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再加息 楼市汇市凉凉 大放水时代一去不复返!(组图)

 作者:闻蔗玷     |      日期:2017-11-03 07:39:03
这是2018年以来的第3次加息,也是2015年美联储重启加息以来的第8次加息美国联邦基准利率从最早的0.25%提高到2.25%,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 加息是大势所趋 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年底,美联储还将有一次加息,明年还有3次加息届时联邦基准利率将提高到3%以上 美国加息堪称全球放水终结者,大宽松时代终究一去不复返 01 美国一加息,全球都凉凉 美联储加息,这件事的重要性毋庸讳言,只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美国一加息,全球都凉凉 在历史上,美国每一次加息周期,都会带来全球的经济震动,这次也不例外 先是新兴市场风雨飘摇 土耳其里拉暴跌40%以上,汇率没保住,房价也出现大幅下跌 阿根廷比索暴跌50%,股汇双杀沦为年度连续剧,连国际货币组织(IMF)发出的最大一笔贷款支持,都未能阻止跌势 接着香港压力山大 从2003年开始,香港走出15年的房地产大牛市然而,美联储加息即将成为香港楼市暴涨的终结者 就在9月20日,汇丰银行已在香港率先加息,香港加息大周期到来,楼市严重承压,国际投行普遍预计年内下跌10%左右 具体到中国大陆,人民币再次面临破7的关键窗口今年以来,离岸人民币从最高的6.25跌到最低的6.95,跌幅超过10%,破7的悬念越来越小 民币再度承压,汇率该如何维稳股市又会影响几何而楼市何去何从保汇率还是保房价,再次成为迫在眉睫的选择 02 人民币维稳:央行四连发 今年以来,面对人民币跌跌不休的趋势,央行已经至少连续四波出手 第一波是在7月初,央行喊话维稳表示“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受喊话影响,人民币曾上演800点的深V反弹,但仍挡不住贬值的大趋势 第二波是在8月6日,外汇风险准备金重启央行发布公告称,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此举意在抬高市场售汇结汇成本,防范人民币剧烈波动 第三波是在8月24日,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调控所谓“逆周期因子”,就在人民币中间价中加入一个非市场因素,防止汇率一边倒下跌 换句话说,如果决策部门认为人民币汇率低估了,就会加入“逆周期因子”,调高人民币中间价至于这个因子是如何确定的,一直都混沌不明 第四次是在9月20日,也即美联储加息前一周,央票制度在香港登场所谓央票,就是央行发放债券回笼货币,对市场进行调控,这一工具在10多年前的大陆比较常见 此番央票登陆香港,显然是意在离岸人民币市场有所作为,防范利率大幅波动 这四次调控动用的都是“政策调控”这板斧虽然在政策出台之际,人民币曾短时间上演大反攻,但随后仍旧难阻下行趋势 人民币维稳,显然还需要其他手段 03 三板斧:政策调控、资本管制与外汇托底 任何货币想要维稳,无非三板斧:政策调控、资本管制和外汇托底 这其中,政策调控工具复杂而多元无论是上文提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逆周期因子、离岸央票制度,对市场影响都很直接,但也存在效用有限的短板 与政策调控相比,资本管制就影响深远得多 早在2016年,资本管制就已登场,一直没有后退 一方面,加强个人外汇管制在重申对个人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上限之后,进一步加强对逃汇套汇的打击力度 另一方面,出台文件,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防范资本外流 外汇托底,对于保汇率更是立竿见影 04 外汇储备够用吗 外汇托底,拿的是真金中国外汇储备3.11万美元,比上月减少82.3亿美元,比今年1月减少517.6亿美元相比于2014年最高峰的4万亿美元,减少接近1万亿美元 这少的1万亿美元,正是在2014年到2016年之间发生的这里的大背景是,当时人民币一度险些破7,最后被收回到6.20左右 上一次这1万亿美元的作用不容小觑 如今相似的场景再度发生,这一次,3万亿美元够吗 从数字上看,3万亿美元相当庞大,在全球仍旧雄踞首位但如果考虑外债、外商投资的影响,可以动用的外汇储备其实相对有限 先说外债,2018年3月,中国外债余额高达1.84万亿美元,接近外汇储备的6成其中,中短期债务为1.12万亿元,占外汇储备的1/3强,这是亟待偿还的债务 再说外商投资2018年6月底,中国外商直接投资的余额为5960亿美元,占外汇储备的19.7%这部分资金随时可以撤离,不受资本内部管制影响 所以,如果排除外债和外商投资,中国可动用的外储还剩6740亿美元 如果只考虑短期外债和外商投资,那么可动用的外储也只是1.3万亿美元,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05 加息VS放水:两难选择 2018年,人民币为什么突然贬值 从表面看,这是美联储加息缩表和贸易争端白热化的直接结果但究其根本,则是两个大国经济周期和金融周期之间出现背离 一个处于繁荣的最高峰,股市指数创新高,失业率创新低,GDP增速创下4年来新高; 另一个正处于经济周期的底部和金融周期的顶部,面临经济下行和杠杆高企的风险 这意味着,中国不仅不能简单跟随加息,反而还要进行一定程度的放松,这就是三次定向降准和MLF抵押品扩围的逻辑所在 但任何政策都有两面性,一个在加息,一个还在放水,这只会进一步加大双方之间的周期背离,进而引发资本外流风险 所以,决策层在这件事上相当谨慎 一方面,有关方面态度尤其坚定:绝不搞大水漫灌 无论是定向降准还是MLF抵押品扩围,都是定向滴灌,目标是让资金惠及中小企业,同时禁止大水继续涌入楼市 这带来的结果是,资金在银行间空转,银行系统内部的流动之水异常丰盈,既没有大范围进入中小企业,也没有进一步进入楼市 事实上,今年以来,余额宝利息连续跌破4%、3%两个关口道理很简单,余额宝主要投资于存款产品,银行里水太多,投资收益自然要下降 另一方面,加息的压力始终存在 人民币一旦破7,对市场心理的影响难以估计虽说汇率走低有利于出口,从而缓解贸易争端所带来的压力但汇率持续走低,也会提高进口成本,导致资本外流,加剧金融波动风险 所以,最后的结果只会有两种: 一是,三板斧齐上阵,人民币强势维稳 二是,用定向降准对冲加息楼市定向加息,中小企业定向放水 06 股市汇市楼市何去何从 在美国加息周期中,新兴国家普遍面临股汇楼三杀的结局,无一能够幸免回到中国,情况有所不同 先说股市,只要国内不跟随加息,美国加息对股市的影响就相对有限毕竟在经济下行、贸易争端、加息缩表的连番轰炸之下,A股市净率已经触及底位,之前已经凉的不能再凉了,消息面再悲观,也只是在底部震荡 至于汇市,正如上面所分析,7.0仍旧是最重要的关口,没有之一,一旦触及这一点位,一定会出现强力维稳政策调控已经全力加码,资本管制从未松动,外汇储备有可能重装上阵 再说楼市,汇率之所以影响楼市,是因为它们背后共同受货币供给的影响汇率维稳,就要加息,加息就要从市场抽水,水少了,房价必然受到影响而房价要想维稳,则需要宽松货币作为支撑,而宽松货币又与加息的大趋势背道而驰 虽然保汇率与保房价背道而驰,但中共政府似乎已经下定决心“鱼和熊掌都要兼得” 具体操作是,一边是汇率强势维稳,另一边是楼市强力冰封 楼市冰封,从短期来看,是用来防范金融风险的出现,尤其是防范房价大跌带来的震荡从长期看,用时间换空间,为长效机制出台提供可能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不加息,汇率能稳得下来吗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