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启货币政策撑经济 高钱柜唯一官方平台拖累百姓(图)

 作者:莘骠     |      日期:2017-11-06 15:34:16
中美贸易战延烧,中共再次启动宽松货币政策以支撑经济,遭财经专业人士批评专家认为,过去的宽松货币政策已造成中国经济薄弱,如再放水吹生房地产泡沫,将拖累百姓、让中国经济陷入崩溃 透视央行报告货币政策暗示将再度放水 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8月6日发布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是否再次开闸放水(印发更多货币、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引发外界关注 中国投资公司中金旗下的固定收益部门随后发表报告点评说,“(央行)货币政策表面上仍强调‘闸门’,实质上已经转向宽松” “我们过去一直强调,仅仅依据(央行报告用语)‘稳健’还是‘中性’是无法判断货币政策真正的松紧,”报告说 报告解读说,中共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一般有一个核心的暗语,就是是否提“闸门”一词一般在货币政策真正的宽松周期,央行不会提“闸门”;但在态度和立场上有偏紧倾向时,它一般会提“闸门”,常见的官方说法是“管住闸门”、“把好闸门”、“调节好闸门” 比如:最新第二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提法就是“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已经转向宽松根据中金固投的分析,中共央行的货币政策在今年二季度就已经转松,且目前的货币市场利率是有过去“闸门”时间段中最低的一次 中共央行曾在4月和6月两次降准,7月再向市场投放超过5,000亿中期借贷便利(MLF),到7月中下旬,整体资金面已彻底转松,货币市场利率降至2010年以来的新低 英《金融时报》社评中国不应重启货币政策 财经专业人士警告说,中共正在用老做法——靠推动债务支出缓解经济增长下滑,但可能加剧经济中的风险 “从长远来,对贷款闸门的放开只要稍稍超出理智的限度,就可能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造成反作用,”英国《金融时报》8月6日发表社评文章说 文章指,随着美中贸易战的爆发与中国国内GDP增长开始放缓,中国(中共)需要抵制重开宽松货币闸门的诱惑 以中共2009年推出的刺激政策为例,货币宽松政策虽刺激了新兴市场复苏,但也让债务成为了中国经济现在最薄弱的部分,更带来两种风险——债务危机以及拖累经济增长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报告,中国债务总额与GDP之比已从危机前的171%飙升至今年的299% 文章指,虽然跟发达国家比,中国的债务比率并不高,但它已是新兴市场中的一个异类;且除了债务总体规模惊人,债务的分布特征更是要命这表现在:不光中国企业负债是全球最高,杠杆倍数也最高;此外,庞大的影子银行蕴藏着爆发式金融风险,还有中小型银行的高风险融资规模在过去十年也翻了一番,达到银行业总资产的43% 谢国忠:贸易战是机会但不是扩大流动性的借口 知名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周四在《南华早报》发文说,贸易战是解决中国结构性问题的机会,不应成为当局扩大流动性的借口 他表示,从2002年以来,只要中国经济一遇到挑战,当局就采取流动性政策(大举撒钱),靠着吹起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带动经济复苏 “此种做法在不断积累经济扭曲的恶果”,他批评说对内而言,这激化贫富不平等以及买不起房产人士的不满,同时也让家庭收入和消费在经济中的比重日益萎缩 据他估计,中国的住房存量价值可能超过GDP的六倍,就像25年前的日本一样而家庭债务已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15%,按照这种速度,七年内将达到200%根据2016年人均GDP数据,中国的个人可支配收入也只占GDP总值的42.5%,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且逊于印度 此外,流动性也造成企业产能过剩,导致企业对补贴和贷款的依赖,并让金融体系中不良资产激增反过来,这些问题又迫使中国(中共)政府不断提高流动性以防止“大厦”坍塌 “政府一直骑着这只老虎十多年,”他说,但如果这次重新回到流动性泡沫政策,可能再次推动房地产繁荣,增加政府支出也能带动更多投资,让经济保持几个季度持续增长,但最终结果是使现有问题“恶化” 一旦信心危机蔓延到房地产市场,情况将更为严重“因为中国至少一半的信贷以房产为担保,如泡沫破裂,房地产市场正常估值、房价可轻易出现对半腰斩,势必引发全面性金融危机,”他分析说 谢国忠表示,贸易战增加了中国未来的不确定性,但当局需要的是反补贴经济措施来稳定局势,而不是把问题继续往后拖 他说,减税是早该进行的改革,个人所得税、增值税和员工的社会福利缴款应砍掉三分之一其次,要让老百姓的个人可支配收入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 “任何新政策都应当用来减少内部结构的不平衡,同时加强与外界的协调一致”,谢国忠写道“结构性改革,而不是货币贬值和泡沫膨胀,才是前进的方向” 国内专家:推升房产泡沫让老百姓真正受害 中国财经专栏作家叶檀周四(8月9日)撰文说,中国百姓财富有三大特色:一是GDP增长,百姓收入不怎么长;二是百姓财富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三是去杠杆债务一爆雷,百姓财富没人管,成为主要受害者 叶檀强调,房地产泡沫恐成中国经济的更大灾害她表示,中国居民资产太集中,基本上都在房地产上,所以只要房地产价格动一动,就直接影响百姓财富 以工薪家庭为例,房产占资产的比重约78.2%,而中国又有至少一半的信贷以房贷为担保如果泡沫破裂,房地产市场正常估值、房价可轻易出现对半腰斩,届时中产收入阶层的资产会消失一大半,而一旦房地产崩盘,如同“兜底的口袋破裂”,势必引发全面性金融危机 她表示,现在主要是国企、大型企业有中共政府托著大国企受到优待,地方政府更是可以左右口袋倒腾,实在还不上也可以当坏账注销但是百姓和中小企业的负债基本都得自己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