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基尼系数逼警戒线 中国警惕底层沦陷

 作者:狄滩     |      日期:2018-02-04 01:30:04
华中师范大学日前在京发布《中国农民经济状况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农村居民基尼系数在2011年已达到0.3949,正在逼近0.4的国际警戒线收入最低的20%样本农户,与收入最高的20%样本农户的收入差距有10.19倍专家介绍,与改革开放初期的0.29相比,中国农村居民的基尼系数已大大提升,“马上可能跨过警戒线了,是在合理区间的末端”(8月22日《新京报》)   这一调查结果为我们呈现出一幅触目惊心的农村社会图景这其中,一部分农民收入可观,生活丰裕,已经绝尘而去;而另一部分农民,却依然挣扎在贫困泥淖中不能自拔,如果没有外力的援手,怕是很难真正实现可持续的发展,甚至还有可能继续沦陷下去这样的情形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警惕,并相应采取有针对性的政策举措,以防范农村内部贫富差距的恶性扩大   以往人们可能习惯了城乡之间的收入差异,并为此作出了诸多艰苦的努力只是,过于专注于城乡差距的应对,却不免忽略了农村内部的收入差距而这种差距可能产生的危害性、破坏性,并不比城乡差距更小在城乡差距尚未得到有效缓解的情境下,如果再叠加上农村内部的巨大差距,双重的挤压、双重的沦陷之下,必将对中国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产生深远而深刻的影响有没有足够的弹性承受这样的挤压,对于政府而言,绝对是严峻的考验   时下的农村社会,早已不再是先前以农业收入为主的农村了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一方面,工业收入、现代集约农业收入的增加,特别是打工收入的增加,在造福一部分农户的同时,也使得农村居民的收入越来越倾斜,贫富差距越来越拉大在东部一些农村,工业经济的辐射十分普遍,很多农民投身其中,并切实受益而西部一些地区的集约农业,其发展势头也十分看好   另一方面,与权力资源的分配同步这些年来,农村的经济社会资源也越来越高度集中在一部分人群手中这也势必造成一部分农民的率先富裕、越来越富裕,而那些无权染指公共资源的农户则每况愈下比如,很多政府补贴的农业项目,往往沦为少数有话语权农民的禁脔;而社会捐助的分配,在很多农村也难以称得上公开公正公平长此以往,必然导致贫者愈贫,富者愈富   此外,城市化的高速推进,当然造就了一批“富豪农民”,却也挤占了原本属于全体农民的公共资源城市近郊的农民,往往能够得到比远郊更为丰厚的土地回报;而议价能力更高的村庄,也往往能够获得更大的占地补偿   可见,农村内部的贫富变化,本质上依然是公平性缺失所导致的分配不均衡因此,欲求缩小农村农民之间日益拉大的收入差距,则首先应该实现权利平等,要让农民都有平等的就业机会,不能听任农村在少数人的掌控之下继续沦陷下去;其次,必须进一步强化对农村的社会保障,不能满足于“低水平、广覆盖”的成就,而是应该探索对农村贫弱群体实施与城镇居民同等的“兜底”政策,不然,这部分人群就永远不可能有体面的生活   一个衣食无忧、健康快乐的农村,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基本保障“驱动力”也好,“蓄水池”也罢,农村农民都应该获得最基本的生产生活保障,都应该葆有基本的权利平等一旦底层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