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共军水鬼自訴:行动前即被迫服慢性毒药 图

 作者:夔枳     |      日期:2017-06-07 03:02:12
“水鬼”是金马小兵对共军两栖侦蒐兵的俗称,从政令宣导的图片里能看到,共军蛙兵的遗体身材魁梧、长发披肩,腰间或腿上带着手枪及刺刀海防卫兵见到披头散发的共军蛙兵自水中冒出,就像见到了鬼一样,造成卫哨勤务时的心理恐惧当然,水鬼也可能有金马军民作内应,所以才能来去无踪;或是当地居民装神弄鬼,报复军人或领对岸奖金,各种可能都有 水鬼在金马外岛,起先只是夜间闹,后来连白天也闹,到处都有“活见鬼”或“大白天见鬼”的传说一处出现,全岛戒备,第一线守军疲惫不堪,因而军方三令五申,严禁水鬼这种俗称,必须要正名为“水匪”,而且严令卫哨发现水鬼时,如不能活捉或击毙,就一律不准上报或通知狱,免得动摇军心 高登之光 国军第一个活捉中国水鬼的案例,并不是在金门,而是在马祖的高登岛,至今岛上还有一座“高登之光”的纪念雕像,旁边石壁上刻着两行血红大字“汪喜田在此,毛鬼躲避”根据1954年11月28日《联合报》头版,转载军闻社发布的“抓鬼记”里,副标题“风高月黑水鬼队盲目摸探,智勇双全汪战士力擒鬼魅”里纪录的经过是: 11月20日凌晨,高登岛战士汪喜田(28岁,湖北省孝感县人),从另一位士兵文良新接过了夜间哨兵的任务那天晚上天候很不好,汪喜田在接哨后四十多分钟,忽然听到哨西约二百公尺礁石上,有木船碰上石头的声音,接着又在离他八公尺的草堆上有了蠢动,他情知有异,一面用信号报告班长,一面进入射击位置,大声喝问“口令”这时一个水鬼已向他开枪,他也立予还击,而站在后面的另一位哨兵,也与其余三个水鬼枪战这一次匪方一共出动了四个水鬼 由于第一个水鬼与汪喜田距离太近,所以枪声一响,双方都负了伤,汪喜田的左胸被打进两颗子弹,但水鬼的右臂也中了枪那水鬼知道不妙,立刻就用左手拔出两个手榴弹,向他掷来汪喜田也奋不顾身,就在手榴弹爆炸前,滚过去把水鬼紧紧抱住,在地下展开一场生死博斗手榴弹虽然响了,但两人都没有受伤 水鬼的右臂虽已中枪,但那柄手枪仍在手中,汪喜田夺枪心切,就紧按著水鬼的右手,水鬼用力一扣扳机,汪喜田的手掌又被打穿,而那枝手枪也就掉下去子汪喜田虽然负伤三处仍旧抱着水鬼不放,这时,班里的弟兄都已赶来,汪喜田才把水鬼交给班长,完成了这一场惊险而光荣的任务其余三个水鬼就趁著黑夜上船溜走,这时海面上及对面黄岐匪区,连续发出各种信号枪弹 被捕的水鬼体格高大,说话带山东口音,混身透溼,穿红背心、红短裤,带游水表,并佩有手枪、小刀、手榴弹及两夹子弹,根据判断,这水鬼一定是匪干,或是这一水鬼小组的小组长被捕不久就大叫腹痛,虽经我军(台湾军队)医官急救,惟因腹内毒性发作,终告毙命临死的时候水鬼才吐露真情,原来出发前即被迫服了慢性毒药 至于活捉水鬼而身中三枪的汪喜田,被转送联勤第一总医院疗养12月6日上午,朱季玉院长在周会时,特将老蒋颁赐的褒扬状授与汪喜田他在接受在场官兵祝贺后,也致词简述捕捉水匪的经过,并表示伤愈后即重上前线,杀匪报国,效忠总统隔年(1955年)1月,汪喜田荣膺“第五届国军克难英雄”,与台湾、金门、大陈、马祖四地区的英雄一行52人,一星期巡回全台各大都市,接受各界表扬与款待 然而表扬活动结束后,其他51位克难英雄,都从台北各自搭专机专车回到原单位,汪喜田却没从基隆搭船返马祖,反而是搭乘256号专机迳飞金门,下机后接受女学生献花,即搭乘饰有标语的彩车进入城区,沿途都有军民的欢呼原来金门因地形地物关系,受水鬼骚扰的状况比马祖列岛更严重,虽然“活捉水匪运动”已如火如荼地发动多时,但一直没有成功案例,所以金防部特邀汪喜田来金门,巡回全岛各部队演讲如何抓水鬼,而“向汪喜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