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上千人血泪控诉陈光标:中国首善还是中国首骗

 作者:来燕楷     |      日期:2017-10-05 09:38:13
陈光标用《资本论》武装头脑 提起陈光标,作为今年被炒作的很热的大陆最年轻的慈善家,刚及不惑之年的陈光标10年来向慈善事业捐款捐物累计4.75亿元,被资助人数20多万人2007年度捐赠总额为1.81亿元他也因这个年度的慷慨之举摘下大陆首善的桂冠,成为许多媒体年度人物评比的人们人选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事情的真相!毕竟,我们社会需要真正的慈善,但也反对打针慈善的旗号弄虚作假!这是他们本地的人写的一封信,现在个大家看一下,希望大家可以顶起来 ­    《血泪控诉陈光标:“中国首善”还是“中国首骗”》   ­     2008年陈光标获得中国十大慈善家之首的事情传来时,我们1000多乡亲为之震惊!!!陈光标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天岗湖王集街的老百姓是最清楚不过了!我们曾向中央、新闻单位举报陈光标的骗行,可是陈光标一手遮天举报材料反而到了他的手上,使得举报的乡亲再次受到迫害!我们实在是投诉无门,为了不让这个全中国最大的骗子继续打着国家领导人的旗号,有损国家领导人的形象再骗下去,我们希望有良心的新闻单位能到实地进行采访,揭穿这个伪慈善家的真面目! ­ 一、陈光标以慈善的名义在家乡捐建的巨大工程实际上是攻克大量耕地为自家建造居住花园和搞商品房发售牟利 ­    咱们在报纸上看到涉及陈光标为家乡奉献的爱心工程, 既荒诞乖张搞笑,又欲哭无泪!实情是怎么样的呢陈光标为家乡捐献数千万兴建的天岗湖老年活动中心和农贸市场贸易街,实际上都是她们自己家的,陈用慈善的名言攻克了街上的大片地皮 ­    天岗湖乡联淮村七组33x5亩耕地和一面近10亩的畜水塘,被陈光标在2007年五月以投建“天岗湖古建花园式阳光老年活动中心”为名,在上级带领的庇护撑持下由乡、村干部出面,以每一亩23600元赔偿强力压制进行买断为不影响其开发,把紧挨这片地的8户居民的衡宇,乡政府社团全村落、组干部、乡派出所介入,出动开采机、推土机、警车、救护车等,先是欺压自家人上房揭瓦,用摄像机保留自愿扒房的证据后,再用呆板推倒有村民不愿在“赔偿协仪书”上签字,村干部以不签字停水断电、计划生养加倍处罚要挟强迫签字 ­    而农贸市场也是陈光标自己家的,陈把占地20多亩的天岗湖粮管所搞到手后,把老弱病残的职工撵出无家可归,陈造了和农贸市场连在一起的几十间楼房发售从中谋取暴利 ­    陈光标手段高妙,到来事事都是以政府名望,从“赔偿协议书”到乡社团村干部强拆民房,乡派出所抓人,陈光标从不露面,人民心里是清晰的,这些打着捐赠名义攻克的地皮和天岗湖乡老年活动中心、农贸市场、贸易街都是陈光标的私人地产,希望新闻单元能来采访,老黎民会告诉你们本相! ­    二、陈光标光天化日之下挪用多量公安干警王集街人民罪过弥漫天际,直到现在没有讲法! ­    为了江苏黄埔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慈善家陈光标垄断攻克王集街农贸市场,王集街的老黎民惨遭泗洪县公安局,以治安大队长为首的数百名公安干警的围攻狠打! ­    当时,王集街上的人民被打垮各处,痛哭叫嚷之声刺人心肺,令人毛骨悚然;有的被揪住头发架飞机,有的被撕破衣服坦胸露背,鲜血直淌,有的鞋子被拖掉,双脚被洋灰街面磨破血流不止,王恒礼等人的血衣还保留在家等候上级来查孙银侠、潘茹英、孙翠平、陈瑞红四位近60岁的妇女被打得鼻青眼肿,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近60岁的王言平救爱人潘茹英时也被打垮,趴在地上眼看着爱人半死不活,睡在冰冷的洋灰地上,不能上前救护在场的人民无不伤心掉泪当天,4名妇女被抬上车送到双沟镇某医院抢救,护理职员说了句“怎能把人打成这样”警方怕暴露事情本相,拨去4人吊水针头,将4人转到泗洪县孙银侠因昏迷不醒,脸色惨白,牙关紧闭又一次被送去抢救,醒来后“天呀”的大哭,看守职员说:你不要痛哭难过了,这是上级叫干的,下面能不执行吗 ­    此次过后,王集街人民因仍拒不搬进陈光标的农贸市场,有的掉去了生活来源,一名人民在农贸市场上吊自杀,直到现在没有讲法 ­    三、陈光标的“中国首善”是谁封的是“中国首善”还是“中国首骗” ­    陈光标是个什么人咱们乡亲们太了解不过了,陈光标初二没毕业,字都识不了几多,现在听说居然成了管理学硕士,教授他20多岁还在咱们乡里和咱们一样穷得丁当响,现在居然成了大财主成了中国十大慈善家之首 ­    咱们希望中央和新闻单元调查: ­    1、陈光标的“中国首善” 到底是谁封的他到底捐了几多款有什么真凭确实证据 ­    2、江苏黄埔投资集团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能生产几多一年有几多钱搞再生资料哄骗到底有多大的利润媒体报道的几十亿利润是怎么来的他捐赠的数亿资金从何而来 ­    三、天岗湖乡是陈光标的全国为什么事情过后政府不单没有认错,而且还继续听陈光标的话 ­    四、陈光标的大量的与国家带领人的合影到底是怎么回事 ­    陈光标在天岗湖乡老年活动中心挂着大量的与众多国家带领人的合影,这些都是他在当地行恶作歹的尚方宝剑,人们害怕他是由于他与国家带领人的握手合影申明他有强大的后台背景,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如果真是有国家的带领人在背后罩着这样一个无恶不作、沽名钓誉的伪骗子,那真是让咱们王集街的人民们伤心!