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泄密:六四军事政变的真正意图

 作者:尚芊     |      日期:2018-03-06 04:30:12
六四屠城时,有学生阻挡装甲车前进(网络图片) 西谚曰:可以长期欺骗一部分人,可以短期欺骗所有的人,但是,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李鹏六四日记》部分透露了邓小平在1989年4-6月的高层内部绝密讲话和行动的事实证实了“六四”不仅仅是血腥镇压学生运动的事件,而且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有领导的反改革的军事政变 一、邓小平调动大军发动武装政变,是为了压制、控制、对付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军委委员和人大常委,在枪口下被迫支持政变,避免衝击和干扰,才能更有把握 李鹏1989年5月19日的日记透露:上午10时左右,我们应邀到了邓小平处开会,参加会议的有陈云、先念、尚昆三位老同志,三位常委李鹏、姚依林、乔石,人民解放军三总部的迟浩田、赵南起、杨白冰,还有秦基伟、洪学智、刘华清三位老红军参加邓小平同志在会上谈了六点意见,他说: “四、开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任务就是解决中央领导问题,决定总书记和常委补充人选领导不能中断,以后再开中央全会加以确认……不超过40人,宁缺毋滥…… 五、新班子基本定下来李鹏继续当总理,我提出江泽民当总书记……” 这样,李鹏证实了,早在1989年5月19日上午10时,邓小平已正式定下来江泽民代替赵紫阳任总书记,并决定召开40人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形式上再通过一下 李鹏5月21日日记透露:“中午,我给邓处王瑞林打电话,提议三日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从组织上解决赵的问题晚上,邓小平处来电话传达邓的意思,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可以避免衝击和干扰,才能更有把握” 可见,邓小平直到1989年5月21日对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撤销赵紫阳总书记职务并无“把握”,认为会出现“衝击和干扰”,不能保证会议达到以江泽民取代赵紫阳的政变目的因此,邓小平5月21日从上午和晚上考虑和商议一整天的结果,决定改变他自己5月19日“领导不能中断”的部署:先开40人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以后再开中央全会加以确认”而是,“要等大军进入北京以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才能开得更有把握”把大军进京以后作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前提和先决条件 5月22日李鹏日记说,下午3时,李鹏请乔石、姚依林研究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方案,会议在一週后举行,主要是等待军队进入北京,形成必要的力量,保证会议有一个不被衝击的局面,会议才能开成;扩大会议中心是统一领导干部的思想,讨论如何坚决制止动乱,并解决赵紫阳的组织处理问题会后,促使中央和地方统一思想,保证行动一致 这样,大军进京就是为了控制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委员、中央委员、人大常委以及老同志在坦克炮口之下,五万解放军部署在天安门周围和中南海之内,哪个委员敢于反对邓小平的决定都不得不以愚蠢的忠诚和忠诚的愚蠢,屈服于武装政变的“大军面前”,成为自觉的或不自觉的从犯或共犯这样,在6月19-2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6月23、24日的四中全会,完成了李先念1988年同邓小平预谋倒赵,1989年邓小平军事政变的最重要任务——撤销赵紫阳总书记的职务,与会者都成了邓小平的从犯或帮凶写下了中共历史上最耻辱的一页 结论是,《李鹏六四日记》揭露了1989年5月19日、21日邓小平的决定,证明“六四”是一场赤裸裸的军事政变,调动国防大军进入首都,是为了防止衝击和干扰,使参与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委员、中央委员等在武力威胁下统一于邓小平的主要政变目标: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为赵紫阳定下支持动乱的罪名,撤销赵紫阳的总书记职务 因此,应当正式提出要求,由全国人大根据李鹏揭发材料,立案调查“六四”事件,公佈邓小平发动军事政变的真相,负责处理善后事宜 《李鹏日记VS.