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紫丹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作者:亓朴     |      日期:2017-10-02 12:08:09
孙中山将人类求生存不可缺乏的衣、食、住、行等方面的物质生活资料,与“求生存”的欲望、要求看成是互为体用的“原动力”,这正是他的“民生史观”属于二元论或唯心论的实质所在他不懂得阶级社会中的人,不仅是“群”,而且是划分为阶级的;他不懂得社会基本矛盾人与动物虽都有求生存的要求,但两者不能混同人是通过生产流动获得生活资料的,这就有一个生产资料归哪一个阶级的掌握的问题他不懂得(不是不懂得,而是不认同)生产决定生活(因为事实上正好相反,生产是由消费决定的!实业家不盯着消费而生产,就是盲目生产,就会亏本;农民不根据消费的需要来生产,就会应了那句谚语:“吃不穷,穿不穷 ,打算不到一世穷” “消费是什么问题呢就是解决众人的生存的问题,也就是民生问题”(《孙中山选集》,第825页)如果不是为了生活,人类就会“决定”不生产了因为人类对“生产” 并没有特殊的嗜好须知,生产只是为生活服务的手段,生活才是目的目的与手段,哪个更具有基础性呢下面我引用的是恩格斯的话:“目的比用来达到目的的手段要具有大得多的‘基础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503页)”“手段”需要唯“目的”的马首是瞻,手段的全部意义在于促成目的之实现如果说生产决定生活,那就成了手段决定目的),离开了社会生产资料所有制而谈生活资料的“公平分配”,必然流于空想(国父其实是这样说的:“我们要完全解决民生问题,不但要解决生产的问题,就是分配的问题也要同时注重的”,应采取“分配公平方法”【注:《孙中山选集》,第860页】)      1. 关于阶级斗争问题孙中山认为,阶级斗争不是社会进化的原因,阶级斗争是社会进化的时候所发生的一种“病症”[注6]由此,他认为,马克思主义把阶级斗争作为“因”,社会进化作为“果”是一种“倒果为因”的理论[注7]其实,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并不认为阶级斗争在人类一开始就存在,也不会永远存在下去马克思主义认为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仅仅同物质生产方式发展过程中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在近代,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确实是社会进化时所发生的一种病症据我直观得知,每当发生阶级斗争出现,就是社会出了问题,出了毛病在现实生活中,地主与农民、资本家与工人,在正常情况下,不仅是相安无事,而且总是阶级互助、友好合作的,只有或者是地主资本家为富不仁,或者是农民工人刁钻奸猾,双方才会起摩擦,即发生阶级斗争而斗争的结果,不管谁输谁赢,都是对社会发展起促退作用的,远至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近至共产党统治大陆60多年,实事都是历历在目,在在如此的总之是,在风平浪静的年代进步最快,阶级斗争激烈就带来灾难,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就带来浩劫,以致社会濒于崩溃难道竟会跳出一个社会的左愤,丧尽天良地诬指事实与此相反不成!至于导致无产阶级专政,那就不是一般的病症,而是社会得了癌症,如果手术不及时,那就只死不活事实昭然,无可反驳就连前中共中央宣传部长朱泽厚都曾反思道:“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劳动阶层会产生新的政治诉求,甚至组成政党但认为工人阶级应该掌握民主革命的‘领导权’,乃至主导人类的未来,却是马克思主义的神话”【见李洪林:《朱厚泽的精神财富》,原载《往事》第100期】)孙中山本人在进行民主革命时,也不自觉地采取了阶级斗争的形式,以期推翻清朝,建立民国显然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形态更替的直接动力,它的作用是不容抹煞的孙中山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不可能作全面理解,他把它作为一种“病症”,说是“倒果为因”,这恰恰说明,孙中山是以”“互助”的“社会主义”批评马克思主义的(虽然互助与竞争都存在,但毕竟在比重上,互助对社会的进化作用要大得多国父说:“ 人类进化之主动力,在于互助,不在于竞争”【《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423页】夫“主动力”者,主要之动力也又说: “物种以竞争为原则,人类则以互助为原则社会国家者,互助之体也;道德仁义者,互助之用也”【《孙中山选集》,156页】社会的进化既得益于互助,又得益于竞争,但毕竟以互助为主、为常态,这就是一个国家、民族、群体、家庭、单位人们之间,要大力提倡团结,说“团结就是力量” 的原因 ) 2. 