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实秋:我为什么不赞成共产党?蔑视民族精神

 作者:童履     |      日期:2018-03-02 10:10:06
我最不满于共产党的是它对于民族精神的蔑视共产党的理论,重视阶级而不重视民族他们的革命的策略是世界上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推翻资产阶级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国内的一个单纯革命党,它是听命于第三国际的,它是世界革命的一环,它是为阶级斗争 第二点,我不满于共产党的是它的对于私有资产的仇视我自己不是资本家,我也不依靠资本家维持生活,并且对于一般资本家大地主之剥削民众,我也深恶痛绝,但是对于私有资产这个制度,我仍是拥护的我至今还以为私有资产制度不应废止;而资产之应加以限制,贫民之应加以救济,我是完全同意的我们要的是公平,不是平均共产党所采取的是报复手段,要造成恐惧,这是我所不能赞成的 第三点,我不满于共产党的是他们的反民主手段在政治方面,他们是要一党专政的;在思想方面,他们也是要排斥异己,定于一尊此种不容忍的态度,与民主的理想背道而驰 所以,我站在民主的立场,便觉得法西斯之专政,共产党之专政,国民党之专政,都同样的不是妥当的办法议会制度,也许是不能成为最有效率的政治制度,但民主的精神,即服从多数意见,尊重少数人之权利,最大量之个人自由,公开讨论的风气等,是任何国家所不可少的只有民主的国家里,才有个人自由之可言民主精神是人类几千年来付了很大代价才获得的一点智慧,凡反民主的姿势,都是开倒车” 政治上最不公道的是一党专政.作为一党的党义,XX党自有在其党内宣传并要求党员信奉的自由,但不能强迫党外的每个人接受加入共产党,不犯罪;信仰共产主义,不犯罪;组织共产党团体,宣传共产主义,亦不犯罪,因其未作武力扰乱故也共产党人或信仰共产主义者若以暴力扰乱程序攘夺政权,则是犯罪,当明正典刑 批评政治的报纸杂志随时有被禁止取缔的危险,人民随时有被党部行政机关及军队逮捕的危险,……人民随时有被非法征税的危险,在中国真有自由的,只有做主席的,做委员的,他们有征税的自由,发公债的自由,拘捕人民的自由,包办言论的自由,随时打仗的自由,自由真是充分极了!可是中国人民有什么自由呢” 思想是独立的;随著潮流摇旗呐喊,那不是有思想的人,那是盲从的愚人有思想只对自己的理智负责,换言之,就是只对真理负责;所以武力可以杀害,刑法可以惩罚,金钱可以诱惑,但是却不能掠夺一个人的思想别种自由可以被恶势力所剥夺净尽,惟有思想自由是永远光芒万丈的一个暴君可以用武力和金钱使得有思想的人不能发表他的思想,封书铺,封报馆,检查信件,甚而至于加以“反动”的罪名,枪毙,杀头,夷九族!但是他的思想本身是无法可以扑灭,并且愈遭阻碍将来流传的愈快愈远 俄国的压迫思想比起无论哪一个资本主义的国家都严酷,布尔什维克强迫著名诗人亚历山大勃洛克“从马克思的观察点”来教美学,美学上的节奏学说如何能与马克思主义发生关系,他实在没有法子办,但是为了免于饿死,他也只好尽力地去发现那种莫须有的关系我们反对思想统一!我们要求思想自由!我们主张自由教育! 把文学当作“武器”!这意思很明白,就是说把文学当做宣传品,当做一种阶级斗争的工具我们不反对任何人利用文学来达到另外的目的,这与文学本身无害的,但是我们不能承认宣传式的文字便是文学 “文艺”而可以有“政策”,这本身就是一个辞上的矛盾俄国共产党颁布的文艺政策,里面并没有什么理论的根据,只是几种卑下的心理之显明的表现而已:一种是暴虐,以政治的手段来剥削作者的思想自由;一种是愚蠢,以政治的手段来求文艺的清一色无论谈到什么,总忘不了“阶级”,总忘不了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在政治经济方面,其优劣所在,自然还值得讨论,可是共产党人把这理论的公式硬加在文艺的领域上,如何能不牵强我想有一天他们还要创造马克思主义的数学,马克思主义的物理化学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