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12年的真正GDP是多少?(图)

 作者:晏艟蔫     |      日期:2017-07-05 09:43:05
Toshiya Tsugami在“朝日新闻-亚洲和日本观察”(Asahi Shimbun Asia& Japan Watch)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解释为什么中国的官方经济数据不可信 Tsugami比较了中国官方的固定资产投资(FAI)和信贷数据FAI约贡献了中国GDP增长的一半Tsugami把2009-2012年这四年的FAI加总,得到110万亿元人民币然而相比之下,银行总资产远小于这一数值来自Tsugami: 问题在于,如此庞大数额的投资是否真的能够得到融资 根据最新的中国央行统计数据,银行业的总存款和贷款分别是94万亿和67万亿元,且在贷款中,有五分之二是不到一年的短期贷款投资者可以寻求其他融资,例如公司债和投资信托资产等,预计它们提供了20-30万亿元的融资 如果这些投资是“好的”投资,那么一切应该是合理的Tsugami说: 如果这些固定资产投资获得了高回报,使得投资者们能够在2-3年内收回成本并偿还债务,那么2009年借来用于投资的钱应该已经偿还了,并重新用于2012年新的投资 如果实际真是这样一个投资和再投资的良性循环,那么就没有必要太担心投资融资 但实际情况却正好相反 很明显,由于投入了过多资金,过去几年的投资只带来了可怜的回报 Tsugami还指出,去年中国FAI高达36万亿元,而中共政府并没有实施大量的货币宽松来帮助FAI融资他认为过去两年的货币政策相对偏紧Tsugami的结论是:去年的实际FAI要远小于政府公布的36万亿元,因此也很难相信中国2012年经济增长了7.8% 除Tsugami外,渣打的Stephen Green也对中国GDP数据发出质疑 Green的批判点集中在比较官方GDP数据和消费、投资指标上他提到,尽管外界普遍认为中国GDP数据经过了一些调整,但官方数据走势依旧看起来很奇怪 他假定这是GDP平减指数的问题,该指数用于把名义GDP增速调整为实际GDP增速: 首先,GDP平减指数(其受关注程度要远低于CPI和PPI)在过去几年里,较其他两项指数捕捉到了更多通胀,如图二所示GDP平减指数是衡量总体物价压力的更好指标,我们应该感谢统计局找到了除用于月度CPI和PPI报告外的新的物价数据来源在2007年和2011年,GDP平减指数衡量的通胀率接近8% 其次,Green认为GDP平减指数和CPI均低估了服务业通胀Green说,统计局没有租金数据,因此CPI中的住房成本通胀主要依赖水电成本CPI中的租金涨跌幅似乎是基于抵押贷款利率成本,而非房价,而在Green看来,后者最终将转嫁到租金上此外,医疗和教育费用等服务在统计局看来似乎太过“非正式”,而没有纳入官方CPI数据中 为寻找到计算GDP平减指数的更好方法,Green借鉴了Calla Wiemar的报告,该报告探讨了中国储蓄率和GDP之间的关系,覆盖阶段为1987-2008年 Wiemer认为,官方CPI数据中的“家庭服务及加工维修服务”分项是衡量服务业通胀的更好指标在此基础上,Green得出了以下结论: 我们承认,选择这一指标来衡量服务业通胀有点随机,但对数据进行简单的目测后,发现结果并不疯狂1992年邓小平的改革带来了增长繁荣,但随后,在90年代中期朱镕基紧缩政策的影响下,增长出现大幅放缓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经济进一步放缓再随后,随着90年代中期的国企改革开始见效,且中国2001年加入WTO,全球增长也十分强劲,这些使得中国经济于2001年再次起飞,并在2007年触顶(我们担心,2008年后期至2009年的官方增长数字可能受到过度乐观的工业产出数据影响)自从经济刺激过后,增长已显著显著放缓我们对过去两年经济增速的估计要大大低于官方数据:我们(凭猜测得出)的估计是,2011年和2012年中国分别增长7.2%和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