” 超霸公司表示,它依靠广州市职业病医院的专家来确定工人是否需要接受观察 未呈现任何症状的王凤平继续打羽毛球和慢跑锻炼但到了2006年初,她开始觉得极度虚弱,还经常头痛她的皮肤开始迅速老化,眼睛也凹陷下去了2006年11月,王凤平在当地一家医院被确诊为慢性肾衰竭,医生说这可能会缩短她的寿命 2006年12月25日,王凤平将自己的诊断结果告知超霸公司管理层她要求公司送她去广州的职业病医院,那里有治疗镉中毒的设施 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僵局公司声称,愿意为王凤平提供帮助,但她拒绝遵照当地的法律程序办根据当地法律,王凤平应先去本地医院问诊,以便为广州的重点职业病医院提供参考超霸公司说,王凤平要求他们直接送她去广州的医院,这违反了规定 2007年5月,王凤平提起诉讼,要求超霸公司给付赔偿金和医药费共40万美元为了给自己的案子提供佐证,王凤平借使用公司电脑的机会下载了一些文件,文件显示她部门内的其他工人也接触了镉超霸公司称,没有证据表明王凤平的病与镉有关,而广州职业病医院的医生说,她的肾衰竭没有达到职业病的标准 去年夏天,王凤平的健康状况恶化南京一家医院的病历显示,她有发烧和呼吸感染的情况根据她的病历,医生们为她治疗了慢性肾衰竭,并将“长期接触含镉物质”列为可能的病因 包括王凤平在内的工人们试图引起人们对这一事件的注意之时,一场公关大战爆发了2005年,超霸公司以诽谤罪起诉代表这些工人的劳工权利组织这件案子正由香港法院审理 据知情人士称,去年8月,王凤平和几名同事准备接受《华尔街日报》一位记者采访时,被警察截住,并被扣留在惠州警察局近13个小时当时在惠州警察局的一名人士说,工人们被告知,如果他们再向媒体放话,将被控以叛国罪惠州市政府声称警方没有扣留电池厂的工人 惠州警局的事件发生后,王凤平不再接听手机但她开始写博客,为镉中毒的受害者提供建议她最近的一篇中文博客文章写道,基本上,职业病是可以避免的,但这样做代价高昂金钱是老板的命根子而对他们来说,工人的性命一文不值 在揭露其镉电池问题的文章出现以后,超霸电池公司停止了在自己的工厂中生产这种电池,现已将生产环节外包给中国的独立工厂 在美国,在孩之宝停止使用镍镉电池五年后,美泰公司和玩具反斗城尚未采取同样的措施,但均表示正在开发替代品沃尔玛不再从金山电池公司采购镉电池,但拒绝表态是否会继续在产品中使用镉电池 美泰公司说,镉电池的一些性能优于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