关于剩余价值学说孙中山过分强调社会分配的社会化,以为这样就可以消除资产阶级的中间剥削在孙中山看来,剩余价值不是工厂内工人劳动的结果,而是社会上各种有用、有能力的分子共同作出的贡献他虽然认识到,“世界一切之产物,莫不为工人血汗所构成,故工人者,不特为发达资本之功臣,亦即人类世界之功臣也”[注8]但是,他又认为,“所有工业生产的盈余价值,不专是工厂内工人劳动的结果,凡是社会上各种有用有能力的分子,无论是直接间接,在生产方面或者是在消费方面,都有多少贡献”[注9]这里,孙中山在一个关键问题上,混淆了剩余价值与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特性(什么叫做“混淆了剩余价值与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特性”简直不知所云国父对剩余价值学说的评论是非常科学的,具有先见之明他不仅指出各种有能力的人,如资本家、科学家、管理人员对创造剩余价值都有份,而且他还认为:工人仅仅生产了商品,而制造出来的这些商品还必须经过商人的销售,最后由消费者购买了之后,才能产生剩余价值工人生产的产品如果没有商人的销售和消费者的购买,堆积在仓库里,最后商品只能变成废品,那就不能产生任何剩余价值这就是说,全社会每个商人、消费者,也都参与了剩余价值的创造他说:馬克思「把一切生產的功勞,完全歸之於工人的勞動,而忽略社會上其他各種有用份子的勞動」國父以為「所有工業生產的盈餘價值,不僅是工廠內工人勞動的結果,凡是社會上各種有用有能力的份子,無論直接間接,在生產方面,或者是在消費方面,都有多少貢獻」【《孙中山全集》第9卷,第370页】 1896 年,奥地利经济学家庞巴维克在《马克思主义体系的终结》中批驳了“剩余价值论”庞巴维克是这样表述的:鲁宾逊漂流到孤岛上,遇到了星期五星期五当时是用手抓鱼,一天能抓十斤鱼鲁宾逊租了一张渔网给星期五,条件是捉到的鱼要平分星期五用网一天能抓到100斤鱼鲁宾逊拿走了50斤,星期五得到了50 斤星期五说,马克思告诉我们,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这一百斤鱼都是我抓来的,是我创造的价值你不劳而获,剥削了我的50斤鱼鲁宾逊说,原来你一天只能抓到10斤鱼,现在用我的网,你一天得到了50斤鱼,这多出来的40斤正是我的网给你带来的,应该说是你剥削了我才对 国父在民生主义中说:“照马克思的研究,他说资本家要能够多得盈余价值,必须有三个条件:一是减少工人的工钱;二是延长工人作工的时间;三是抬高出品的价格这三个条件是不是合理,我们可以用近来极赚钱的工业来证明大家知道美国有一个福特汽车厂,那个厂极大,汽车的出品极多,在世界各国都是很销行的,该厂内每年所赚的钱有过万万至于那个厂内制造和营业的情形是怎么样呢不管是制造厂或者是办事房,所有一切机器陈设都是很完备,都是很精致,很适合工人的卫生工人在厂内做事,最劳动的工作,最久不过是做八点钟至于工钱,虽极不关重要的工夫,每日工钱都有美金五元,合中国钱便有十元;稍为重要的职员,每日所得的薪水更不止此数厂内除了给工人的工钱薪水以外,还设得有种种游戏场,供工人的娱乐;有医药卫生室,调治工人的疾病;开设得有学校,教育新到的工人和工人的子弟;并代全厂的工人保人寿险,工人死亡之后,遗族可以得保险费,又可以得抚恤金说到这个厂所制出来的汽车的价格,这是大家买过汽车的人都是很知道的,凡是普通汽车要值五千元的,福特汽车最多不过是值一千五百元这种汽车价值虽然是很便宜,机器还是很坚固,最好的是能够走山路,虽使用极久还不至于坏因为这个车厂的汽车有这样的价廉物美,所以风行全球因为这种汽车销路极广,所以这个厂便发大财我们用这个发财车厂所持的工业经济原理,来和马克思盈余价值的理论相比较,至少有三个条件恰恰是相反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是资本家要延长工人作工的时间,福特车厂所实行的是缩短工人作工的时间;马克思所说的是资本家要减少工人的工钱,福特车厂所实行的是增加工人的工钱;马克思所说的是资本家要抬高出品的价格,福特车厂所实行的是减低出品的价格象这些相反的道理,从前马克思都不明白,所以他从前的主张便大错特错马克思研究社会问题,用功儿十年,所知道的都是已往的事实至于后来的事实,他一点都没有料到所以他的信徒,要变更他的学说,再推到马克思社会主义的目的,根本上主张要推倒资本家究竟资本家应该不应该推倒,还要后来详细研究才能够清楚” 