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城中的人性良知:抗命者不止徐勤先(图)

 作者:亓朴     |      日期:2017-09-01 03:23:04
六四屠城(网络图片) 当年亲历六四屠城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前研究室主任吴仁华,在六四18周年纪念前夕出版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血腥清场内幕》(下称〝清场内幕〞),这是迄今为止最完整记录六四事件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过程的见证 书中引用捷克流亡诗人米兰.昆德拉的名言:〝人与强权的斗争,即记忆与遗忘的斗争〞作者吴仁华表示,希望世人不要忘记六四悲剧 该书用30万字详细记录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屠杀的整个过程,时间从1989年6月3日中午开始,到6月4日上午10时结束 吴仁华指出,戒严部队开枪杀人事件,在6月3日晚上10时至6月4日凌晨1时30分,主要发生在西长安街的木樨地、复兴门立交桥、西单路口,以及天安门城楼附近和天安门广场北端,开枪的部队主要是陆军第38集团军其次发生在天安门广场南面的虎坊桥、天桥、珠市口、前门一带的开枪事件,主要是空军第15空降军所为 〝清场内幕〞中记述,参与屠城的部队对阻拦队伍和拒绝撤离的市民、学生展开残忍的屠杀,使用的手段包括用冲锋枪扫射,用坦克压,用致命毒气弹攻击等等学生和市民用血肉之躯和砖石棍棒阻挡着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伤亡惨重 其中,第38集团军用了4个小时,无视数以十万计学生和市民的血肉之躯,从公主坟一带杀到天安门广场,将西长安街杀成了一条血路第38集团军因此成了当时杀人最多的〝虎狼之师〞 而第15空降军部队,隶属广州军区空军特种伞兵部队,是当时最精锐的部队之一,受过特殊训练,武器装备精良这支部队从广场南面的虎坊桥一代开始杀人,几乎人手一支冲锋枪,一路开枪行进,下手狠辣毫不留情这条路线遇难人数仅次于西长安街 在这场屠杀中,许多杀红眼的军人已经失去了理性,不但攻击抵抗的民众和学生,连到场运送伤员的救护车也遭乱枪扫射,正在撤离的学生队伍亦被坦克疯狂追碾 而在整个屠城过程中,许多北京市民和学生虽然极度愤怒和悲伤,但仍然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千方百计地保护迷路和掉队的戒严部队军人,并将一些受伤的军人及时护送到医院救治 此外,也有许多参与戒严的部队表现出人性和良知,消极抵抗上级命令他们事后多遭到当局清算 38军军长徐勤先 〝清场内幕〞中披露,六四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杀人最多的第38军却被宣传成反对屠杀民众的〝正义之师〞,甚至说陆军第27集团军才是屠杀民众的主要部队 据吴仁华调查,误传事出有因,因为38军军长徐勤先中将在接到中央军委命令他率部进京执行戒严任务后,托病住院,拒绝参与镇压(但38军临阵更换军长后,参与了进京屠城) 徐勤先抗命之事当时在北京广为流传,外界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进而不相信、也不愿相信38军会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大开杀戒 徐勤先最终被撤职、遭逮捕,后被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除了徐勤先,〝清场内幕〞中还提到消极抗命的陆军第28集团军军长何燕然和第39军116师师长许峰,以及许多〝迷路〞和弃枪〝逃走〞的军人 28军军长何燕然 据刘亚洲在《信念与道德》内部报告中透露,当第28军于6月4日清晨7时左右,在西长安街木樨地一带遭到广大民众拦阻时,在指挥车里带队的军长何燕然与政治委员张明春不但没有率队强行开进,反而顺势停滞不前 事后,军长何燕然和政委张明春遭降级处分,何燕然调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张明春调任吉林省军区副政委 吴仁华说,第28军在西长安街木樨地一带受到民众阻拦是事实该部队官兵们开始都不相信6月3日晚上和6月4日凌晨发生屠杀 一些年轻人跑到附近的复兴医院,高喊着:〝要血衣,要血衣,28军官兵不相信军队会向群众开枪〞这些人很快从复兴医院拿到很多血衣给28军的官兵送去 〝血的事实立即震撼了整个陆军第28集团军,导致军心涣散,许多战士气愤地撕掉领章,扯下帽徽,有的战士甚至把枪枝扔到了护城河里靠近木樨地立交桥约有七、八十辆车的军人全都下了车,弃车而不顾,整个部队几乎失去控制〞 到了中午12点半左右,戒严部队指挥部总指挥刘华清(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特地指令空军司令员王海,派了一架军用直升机飞到木樨地28军受阻部队上空,用高音喇叭反覆传达中央军委的命令:〝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还击!〞实际上是在公开下达开枪命令 但是,28军始终没有执行中央军委向天安门广场武力挺进的命令,相反,有一个战士(一说是退伍军人)开着装甲车,用高射机枪向传达命令的军用直升机扫射,把军用直升机打跑了 在六四事件中,像28军这样消极抗命的部队和军人其实不少,许多被认为是因为迷路而未能按时到达预定地点的部队,实际上是故意装做迷路,许多被列入失踪名单的军人,实际上是临阵弃械出走 〝清场内幕〞记述,当时在北京各处的护城河里都可以找到被军人丢弃的枪枝 116师师长许峰 在消极抗命的军人中,陆军第39集团军116师师长许峰也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第116师奉命向北京城内进军途中,遇到一批又一批群众的顽强堵截,整个部队的行进速度非常缓慢,于是按照预定方案改走另一条路线 当晚,师长许峰亲自带领一些参谋人员身穿便装,先头进入北京市区和天安门广场附近察看情况这时开始有消息在第116师官兵中流传,说是有的部队已经开枪杀人 〝许峰从北京市区回来后神态凝重,告诉大家说,现在收不到上级指示,你们也不用找我了说完这番话,就一头钻进了师部的通讯车里待着,再也不露面〞 随后,许峰带着部队一直在北京城外转悠,说是一直收不到上级指示 在许峰师长带头消极抗命的情况下,第116师除了步兵团(第347团)在团长艾虎生、政治委员刘建星的带领下,全体官兵上了刺刀,于6月4日凌晨按时抵达天安门广场,参与了天安门广场的清场行动其他各团一直到6月5日,才在其他部队的变相押解下到达天安门广场执行任务 许峰因为表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