但咱们相信,国家带领人只是受人隐瞒真相对一些事情并不知道实情,对这个打着慈善名义干坏事的伪慈善家并不了解,乡亲们相信总有扒开云日的一天! ­    王集街1000多人民 晚上,一位朋友说到中国首善陈光标,我持谨慎的怀疑态度,愿意拭目以待后来,看了朋友发来的陈光标公司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网站,粗略浏览之下,就发现问题用我另一位朋友的话说,看了其公司网站,感觉陈光标是“他公司的主要产品就是“赈灾”,主要经营方式就是到处跟政府领导合影”奇怪的是,这样一家连公司经营地址都没有的类皮包公司,竟然能够产生不下60个亿的利润,钱从何来呢              按照常识,一个企业首先要做好经营,创造价值,产生利润,然后才能够回报社会,当一个企业和企业家的大部分活动都跟经营无关,而又很有实力来做善事的时候,这个企业和这位企业家做善事的资本,钱从何来呢              按照陈光标自我描述,截止2010年4月,陈光标已经捐款累计12.3亿元;再根据陈光标要求裸捐的财产,当下有固定资产、房产和现金50 多个亿也就是说,从陈光标1990年南京中医学院毕业做针灸、推拿医生开始,1997年开始做生意,2003年开始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陈光标赚了60多亿,这是一种满打满算,只有收益,没有支出,而真实的情况,是绝非如此的       从陈光标做再生资源利用前的公司来看,电子医疗器械虽然能够赚钱,却绝不会产生超常的利润,陈光标的所有资产应该来自其后来的公司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从其网站的公司简介里,我们看到如下信息:“多年来,公司先后参与了江苏、上海、北京、天津、广州、四川、香港、山东、山西等十多个省市的废旧拆除工程,拆除面积累计达2亿平方米,回收废旧钢材数百万吨,拆除下来的混凝土作为道渣使用,可供四车道的沪宁高速公路由南京铺设到上海,为当地的城市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先往高里假设2亿平方米拆除工程每平方米的报价是200元,这么多年来其销售额是400亿,我们再往高假设其利润为 10%,那么,陈光标公司的利润应该在40亿左右,这其间就有了巨大的资金缺口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以上所做数字都是只有进没有出,而企业实际运作则完全不可能如此计算       对于其公司运作方式和经营利润上,其公司网站有一篇报道这样描述:       “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标把从事建筑垃圾再利用行业看成是在一个“看不见的金矿”里挖金,要真正获得金子是件“苦差事”“靠拆除赚钱是最难的,往往是人家吃肉我啃骨头”陈光标昨天向《日报》如是表示       江苏黄埔主要承担大型建筑项目的拆除工作,并从事建筑垃圾中的可再生资源回收、加工和再利用他告诉记者,这个行业赚钱难点在于无法直接拿到拆除项目 “企业业务中的95%都靠二手承包而来”陈光标表示,在这个过程中能否拿到项目靠的多是权力关系“拆除行业没有既定的行业操作标准以及法律法规,这让不少企业钻了不小的空子”       长安街扩宽项目拆除、央视过火大楼拆除工程等等……陈光标坦言,手中大项目虽然不少,但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他向记者透露,目前有不少能拿到一手项目的企业并不配备专业的拆除设备以及人员,而是将项目拆除权层层转包,由接手的二手、三手甚至四手、五手承包商来负责具体拆除       “拆除完成后,拿到一手项目的企业拿走废旧钢铁,留给二手、三手承包商的多为一些建筑垃圾”陈光标坦言,一手企业的利润一般可以达到10%~13%左右,而二手、三手承包商的利润只能达到4%左右       于是,陈光标边拆除边总结,他告诉记者自己曾去德国考察该国对建筑垃圾的处理方式,他发现,德国可把建筑垃圾经过设备处理后变成陆地铺路的辅料,陈光标把这种垃圾处理设备称为“变形金刚”       大受启发的他回国后立刻从德国引进了6台“变形金刚”,每台每小时可产出陆基辅料200吨左右,产出的陆地辅料以20元/吨卖给第三方,在将建筑垃圾进行合理二次利用的同时,增加企业的盈利       目前,江苏黄埔在全国拥有大型设备600多台,包括挖掘机、推土车、吊车以及近80台从德国进口的“变形金刚”设备2003年至今,江苏黄埔建筑垃圾产值397亿元,净利润26亿元但陈光标坦言,由于每台进口机器售价高达500多万元,对企业的前期投入压力颇大“如果按照传统将建筑垃圾填埋的方式运作,企业的利润一般可达到10%左右,所以现在业内几乎没企业愿意做垃圾二次利用处理””       从上面数据分析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陈光标的企业并不是富得流油,其赚钱的过程相当艰难非常辛苦,其企业的现金流也并不宽裕要知道,现金流是一个企业的血液,而对于陈光标来说,现金流却从来不是问题,一个净利润26亿的企业,却能够从容用去十几个亿没有断血之虞,企业的运营成本、工商税收、应收账款,更像是玩儿似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首善陈光标的那些捐助是注水的,需要在阳光之下曝晒,去掉水分;要么,陈光明另有见不得人的利润来源,这种见不得人的利润来源非常可疑       除了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