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男宠办公室放大床守女浴室门 潜规则女演员(图)

 作者:毋逦辈     |      日期:2019-03-08 04:14:00
据报导,江青宠臣刘庆棠在文革中大权在握,风流成性,任何一位女演员有求于他,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掌中玩物 〝文革〞期间潜规则也普遍存在,男知青要上大学,要以钱物通关,而女知青要献身体,包括从下乡调回城,请假回家,甚至为免受刁难、欺侮,都要献身据记载,江青宠臣刘庆棠在文革中大权在握,风流成性,任何一位女演员有求于他,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掌中玩物后来,刘庆棠索性把办公室设在女浴室近旁,窥守浴后的女演员藉机施淫欲 中央音乐学院戴嘉枋教授在《样板戏的风风雨雨》一书(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也披露了有关刘庆棠这方面的丑闻 刘庆棠是〝样板戏〞《红色娘子军》中党代表洪常青的扮演者,深得江青宠信,以一个演员之身而居政治高位,是中共〝九大〞代表和主席团成员,在中共〝十大〞上成为中央委员,先是进入国务院文化组,后更当上文化部副部长位高权重的刘庆棠,坏事做尽 刘庆棠〝潜规则〞女演员一事,戴嘉枋说:〝到了‘文革’中大权在握,风流成性的他更肆无忌惮地到了淫邪无耻的地步一个比他小20来岁的姑娘,长期被他霸占;而任何一位女演员,无论是你想争取在戏中当主角或领舞,还是给丈夫落户口、安排工作,甚至处在恐怖的威胁之下为免遭批斗,只要有求于他,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掌中玩物,满足他的一逞之快!〞 〝到后来,刘庆棠索性把自己的办公室设在女浴室近旁,除办公桌、文件柜外,还有一张大床,美其名曰用于加夜班休息他时常在办公室窥守于门边,见浴后的女演员经过,便以各种名目请她入内谈话,然后诱胁相加邀其同枕共寝!不少意志薄弱、慑于权势的女演员,不得不忍辱任其摆布〞 2012年2月27日在《南方网》报导,〝文革〞期间,取消了高考,中国各地大学从工农兵中直接招收学员,没有文化考试,甚至对招收对像没有文化水平方面的要求对招收对像的唯一硬性要求,或许就是政治上的〝根正苗红〞,然而,〝根正苗红〞的工农兵很多很多,谁能成为幸运儿呢这时候,潜规则就起着史无前例的作用 报导说,当时,大学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招生权,只有接纳权决定工农兵中何人上大学的〝正式规则〞,或者说〝潜规则〞,是〝工农兵推荐〞而在农村,〝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是十足的空话大学招生,在农村是以公社为单位分配名额 比如,某公社今年可推荐两人上大学,这两人是谁,当然由公社的最高领导公社书记说了算,连〝推荐〞的过场都不会走全公社的贫下中农推荐,就变成公社书记一人推荐 而书记推荐谁,就看谁与书记关系最亲,就看谁的贿赂最有档次了在能否上大学上,潜规则如此起作用 报导说,男知青要上大学,要以钱物通关,女知青则有时不免要献上身体当然不只是上大学下乡知青要上调回城,要请假回家,甚至仅仅是为免受刁难、欺侮,男也要献物,女也要献身 〝文革〞期间,被当地干部〝潜规则〞过的女知青,不知凡几许多回忆文章和小说,都写到过这种事 对刘庆棠〝潜规则〞女演员一事,戴嘉枋教授在书中说,刘庆棠的此种做派,其〝顶头上司〞江青、张春桥并非不知,而是知道了,也不当回事,认为是〝无害〞的〝小节〞,〝丝毫无损于这个色狼的毛发和仕途〞 罗宇出书首曝江青到处勾引卫士 2015年9月,前中共公安部部长、总参谋长罗瑞卿之子罗宇的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在香港出版,书中首次披露江青到处勾引卫士,〝至少和一个卫士发生了两性关系〞 此事毛泽东也知道,后由汪东兴报告罗瑞卿,把卫士发配新疆 上世纪三十年代江青在上海时期,是一名三流演员,曾数次婚变,与多名男子同居坊间曾流传,江青与裴明伦结婚,与俞启威同居,与唐纳结婚,与章泯同居,并且多次闹得满城风雨、绯闻缠身 〝文革〞期间,与江青传出绯闻包括刘庆棠、浩亮、庄则栋等知名人物,他们随着江青倒台,下场也很悲惨 其中,中央歌剧舞剧院芭蕾舞剧团的演员刘庆棠,受到江青赏识,并且在江青的安排下成为该舞剧团的头面人物之一,被江青重用 刘庆棠视女人为掌中玩物 刘庆棠于1932年出生在辽宁,16岁时考上了中共在东北地区创办的第一所艺术学校——白山艺术学校,从此开始了其舞蹈生涯1952年,中央歌舞团成立,刘庆棠成为该团的民族舞演员1956年,他在24岁〝高龄〞之际前往苏联正式开始学习芭蕾 1959年,中央芭蕾舞团成立,并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排演了芭蕾舞《天鹅湖》刘庆棠被选为男主角王子的舞者,随着《天鹅湖》的成功,鲜花、掌声和荣誉也接踵而来此后,刘庆棠和白淑湘又一起跳了《海侠》、《泪泉》等舞剧 1964年,篡改历史的红色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排演,白淑湘扮演女主角,刘庆棠扮演男主角党代表洪常青毛泽东在观看了演出后,称〝方向是正确的〞江青指定其为〝世界芭蕾舞坛上的一面战旗〞刘庆棠深受江青的青睐 1966年文革爆发后,刘庆棠在中央芭蕾舞团成立了革委会,自任主任和党支部书记,带领造反派向中央歌舞团、中央芭蕾舞团的所谓〝牛鬼蛇神〞和〝走资派〞展开了猛攻,一时间芭蕾舞团成了阴风凄凄的人间地狱 白淑湘被揪出批斗,52岁的中央歌剧舞剧院副院长、首席指挥黎国荃,也在刘庆棠主持的一次批斗会后,因无法忍受诬陷和人格污辱,回到家就上吊自尽了 1967年5月,江青先后6次点名逼芭蕾舞剧团领导班子要〝结合〞刘庆棠1968年3月,在江青的大力提携下,刘庆棠成为芭蕾舞团的领导之一7月,经江青批准,他成为芭蕾舞团的头面人物之一 重新掌权的刘庆棠,将所谓的〝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反对文化大革命〞、〝攻击江青〞等罪名随心所欲地扣到人们的头上,全团包括临时工在内的240人中,有70多个被其打成了反革命 1970年前后,由刘庆棠主持的文艺界〝清查〞运动中,仅中央直属文艺团体中被打成〝5.16〞份子的,就多达400余人 由于紧跟江青步伐,刘庆棠飞黄腾达1969年4月,江青提名他当了党的〝九大〞代表、主席团成员,1970年进入国务院文化组,开始统管全国文艺创作;1974年又在中共〝十大〞当选为中央委员;次年更一跃为中共文化部副部长 文革结束后,刘庆棠被羁押,并于1983年4月被公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因其参与了四人帮的秘密活动,刘庆棠是江青提拔的几个部长中判刑最重的 刘庆棠被审判期间,文艺界许多遭受迫害的人都出席旁听,仅芭蕾舞团就有专派的大客车,每天接送大家前去旁听判决后,刘的妻子徐杰与其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