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服毒讨薪13天后身亡 家属拿到3200元

 作者:曲报     |      日期:2017-10-04 02:35:13
     1月16日,刘德军讨要部分工资,被老板王海拒绝,他当场喝下剧毒农药河北玉田县成立专门调查组调查此事      “老板说我死了给双份工钱”       经了解,去年11月13日开始,河北兴隆县榆树沟村民刘德军,为玉田县大安镇个体运煤户王海做押车小工,每天工资120元,运煤的路线是唐山滦县到北京昌平玉田县公安局副政委王福华说,运煤车几乎每天在路上跑,押车小工昼夜不换,吃住都在卡车上      王海回忆,1月14日,刘德军押车从北京昌平到唐山滦县途中,他打电话问刘德军这车装了多少(煤),刘德军说装了100吨,比预计少了10吨,铲车司机不给多装王对刘说“你装那么少,得扣你钱”刘德军说“我不干了”      王海说,随后,货车司机岳军打来电话,说刘德军真不干了,从丰润县临时下车走了15日,刘德军到他家要工资,他不在家,他妻子让刘改天来      警方问讯笔录显示,刘德军说,1月16日下午,他带着事先买好的百草枯农药去找王海要工资,“王海说我死了给双份工钱王海气得我,我才喝药的”      据警方调查,刘德军16日中午曾独自喝了4两白酒他喝农药时,临时到王海家串门的村民张小营夺过了药瓶,但刘已喝下去不少张小营说,他没听到王海说“ 死了给双份工钱”之类的话事后,他和王海一起叫救护车将刘德军送往附近的天津蓟县别山乡医院,后随着病情发展又转往天津武警医院      欠薪讨回当日 农民工离世      刘德军的妹妹刘莉说,哥哥因为和老板讨要工资,喝下了毒药,他清醒时说,拖欠的工资为3200元      但老板王海否认这个数字:刘德军干了不到两个月,6420元工资,除去他零碎支取的生活费,最后只剩下1520元,而不是3200元      刘莉说,事发后曾去咨询过玉田县劳动监察保障大队,得到答复是王海的个体车队没有工商登记,是自由人,建议走法律诉讼      玉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尹庆利说,1月21日上午,刘德军的妹妹刘莉和姐姐刘凤香到县劳动监察保障大队咨询情况,缺乏证据,也没有书面材料,工作人员指导他们去走诉讼程序      尹庆利说,后经调查发现,一名司机留有刘德军的手写支出账,但没有刘德军本人签字经核对,刘德军只剩下1520元工钱,但因为刘喝药后神志不清,无法核实情况      依据新劳动合同法规定,没有与职工签订劳动合同要给予双倍工资,即王海要给刘德军3040元工资      直到刘德军离世的1月29日,经玉田县大安镇垫资160元,加上王海拿出的3040元,凑起的3200元钱,才勉强交到刘德军妹妹刘莉手里      玉田县公安局副政委王福华说,这是起因劳资争执引起的民事纠纷目前,调查仍在继续      “无合同”雇工难以监察      玉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尹庆利说,每年他们都要集中搞几次劳动监察行动,为农民工讨薪开辟通道,但类似王海这样的个体运输队,经营机动,雇工非常灵活,根本没有与职工签劳动合同,很难纳入他们的监察视野目前这还是法律和政策的空白点,这种现象在县一级很普遍      玉田县大安镇党委书记孙忠生说,光大安镇类似王海这样的个体户就有1.5万个,普遍用工没有劳资手续,有了纠纷只有私下解决      玉田县委书记李小军表示,玉田县将举一反三,集中开展一次个体用工单位或个人大排查,认真查找在用工和劳资方面存在的问题,制订相应管理办法,建立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