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王争产案如连续剧 香港富豪如何“交接班”

 作者:公良谏截     |      日期:2018-02-01 04:27:08
何鸿燊(Stanley Ho)家人争夺其上市公司资产的“肥皂剧”继续吸引着香港市民的关注赌王今年89岁,他的遗产继承问题之所以错综复杂,是因为他共有四房太太以及与这些太太生下的诸多子女 绝大多数国家里,富豪名门的生活是市井小报不可或缺的娱乐题材你不能指望在国家电视新闻头条上看到有关《花花公子》杂志创始人赫夫纳(Hugh Hefner)新任妻子的报道,也不会期望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及《华尔街日报》上看到大量有关此事的专栏文章 香港有几个“元老级”富豪大亨,他们可对非选举制的香港政府发挥巨大影响力(有人说甚至可控制政府)因此在香港这个地方,人们有很多理由不仅仅是对这几位大亨的生活及继任方案发生短暂的兴趣 无论是赌场经营巨头何鸿燊、长江实业(Cheung Kong)的李嘉诚(Li Ka-shing),还是恒基兆业(Henderson Land)的李兆基(Lee Shau Kee)或新鸿基地产(Sun Hung Kai Properties)的郭氏兄弟等,他们都是房地产及博彩业的亿万巨富,且都已步入迟暮之年若按《福布斯》(Forbes)最新榜单公布的数据,这些人的财富加在一起将超过800亿美元 亚洲首富李嘉诚共有资产240亿美元,香港媒体经常把他称为“超人”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前不久访问与香港毗邻的深圳时,专门会见了李嘉诚,而不是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从中足以可见李嘉诚的地位 这些富豪基本上是在过去三四十年里建设香港时积累起了巨额财富,也由此赢得了尊重和影响力但当他们把亲手创建的企业交由下一代掌管时,这种影响力势必会被稀释这是很多人的希望香港企业巨擘和广大民众之间就财富分配不均、无力负担住房、通胀加剧和环境恶化等问题产生的越来越多的冲突现已达到白热化阶段 这些“老头子”在位时,香港寡头政治集团的现状仍然不会受到政治变革的影响这种说法笔者在不同场合中屡有耳闻不过,他们的下一代则另当别论例如,李嘉诚的儿子李泽巨(Victor Li)要想步其父亲的超人脚步几乎是不可能的 香港市民抱怨最多的差不多就是高涨的房价了很多人认为,高房价是制度的产物,这种制度就是香港政府严格控制土地供应以推高房价和卖房收入,图利那些追求租金回报率的房地产精英 巧合的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周六的头版新闻里,在何鸿燊的报道旁就是有关香港的房价已是世界最贵的消息地产服务商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提供的数据显示,2010年,香港房价比伦敦高出了55%,莫斯科的房价比伦敦低7.4%纽约房价更低,比伦敦便宜了15%香港的豪华公寓价格足足比伦敦高出了 112%在香港,对于白领员工来说,一平方英尺的房价高达8,154港币(合1,046美元),比纽约高出了50% 回想2009年,香港特首曾荫权(Donald Tsang)曾说,不要担心房价不断上涨的趋势,因为这种现象将被限制在豪华房地产领域但他显然说错了一系列治标不治本的措施并没有遏制房价不断上涨的趋势 面对这样的现象,我们只能得出如下结论,即特首和他领导的特区政府不愿对老富豪下手,也不愿从根本上解决房屋供应不足或市场缺乏竞争的问题去年,据估计市场上70%的商品房都是由两个最大的地产开发商开发的,一个是郭氏兄弟(Kwok brothers)控股的新鸿基地产(SHK Properties),一个是李嘉诚的长江实业(Cheung Kong Holdings) 渐渐地,只要出现和商界精英的利益对立的事情,就一定会陷入僵局这些问题包括香港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现象,以及政府准备为了商业利益拆除公共历史建筑等最近引发争议的一个新焦点是,由香港礼宾府(Government House)持有的中环最后一块绿地将被征用,因为一个地产大亨看上了这块地皮,想在这里兴建一座摩天大楼和购物商场 还有就是几年来一直在规划但始终没有实施过的《竞争法》如果这部法律得以实施,将可确保超市、楼市以及零售市场的竞争,从而使消费者可以多一些选择另外,推广普选权的进展同样缓慢如果说《竞争法》能为各种规模的企业提供些许民主的话,那么普选权则会为所有人提供民主 香港目前的体制主要还是参照了殖民统治时期的有关做法很多香港人深情地回顾那段时光,因为那时人们感觉至少还有公平可言财富和权力的日益集中对一个现代社会来说是不稳定因素,这就好似香港目前的房地产泡沫财富和权力的日益集中是造成社会不稳的一个重要因素,就像现在的房地产泡沫一样只要存在这种现象,那些老富豪就不仅会占尽所有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