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报纸上太干净 社会将会很肮脏!

 作者:郝眚谅     |      日期:2017-12-07 07:24:07
    编者按 此文是2009年3月14日我写就的一篇小文,联想到最近两个月,敢言的媒体人彭晓芸、长平、赵世龙、龙灿、殷玉生等均被“清理”出当下中国媒体这让我想起2009年3月14日我所写的一篇小文《报纸上太干净,社会将会很肮脏》,特将文章发在这里,请朋友们阅读批评指正     全文如下:     昨晚,一位朋友来访,相叙很久期间,他的一句话,堪称经典      报纸上太干净,社会将会很肮脏!     的确如此     中医讲“望闻问切”,考察外观气色是诊病的第一步所以,一个常识(看西医同样也适用):生病了别化妆,化妆就是对病情的粉饰,会误导医生的判断     关乎自己的身体健康,虚荣心再强的女人,也不会在自己苍白的脸颊上涂满胭脂或者发紫的嘴唇上盖上口红来欺骗医生,除非这身体只是画皮,糟蹋掉了也可以再去弄一副,原本就不是自己的,所以骗得了一时就骗一时——甚至必须得遮掩着,不能让人看出这皮囊的尸相,从而发觉里面藏着妖精     报纸就是社会的脸,从这张脸上,人们可以对社会的健康状况窥见一斑而原本人们发明这张脸,也就是用来瞭望着环境监控着真相的好奇心、求知欲和八卦心都极重的人们为自己打出一面“知情权”的大旗,让报纸成为“第四权力”的掌控者但是后来,前几个权力的执掌者发现“水能覆舟,亦能载舟”,乌鸦打扮漂亮了也能成喜鹊,于是就纷纷依仗着手上的权力把报纸招安和收编了     然后,他们努力地把这张脸粉刷得花枝招展以展示自己的丰功伟绩,强行摆弄着社会的面部肌肉,不允许出现一丝丝苦大仇深的表情……当然,不同的地方,情况的严重程度有差别,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报纸和官方的抗争不断,敌进我退,彼竭我盈     如果社会原本大治,歌舞升平,那么报纸暴露一些社会的小雀斑、小粉刺倒也无伤大雅,就像女人的身体由内而外地被滋润着,内分泌和谐着,不用化妆也能显得美来,健康、自然的有瑕疵     如果社会原本矛盾不少,但是各部分肌肉神经健全完整,是一个有机的肌体而不是一副死皮囊,各部分相协调制约着,当权者就是再不愿意面对现实,也没办法把有血有肉的面皮当死皮随便歪着拧着有点什么病恙,血液相通的脸色还是会显露出来那就硬着头皮,看病去呗不如心态平和地面对现实,不要讳疾忌医     怕就怕,社会病得不轻了,很多监控机制也失灵了,当权者还掩耳盗铃着,拒不承认现实,还顽强地每天加盖粉底——原本的那些黑头粉刺色斑得不到清理不说,灰尘、病毒、细菌也让皮肤慢慢溃烂了,于是他们就更大剂量地加强化妆品的使用量,非要把这些都遮盖住鲜有人知道这光鲜亮洁的皮面下,隐藏着怎样的肮脏与混乱,除非到了最后,这皮囊发臭了,再多香水香粉也盖不住了,人们才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