剩余价值一不是为工人所独创,二有不变资本参与,三不是马克思所谓的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所在,四不是使无产阶级贫困化,五不是促使中产阶级消灭;而恰恰是与他所说,反其道而行之他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论》第一卷第829页,一九七五年版)资本家所以应该被剥夺,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所以要被消灭;在马克思看来,这实在是天公地道、天经地义这就是“唯物史观”的反动逻辑!岂不知,正是这个“剩余价值”,用在扩大再生产上,发展科技、改进设备,促进了生产力史无前例的飞速发展,对社会作出丰厚的回报,使人类精神的、物质的、制度的文明蒸蒸日上;正是这个 “剩余价值”,用在纳税上和弘扬捐献文化上,巨额的社会财富使民富国强,打碎“无产阶级贫困化”的梦呓当年国父持“走着瞧”的态度说:“再推到马克思社会主义的目的,根本上主张要推倒资本家究竟资本家应该不应该推倒,还要后来详细研究才能够清楚”他总是重事实、重试验,不像马克思总爱偏激、武断、走极端于今,一切都已大白于天下,事实已如板上钉钉,作出明确无误的回答这便是,历史的车轮,已经无情地碾碎了马克思螳臂当车的声嘶力竭) 正由于孙中山不懂得()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说,所以他主张采取“分配公平方法”来解决民生问题他说:“社会之所以有进化,是由于社会上大多数的经济利益相调和,不是由于社会上大多数的经济利益有冲突”他把“互助”作为人类文明进化之动力但是在阶级社会里,不推翻剥削制度,是不可能做到“分配公平”的(现在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就是通过国家政策、社会福利、工会维权等措施,尽量做到分配公平的) 让我们来看看,现在大肆鼓而噪之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民主” 、被剥光了外衣之后,倒是个什么东东前中宣部部长朱厚泽,用八个字把它们的外衣剥个精光,曰:“既不‘社会’也不‘民主’”这简直就像《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里那个小孩一样,指着光屁股的皇帝说:“他什么也没穿呀!” 朱厚泽用朴素直率的语言,对这八个字作了如下说明:(原文不长,晓畅易懂,另加解释都是多余的) 什么叫“既不社会”啊我们是以社会主义作为目标的,我们是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的,实际上我们这个党,在取得全国政权以后,用国家把社会“吃”掉了,“国家”把“社会”吞没了,一切都听命于官方,听命于官员!从幼儿园管到火葬场,从婚姻登记就开始管,而且管到火葬场以后,人已经死了,我们的政府还要管到他(她)的子女、他(她)的后辈在谈到他(她)的后代的时候,还要看看他的祖宗、他的父母是个什么人,真是荒唐之极总之,国家代替一切 什么叫社会主义以社会为主义,为社会而主义,才叫社会主义!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社会的进步,为了社会的繁荣,为了社会的自主,为了社会生动活泼地自主向前发展我们反对过去的政权对社会的压制、统治、限制,所以我们是为社会解放而奋斗的一群人我们组成一个党,就是不满意原来那种国家对社会的统治、限制、专制!是为了社会解放,不为了社会解放,你搞什么社会主义啊 用政权控制社会,而把社会自身的发育和成长给弄掉了在用国家来代替社会的过程中,这个国家的政权从产生、授权,一直到它的运行过程,到它权力行使的监督,有没有民主没有民主!授权都不民主,权力的运行不是由政府和民间共同履行,权力运行的结果缺乏有力的监督所以说我们当今的社会是“既不社会,又不民主” 【见李洪林:《朱厚泽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