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业寒冬袭来钢贸商跑路 两女儿天天咸菜稀饭

 作者:太叔毓唤     |      日期:2018-02-07 15:06:11
[提要]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内钢材价格大幅度下跌,钢铁行业开始持续低迷,相比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价格高台跳水,业内人士说眼下的低迷行情更甚于金融危机时钢材市场,商户都是冷冷清清,有老板跑路记者见到了跑路老板的两个女儿咸菜也快吃完了,冰箱里空了很久,什么吃的也没有爸妈不见之后的日子,姐妹俩顿顿都吃这些  钢铁业寒冬袭来,央视记者调查钢贸企业困境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内钢材价格大幅度下跌,钢铁行业开始持续低迷,相比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价格高台跳水,业内人士说眼下的低迷行情更甚于金融危机时就在这持续的低迷中,钢材贸易商的命运尤为引人注目上海的钢铁贸易从业人员将近10万人,钢材贸易量占全国的70%,这次钢铁业的寒冬袭来,同样彻底地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记者深入一线调查,记录下令人唏嘘的镜头同时追问,让钢贸商如此窘迫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   父母躲债,一双女儿咸菜伴粥度日   上海松江区的砖桥钢材市场,有700多家商户商户都是冷冷清清,生意萧条,有些店铺已经关门一位知情人指着一家关门店铺告诉记者,这家店铺的老板为了还银行的贷款,借了高利贷因为没法偿还高利贷,借给他高利贷的人几乎天天上门讨债,拿不到钱就砸了他的店铺   “这个店给人砸了三回,老板也被打了一回,而且被打得蛮严重的,110也来了”店老板朋友告诉记者,店铺老板和老板娘为了躲债,一个月前突然消失了,谁都不知道去向,跑路老板的孩子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在市场里堆放钢材的货场,记者见到了跑路老板的两个女儿姐姐叫霖霖,上初一,妹妹上小学现在是学校放假的时候,同学们都在上假期的补习班,而她和妹妹却不能和同学们一样,因为他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害怕追债的人来砸店铺,霖霖姐妹俩不敢回店里去但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身上没有钱,又没有其他地方吃饭,霖霖只能胆战心惊地带妹妹回店铺去做饭吃霖霖和妹妹的午饭是米粥和咸菜,大米是爸妈离开前厨房剩下的,咸菜也快吃完了,冰箱里空了很久,什么吃的也没有爸妈不见之后的日子,姐妹俩顿顿都吃这些   霖霖说,大米和咸菜没剩下多少了每顿只有稀饭和咸菜的日子,对于她和妹妹来说也难再维持下去即便这样清苦的一顿饭,姐妹俩吃的也并不安心,霖霖几次提醒妹妹要抓紧吃饭,快点离开店里   钢贸商借贷纠纷多,引发诉讼热   就在这家店的隔壁,另一商户也在为还高利贷的事情发愁老板给记者拿出了各种欠款的单据说,再找不到钱还账,他们也要挨打了战战兢兢的日子实在快坚持不下去了   “我借他总共是230万,我已经还他140万,然后把无锡的房产抵押还给他140万,他没写上,他总要我还债,说我欠他了210万,他们说还要砸我东西,打了解气 “这位老板告诉我们,她再还不上借高利贷的钱,也要像隔壁一样跑路了而她当时借高利贷是用来还银行的贷款   