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承认律师权益未受保障(图)

 作者:章扩     |      日期:2019-03-08 11:19:00
2017年4月26日,中共司法部召开记者会,以“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做主题,归纳律师执业时遇到的种种困难 大陆一些维权律师经常埋怨,在执业时遇到障碍,影响当事人权益和审讯结果中共司法部周三(26日)也公开承认,寃假错案的出现,和律师的辩护意见未受充分尊重有关,提出要全方位保障律师权益不过有维权律师就指,除非彻底改革司法制度,否则一切只是空谈(高锋报道) 中共司法部周三的记者会以“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做主题,主动归纳大陆律师执业时遇到的种种困难,由会见当事人的安排,阅卷、调查取证,以至法庭安检和辩论过程,都一一涵盖 以聂树斌案为首的一批寃案,近期相继获平反司法部副部长熊选国指出,如果当初审讯时,律师的意见得到充份尊重和采纳,寃案就不会出现他承诺司法部会从联席会议制度,律师协会维权中心等多种渠道入手,保障律师的权益,但就没有提到会推出甚么实质措施 维权律师陈进学质疑司法部无力制止律师被侵权 陈进学:侵害律师权益的最主要的是公安和检察院,其实司法部的地位是比较靠后的,就是说,它们是管不到公安和检察院的 他认为,司法部力所能及的有两个方向 陈进学:废除律师年检检查律师听不听话,是不是和政府有不同意见,如果跟政府有不同意见,而又敢于维护当事人权益的律师,就有可能面临,不通过律师年检的压力让律师自己选举产生,真正自治性的律师协会律师代表就像中国的人大代表那样产生,就是各律师事务所自己推荐律师代表,再经由官方认可律师代表在选举产生律师协会的时候,律师协会的候选人也不知道是怎样产生的,反正是内部暗箱操作产生的 广东省律师黄沙就指,地方检察部门不以律师利益为依归,在法例框架外,私设规条,在大陆很常见 黄沙:以广州看守所为例,法律规定,只需带介绍信和委托人手续过去,就可以见犯罪嫌疑人,但看守所就自行加设规定,说要带身份证它制定法律的程序,是从自己管理的角度来制定,我们执业律师的权利就因而受损 他说,法官在庭上的地位至高无上,经常在庭审过程中,不当限制律师发言,强势之馀还带有倾向性 黄沙:法制有时脱不了“人”这个因素譬如关于“六四”这方面,根本没有正式文件,为甚么纪念六四就会给人打击呢?这些是政治性案件,不是法律性案件我们(行内)经常说,在大陆做律师,完全不仅是顾及法律 黄沙认为,除非大陆设立独立部门,专门处理司法人员违法问题,否则单靠当事人无法参与作证的信访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