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农民工讨薪被拒后服毒 老板曾称要死赶紧死

 作者:兀官竽忽     |      日期:2018-02-05 07:15:07
刚刚住院时的刘德军神志还很清楚,而现在已经不能说话等待他的只是衰竭死亡(中广网记者 陈振玺/摄) 这就是刘德军和工友们有时入住的“旅馆”(中广网记者 陈振玺/摄) 16日,河北农民工刘德军为讨回3200元工资,毅然喝下剧毒农药,目前已出现肺部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医生称没有挽救的可能派出所认定,这是一起民事案件 28日是腊月二十五,还有5天就到中国新年了,然而河北农民工刘德军却躺在天津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重症病房,生命危在旦夕这是他住院的第13天 据其妹妹刘莉说,哥哥去年11月到河北省玉田县大安镇一家个体运煤户家做押车小工运煤的路线是唐山到北京运煤车几乎每天在路上跑,这行的规定是运煤司机可以轮换,但押车小工昼夜不换,吃住都在卡车上“哥哥是因为和老板讨要工资喝下了毒药3200块钱”刘莉说,今年1月16日,为了要回这笔钱,45 岁的哥哥在老板王海面前喝下剧毒农药百草枯 事后,记者在大安镇派出所看到已经成为证物的这瓶200克农药,里面的液体少了三分之一,瓶口还残留着药液有资料显示5毫升的百草枯就能致命主治医生王晶晶 (微博)介绍说,刘德军已经出现了肺部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没有挽救的可能 姐姐刘凤香说,事发后她曾去找过玉田县劳动监察保障大队,得到的答复是:王海没有工商登记,是自由人,所以劳动监察保障大队管不了目前这一事件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并做出了三点回应:一、全力解决刘德军的医药费二、副县长带队到医院看望刘德军三、公安机关对该案件深入调查 近年来,经过政府部门的集中整治,大面积的工资拖欠现象已经得到根本遏制但临近年关,各地欠薪事件仍有发生,由此引发的恶性事件更令人深思 ■对话·刘德军 “死了我给你双份” 在这次短促的对话中,刘德军说了他服毒自杀的原因——讨要工资 记者:“为什么喝药”刘:“找了两次也不给工钱,第三次拿着农药去的” 记者:嗯,你拿着农药找他,你怎么说的 刘:我说,如果你不给我钱我死你们家门口他说,你要死赶紧死,死了我给你双份钱 记者:然后你就喝了刘:嗯 ■记者调查 办案派出所称非刑事案件 27日,记者从天津赶到玉田县姚辛庄,找到了刘德军的老板王海王海告诉记者:“他(刘德军)说那钱给我吧,我说今天给不了,明天吧他说不行今天不给我就死你家” “我们和局里刑侦部门和法制部门沟通过了,这是他自己喝的药,也没人灌他,不是公安机关管辖的案件,不是刑事案件”参与办案的大安镇派出所所长胡清华称,派出所认定,这是一起民事案件大安镇派出所案件调查报告的第一段最后一句话写着:“王海与刘德军属于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据王海说,他们这都没有劳动合同 家人已撑不起昂贵医疗费 刘德军是家里5个兄弟姐妹中的大哥,他有一个11岁的女儿他每天近2000元的医疗费已经快要吸干了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事发后,几经交涉王海给了刘莉两万元,还让刘家打了欠条,算是“借款”27日,刘莉再次找王海沟通,被王海当面拒绝 刘莉说,每年中国新年刘德军就会把家里的活全包了,但今年这个年不知怎么过70多岁的老妈妈已经知道哥哥喝了农药住院了,但不知道情况这么严重刘莉说,他们正在考虑是否让哥哥出院,接回河北省兴隆县蓝旗营乡榆树沟村的家,让母亲看一眼,只怕哥哥根本到不了家 朋友称刘德军乐观有责任感 刘德军外出打工的28年的时间里,做过水泥工、清洁员、废品收购站的压钢工他的上一任老板天津蓟县废品收购站的王慧英,与他共事了8年 王慧英说:“他一直在我这干,他性格挺开朗的一个人,一听说他喝药了,刚开始我都不相信”刘德军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10年前离他而去,留下一个女儿王慧英曾问过他为什么不娶媳妇儿,他说没钱,怕耽误了人家在家人和朋友眼中,刘德军是一个有责任感、大方、乐观的人 刘德军在河北省玉田县大安镇曾住过一家小旅馆,刘德军在这里干了两个月的货车押运小工,也正是在这里,他服毒自杀 他的邻居杨凤祥也是农民工杨凤祥回忆说,刘德军心胸特别坦荡,有点事都能容忍过去在这里,不签合同然后根据口头协议去工作的,很普遍,甭管当地外地人全是这样杨凤祥告诉记者,像他们一样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打工者,遇到欠薪时只能选择以死抗争 ■官方回应 案件重新取证主要针对车主方 28 日中午,河北省玉田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江村通过电话联系上记者江村称,县委县政府迅速召集公安、民政等5个部门的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做出决定全力救治伤者刘德军由两名县领导带队到天津武警医院配合救治同时,玉田县公安局成立调查小组,将对案件重新调查取证,理清涉案各方的法律责任主要针对的是车主方 另外,江村还表示,玉田县政府还会派专人做好家属的情绪安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