记者走访发现,在松江市另一个大型钢贸市场松江钢材城,曾经热闹的市场,现在变得冷冷清清很多商户已经关门上锁,开门营业的商户门可罗雀,没有生意但市场里有一家律师事务所却人来人往,生意红火不大的营业厅里,到处都是来办诉讼业务的人事务所的律师余畅池带记者参观了档案室不到5平米的房间里,柜架上堆满了诉讼材料   “最近钢贸商民间借贷引发的民事纠纷越来越多事务所承接钢贸商借贷纠纷的案子多得做不过来,要在事务所对面租间更大的办公室,还要再花钱雇人来帮忙工作”余律师说,70多个律师天天在查询档案、起诉、跑法院等等,去年一年他承接的案件有1300多件,今年上半年他就承接了一千件,其中最多的就是涉及钢贸商借贷后无法还贷引发的纠纷   “在钢贸行业里,信贷资金量非常巨大上亿的信贷资金量很常见”余律师说,他受理的案件中,很显著的特点就是钢贸商为了资金周转向别人去拆借,拆借其实就是高利贷最初钢贸商在借高利贷的时候,银行承诺过一段时间会放贷出来,到后来没有兑现,导致商户无法偿还高利贷,之后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经济纠纷许多人被逼砸锅卖铁把房子抵掉,把汽车当掉,把好的手表全部当掉到明年会有一大批人,情况更加严重,甚至倾家荡产   银行收紧贷款,钢贸商资金链断裂   有数据显示,在上海,2011年钢贸商的集体贷款规模达到1600亿元之多,钢贸商为什么要贷这么多款这些贷款用到哪去了呢   上海市松江区是上海地区钢贸商家最集中的地方,沿路全都是经营钢材贸易的商铺,建有松江、砖桥、大创等5个大型钢材贸易市场从事钢贸行业的从业人员近4万多人,大小钢材贸易企业有2000多家,年均信贷资金流超过1000亿元庞大的资金流量,贯通在钢贸商经营过程中的这条资金链上   孙建斌是松江建材城一个普通商户,他告诉记者,钢贸商做生意要有四套资金“银行保证金”“在途资金”、“工地垫付资金”和“库存资金”,这些都需要银行信贷做支持他的公司做上游某钢厂“一级代理”,根据行规,他需要将每月平均预计订货量10%的货款作为“保证金”先打给钢厂,而这笔钱要压在钢厂一年,通常要到年度最后一个月抵消在货款中归还   除了要给钢厂压一年的保证金以外,对于从上游订货,钢贸行规是提前一个月提交订单并付款,次月钢厂才配好货发送就是说,需要钢贸商提前一个月垫付货款这就是钢贸业内要先付出的“在途资金”   通常情况下,用钢企业先拿货一个月到两个月才给钢贸商结算货款钢贸商要先替企业垫付这些工地货款   “下游用钢企业拖欠货款已经是钢贸业内的潜规则了”,孙建斌说,如果能收回来货款,他已经知足了一旦工地出现烂尾,或用钢企业死掉,那货款可能就无影无踪了   上游钢厂需要钢贸商抵押保证金和预付在途资金,下游用钢企业拖欠货款,需要钢贸商被动垫资在下游需求量的剧减以后,钢贸商还要承担大量的库存占用资金一旦钢市下行,银行收紧贷款,钢贸商就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新闻大局观   钢铁过剩殃及中间商   在松江区5个大型钢材市场的货场中,央视记者发现所有的货场都堆满了积压的钢材,货场几乎没有什么进出货的人光顾,货场的荒草已经长到一人高   据统计,2011年6月上海钢材销售额167亿,在市场低迷的影响下,2012年同比下降40%以上,销售额不到90亿钢贸融资资金链断裂,钢贸商手里积压的钢材无法出货周转,全都堆放在货场,回款的资金链也开始断裂而更严重的是,作为钢贸商和银行贷款之间最后一道防火墙的担保公司也在这场危机中出现了麻烦   吴文锋在上海经营一家担保公司,在他这里做担保的钢贸企业共有200多家,主要业务就是为这些钢贸商向各个银行提供担保,总担保额度超过10个亿眼下已经有20家钢贸公司出现了银行还款困难作为担保公司,银行要求他要代这些公司还清贷款   就在钢贸商集体遭遇寒冬的同时,记者也注意到,从2001到2010年十年期,中国钢铁产量呈现了“45度”的增长,过剩一词虽然被多次提及,多数人并未真正在意,但现在,过剩时代也许真的要来临了,面对钢铁行业的全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