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白宫门引发西方媒体普遍关注“钢琴政治”

 作者:贺糖     |      日期:2017-08-04 11:40:08
美国的英文《大纪元时报》1月22日率先分析了郎朗演奏这首乐曲的背景,随后引发媒体效应,西方媒体纷纷转载了大纪元的相关报导,并发表评论 观众担心钢琴政治 郎朗原定1月28日在美国水牛城的克莱因哈斯音乐厅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以庆祝水牛城爱乐乐团成立75周年当地水牛城新闻网站(buffalonews.com)在一篇报导中说,有一个问题是,郎朗演奏拉赫玛尼诺夫后,会不会再演奏“我的祖国”水牛城爱乐乐团的官员在电子邮件中回答了这问题:“啊哈哈,不会吧”不过28日该网站的更新报导显示,郎朗因发胃病而不得不将与爱乐乐团的演出推迟到7月 哥伦布快报(The Columbus Dispatch)一篇题为《政治侵入音乐会》的报导说,一年前预定的郎朗参与演奏的哥伦布交响乐团的演出,尽管没有人退票,但有6、7名观众打电话和发电子邮件询问情况 与独裁者、迫害者为伍 美国著名的保守主义政论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的资深编辑诺丁格尔(Jay Nordlinger)1月24日在该杂志的网站上发表文章《污秽之歌(A Song and an Obscenity)》评论道:中共的御用钢琴家郎朗在美国总统奥巴马招待胡锦涛的国宴上演奏宣扬独裁中共的反美歌曲—— 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我的祖国》是不光彩的行为,是选择与独裁者、迫害者为伍文章指出,每一个独裁政府都有这样的艺术家,纳粹有,前苏联也有,郎朗也是 匹兹堡媒体网站 pittsburghlive.com 在报导中说,“我们想提醒郎先生,如果类似有失风范的自由表达发生在他的祖国的话,他会被枪决的” 凸显中共对美国赤裸裸的敌意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则表示,在美国受教育、一半的时间生活在美国,并在美国的音乐迷中享受明星待遇的的郎朗,不知为什么要朝白宫主人的脸上吐唾沫 美国公共政策企业研究所(AEI)研究员亚洲问题专家艾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在网络媒体american.com上发表题为《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国家级侮辱(A State Insult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的评论文章,评论说,郎朗所弹奏的《我的祖国》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中国歌曲”,而是毛战争时代用来对抗美国的“经典” 宣传,这显示了北京对美国的公开侮辱和赤裸敌意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说,“郎朗的宣传歌曲是在刺向白宫吗”(Was Lang Lang's Propaganda Song a Jab at White House?) 《华尔街日报》则问道,“是不是奥巴马被打了一巴掌还不知道”报导说,在国宴上,特别邀请中国出生的郎朗演奏,无疑体现了美国的友好之意然而郎朗选择的曲目却让人感到有些意外 《纽约邮报》的文章题目是《国宴上刺耳的音符(Sour note at Hu fete)》《纽约邮报》认为,“郎朗显然非常清楚他在演奏什么他用音乐为他祖国所有憎恨美国的爱国主义者,出了一口气” 报导中说,“歌曲称中共军队英勇痛击美国‘豺狼’”,还有田园诗般的暴力对联:“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是猎枪” 郎朗不可能不知道该曲子背景 英国《每日邮报》认为,不管这首曲子是否确系郎朗的选择,中共不可能事先不知道 英国《电讯报》更认为这意味着奥巴马外交政策的失败 郎朗没想到,这首反美曲子的演奏,连中国民众都觉得郎朗太欠缺思考一些中文媒体也认为郎朗“太超过了”郎朗本人24号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表示,他对中国民众的反应感到难过及失望,他否认自己选择曲目时怀有政治目的,只是觉得这首曲子旋律优美当电台记者追问他这首曲子的民族主义背景时,郎朗竟然说《上甘岭》拍摄时他母亲才两岁,所以他不知道背景,并表示美国有他的很多良师益友,他对美国人民有很深的感情 《华盛顿邮报》以《郎朗国宴选乐引火烧身(Pianist Lang Lang draws fire for choice of music at White House state dinner)》为题,回应郎朗称自己不知该曲背景的话说,“好吧,不过,下次再要演奏爱国乐曲时可要谨慎点了” 郎朗给古典音乐注入太多自由发挥的因素 columbusalive.com 比较郎朗与加拿大超人气童星Justin Bieber 时指出,不喜欢郎朗的人认为他太张扬,分散人对音乐的注意力,他将太多自由发挥的东西加入了古典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