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党就这样形成:陈云的儿子陈元如何当上行长

 作者:福球     |      日期:2019-03-08 10:13:00
  在中国,大学毕业生找工作越来越难但各级党政官员却有安排子女就业的特权,有的官员甚至能为正在读大学的子女拿到“事业编制”,让他们直接进入党政机关就此,本台记者石山邀请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和旅美中国学者程晓农讨论中国官场的太子党现象,及其享有的特权等问题 记者:“中国现在网络上流传一个话叫做‘萝卜招聘’这萝卜招聘谈的是有一些官员为自己的子女设身定做一个职位,从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说法里面引伸出来的萝卜招聘当然在中国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官方的媒体也发了很多文章批判先问一下程晓农先生,你觉得所谓的萝卜招聘为什么会产生又为什么会在中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呢” 程先生:“所谓萝卜招聘其实是假招聘也就是说并不是真正公开的所谓招和聘,实际是内部安插但它只不过是用了一个招聘的虚假形式如果它只是个别的、偶然的,它应该讲还不是一种社会现象但现在的中国这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现象在中国被称为官二代的就是父母安排的就业(已经很普遍了)这种现象的本质其实就是整个社会的出路越来越窄普通的民众已经没有正常的管道进入社会上上升通道的这种机会在这种情况下,整个社会对此相当不满当然中共政府之所以批评这种现象呢,也是为了考虑不要激起太大的民怨” 记者:“谢教授你觉得所谓的萝卜招聘,它对企业也好、对政府部门也好、对所谓的事业单位来讲,它有什么危害吗有什么不良的后果吗” 谢教授:“这是有的如果企业很小,比如家庭企业你不招聘也没关系你招聘你自己的丈夫、妻子、孩子去做什么都没关系一旦这个企业有一定的规模比如说超过15个人,你面向社会的时候,你就必须有一个公平制度当然,涉及到政府招聘必须完全公开,开放的你中国出现萝卜招聘问题出在你上有政策,假如说上面真有政策的话和下面的对策又有一个翻版一个监督的机制、一个举报的机制还不够完善我们注意到确实有这个舆论好像在报纸的公开抨击这件事情” 记者:“新华社的新华视点专门谈这个问题,他就采访了一些专家,这些专家认为在中国不缺乏监督的制度,也不缺乏相关的规定它缺乏的是执行” 谢教授:“这才是事实因为任何一个外界人看来中国也有法律,也有宪法但我们大家都知道没有人去真正执行法律这里还有一个整个社会的心态和整个观念的问题所谓萝卜招聘一般人看来就是一个避嫌的问题避嫌的制度没有普遍接受而这种特权和权力的关系实际上反而现在是值得夸耀的东西我们现在萝卜招聘是公务员我们不知道以前比如工农兵大学生、入伍、提干都是这样所以说整个社会对这东西实际上没有一种羞耻感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他们可以肆无忌惮为什么法律有了不需要执行就是中国所有的报刊没有敢于揭露或隐瞒敢于提到的问题” 记者:“对在中国大学生里也流传这么一句话是在社会上找工作不是比学习成绩,是比老爸,比家庭关系程先生您觉得既然在中国社会这个问题已经相当普遍,相当严重了,官方也三令五申在讲这个事情,那为什么还会越演越烈呢” 陈云的儿子陈元 程先生:“我想这个问题的根源其实处在中国的制度上中国共产党的制度本身就是依靠特权,讲究特权的所以所谓的萝卜招聘其实是上行下效那些中国的专家假装好像不知道这种事情,所以在装模作样的谈中国的制度其实反过来可以问一下,难道只在基层才有萝卜招聘吗中国的高干子弟很多人都是通过这种形式进入各种位置(所谓太子党)我们举一个在80年代的例子陈云的儿子陈元在任西城区区长的时候就是这样安排的,就是靠父母的权势,政绩并不好后来把他调到了人民银行任副行长结果在人民银行内部连选党代会代表都被落选了但即便是这样,他仍然能够被调到开发银行担任行长这种情况在中国就像谢教授讲的一样官场上是被完全认可的,认为是正常的我们再来看最近的例子,毛泽东的孙子连智能水准都达不到平均水平的人,也没有在军队服役过一天,居然就被任命为上将了这很典型的也是萝卜招聘从基层官员的角度来讲,它为什么理直气壮的这么做我看到湖南省有一个财政局长写了个报告为党工作多年,所以我的儿子就应该被安排在财政局担任一个职务,并没有任何区别上层可以这样做,为什么我们基层就不可以这样做在他的权势范围内安排子女,他也觉得天经地义如果中国真要纠正这种现象,那么必须是要从高层做起但很可惜,中国的高层是完全排斥这一点的甚至现在新一代的领导人本身也是通过这种形式产生的” 记者:“谢教授您觉得呢” 谢教授:“我非常赞成,赞赏程先生的分析我觉得更关键的问题或对这个社会更加有害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媒体它大有揭示地在评判但是我们发现没有结果,到此为止好像还是一面在评论,一面还在进行” 以上是本台记者石山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的教授谢田和旅美中国学者程晓农讨论中国党政官员的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