赵紫阳录音》一书(外参出版社)将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杜导正《赵紫阳还说过什么》、张良《中国六四真相》,与李鹏《六四日记:关键时刻》中对“六四”主要人物的不同叙述和评价,集中并列,以作对比 二、邓小平“六四”政变是有预谋、有计划的 李鹏日记透露,“六四”这场军事政变,是有预谋的实际上在1988年已经由李先念向邓小平正式提出,把赵紫阳搞下台 李鹏1989年5月28日的日记,记录了丁关根的谈话:“丁关根对小平同志的想法比较瞭解丁关根对我说,去年(1988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工会代表大会时,李先念同志找邓小平同志,谈了赵紫阳的一些问题小平同志当时已看清楚,赵是搞自由化的人,迟早非下台不可,但由于影响太大,一时又找不到合适人选,所以下不了这个决心今年(1989年)一月份,小平同志谈话,讲了‘格局不变’,就是说还不要动赵紫阳的意思耀邦逝世,学潮起来,4月25日邓与你们谈话,为动乱定性,态度明朗但有人颇有怨言,邓为此发了脾气,说关键时刻我不能不出来说话”丁关根特别指出:“5月17日上午,先念同志去小平同志处,与邓谈话,虽然已有让赵下台的意思,但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下午开会时,邓做了戒严决定,批评了赵,但还没有说格局要变,要赵下台到5月19 日,小平同志和陈云、李先念、彭真等几位老同志一起商量,才下了最后决心,让赵紫阳下台,并建议由江泽民同志任总书记”1988年在人民大会堂、 1989年4月25日、5月17日李先念三次找邓小平谈搞倒赵紫阳问题,证明这场政变是早有预谋的,李先念扮演了极为重要、又极不光彩的角色 5月28日李鹏日记又揭露:“关根同志讲的这一重大人事决策过程,陈云和先念同志也对我讲过类似的情况陈云和先念同志连续几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经过长期考察,他们先后向小平同志推荐江泽民同志任总书记” 这样,李鹏公开揭露了李先念、陈云和邓小平早在1988年就非正式决定赵紫阳下台,只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邓小平下不了最后的决心”而在1988 年以前的“连续几年”冬季在上海,李先念、陈云向邓小平吹风,推荐江泽民替代赵紫阳当总书记好一个“连续几年”!如果是从批胡耀邦的1986年算起,那末倒赵的密谋是“连续几年”的1986、1987、1988年就一直在进行的,由李先念为急先锋、前台出面,陈云作为后台支持邓小平,最后由邓小平拍板决定的倒赵阴谋,是早在1986-1987年,李先念、陈云策划,1988年李先念正式提出,1989年中国新年期间李先念公开在各地会见领导人员时点名指责赵紫阳这真是有计划有预谋有组织的政治动乱、政变的自供状!学潮不过是倒赵的藉口和机遇而已 5月31日李鹏日记透露,10时邓小平对李鹏说:“赵紫阳,不能留在政治局”10时半,“通知我到陈云同志处,陈云、李先念、杨尚昆、彭真、王震、宋任穷都在,一致同意赵紫阳不能保留在政治局,但对赵紫阳能否保留中委,仍有不同看法”这些人士,可能就是李先念讲的“第二司令部”他们几个人竟然有超越政治局、中央委员会的天大权力,同意或不同意赵紫阳保留政治局委员或中央委员因此“六四”主要目标,是撤销赵紫阳总书记职务,在5月31日这些人已经决定要把5月19日邓小平确定赵紫阳下台的最高指示按计划一步一步实施,并以20万大军的军事压力来实现 6月18日李鹏日记透露:“李先念和薄一波提出,对赵要一抹到底”“王震也来说,要取消赵中委资格”李、薄、王等老人决心要一棍子打死赵紫阳 动乱,按《新华字典》解释:动——改变原来的位置,乱——没有秩序,任意、随便邓小平、李先念没有秩序地任意改变原来的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位置,就是发动和製造动乱、支持动乱,以武装政变保证动乱中夺权李先念1988年策划、发动了倒赵的动乱,邓小平支持倒赵的动乱,为了保证更有把握实现阴谋,邓小平调动大军发动了武装政变,逼使政治局扩大会议、十三届四中全会的委员们在军事压力下支持邓李的动乱,举手同意倒赵的决议因此,根据《李鹏六四日记》的揭露材料,1989年发动与支持动乱的罪名应当放在邓小平、李先念的头上,绝不应放在总书记赵紫阳头上,更与年青的学生无关 结论:根据《李鹏六四日记》揭发材料,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背景是一场夺权斗争,改革与反改革势力争夺中共中央总书记权力的斗争李先念发动了倒赵的政治动乱,邓小平支持这场政治动乱在党内外压力下,邓小平决定调动大军支持政治动乱,发动反改革的军事政变,将赵紫阳撤职,达到了李邓发动的有预谋、有计划的倒赵为目标的政治动乱的目的 建议中纪委、中共中央立案审查邓小平、李先念等人违反党章、製造打倒合法的党中央总书记的政治动乱、调动国防军支持政治动乱的错误与罪行复查后撤销十三届四中全会强加于赵紫阳“支持动乱”的错误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