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一语一出惊天下 毛泽东数日睡不好觉

 作者:南鸟羧     |      日期:2017-09-02 08:03:12
五十多年前,储安平一语“党天下”,不仅让朝野上下为之震惊,而且让中共党魁毛泽东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觉而恰恰因为这惊人之语,他被打成了右派,并成为迄今仍不能“平反”的五大右派之一;也是因为这惊世骇俗之举,他的妻子与之离婚,他在文革中继续遭到迫害因不堪受辱,他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至今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 出身于宜兴望族的储安平,从小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后考入上海光华大学英文系学习毕业后,先在南京《中央日报》任副刊编辑,后去英国采风,并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回国后,先后任《中央日报》撰述、编辑、复旦大学教授、中央政治大学研究员,并在创办的《观察》杂志任社长和主编等1949年后,先后出任新华书店经理、光明日报社总编、九三学社宣传部副部长等职 事实上,早在四十年代,激烈批评国民党的储安平就早噎看穿了共产党 他曾在四十年代的《中国的政局》(《观察》第二卷第二期)一文中如此写到:“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 ‘少’ 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坦白言之,今日共产党大唱其‘民主’,要知共产党在基本精神上,实在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党” 他还指出,“要知道提倡民主政治有一个根本的前提,而且这个前提一点在折扣都打不得,就是必须承认人民的意志自由(即通常所称的思想自由);惟有人人得到了意志上的自由,才能自由表达其意志,才能真正贯彻民主的精神”“但就共产党的真精神言,共产党所主张的也是‘党主’ 而决非‘民主’” 然而,将共产党看得如此透彻的储安平后来却变得十分天真,也许是因为或多或少相信“中共会变好” 1957 年初,毛泽东为了彻底整肃知识份子,采取“引蛇出洞”的方法,让民主党派负责人和知识份子给共产党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虽然经历过“思想改造”等一系列运动,但一部份知识份子依旧没有认识到中共的欺骗性,于是在中共“不秋后算账”的保证下,纷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天真的储安平也积极行动起来,他不仅派出大批记者到一些大城市采访,召开专家、学者座谈会,鼓动他们向共产党提意见,并亲自安排版面发表了多篇措辞激烈的文章;而且他自己还在6月1日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作了发言 储安平说:“这几年来党群关系不好,而且成为目前我国政治生活中急需调整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关键究竟何在据我看来,关键在‘党天下’这个问题上”他认为,“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大家拥护党,但并没忘了自己也还是国家的主人”“政党取得政权的主要目的,是实现他的理想,推行他的政策为了保证政策的贯彻,巩固已得的政权,党需要掌握国家机关中的某些枢纽,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但是在全国范围内,不论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做头儿,事无钜细,都要看党的颜色行事,都要党员点了头才算数,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他由此得出结论:“党这样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样的思想,从而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 更让与会者震惊的是,储安平还把批评的矛头指向了毛泽东和周恩来,并且甚为不恭地称之为“老和尚”“共产党是一个有高度组织纪律的党,对于这样一些全国性的缺点,和党中央的领导有没有关系最近大家对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见,但对老和尚没有人提意见” 他想向毛、周请教的问题是:“为什么现在的国家高级领导人中没有一个党外人士” 储安平的“党天下”言论和对毛、周的批评,不仅当时就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而且随后为其引来了滔天大祸6月6日,在党外人士座谈会上,“党天下”的提法被批为是“严重的错误”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泽东亲自执笔的《这是为什么》的社论,“反右”开始此后,对储安平铺天盖地的揭发、批判与控诉接踵而至妻子与其离婚,子女与其划清界限,同事纷纷“检举揭发”,储安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6月底,储安平“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据他在检讨时的自述,在全国上下一片讨伐声中,他“胆战心惊、坐卧不宁,惶惶不可终日”邮递员给他送来了信件,他不敢去门口拿,怕人家要同他当面辩论;到医院看病不敢说姓储,因为姓储的人实在太少了,怕被人认出他就是储安平;他更不敢去《光明日报》社上班,怕被群众围住批判他提出了辞职,但这并未阻止对他的继续批判7月,他不得不发表了《向人民投降》的发言 不久,储安平先后被免去《光明日报》总编辑、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务,并被打成了“大右派份子”他在被下放到西山的一个农场2年多后,允许回到了家中他在家关门读书、写字,除了几个亲近的朋友外不和外界来往 可惜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储安平就被揪了出来,又成了批斗的对象,不仅被勒令每天打扫街道,而且饱受了红卫兵对他的打骂、侮辱8月底,储安平投河自杀未遂9月后,人们再也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公安部门维持曾组织了一个专门的调查组,寻找储安平的下落但两年过去了,他仍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最后只好作为悬案搁起来是自杀、被打死、出家……至今仍无定论 曾有一个为编书而辗转寻找过储安平的人,在1998年出版的书中写道:“不久前,一次友人聚会上,我听说,有一位老者在江苏某山某寺中,见一方丈,形貌酷似储安平,他即上前拜见,并探问:‘请问,你是储安平储先生吗’对方一笑,然后摇摇头,隐去”这位作者说:“看来,他未必就已死去,也许真像那位长者说的,遁入空门,出家当了和尚”在中共的极权统治下,也许这样的归宿对其而言是最佳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