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13省市制作16年 中共国家机密全球首次面世

 作者:莘骠     |      日期:2017-06-07 13:30:14
完成全球首本中国刑事审讯研究著作 中大院长:中国没有司法公义 中文大学法律学院院长麦高伟与研究团队埋首16年,完成全球首本中国刑事审讯研究著作该书透过司法人员爆料,揭露大陆司法黑幕:法官判案必须遵循上级指示,检控官令被告入罪才能稳袋花红,法庭对疑犯遭严刑逼供视若无睹麦高伟以「中国没有司法公义」作总结,但仍然希望与大陆当局「保持对话」,推动大陆法律改革记者:白琳 法律社会学研究权威麦高伟( Mike McConville) 1994年着手研究大陆刑事审讯,著成《 Criminal Justice in China》一书,本月出版研究团队造​​访大陆13个区域,包括东部沿海发达城市及西部落后地区,旁听了227个审讯,涉及335名被告,并分析1,144个审讯档案该书又访问88名法官、 96名检控官及83名辩方律师麦高伟在书中前段坦言研究因涉及「国家机密」而变得困难 法庭判案 跟从党的决定 今次审讯个案集中于初级及中级人民法院麦高伟解释,研究旨在窥探大陆日常判案手法,非针对颠覆国家等敏感案件,「即使我们没有触及特殊案例,但整体结果仍然令我对大陆司法制度很失望」 虽然大陆当局法定拘留期仅37天,但该书查阅的审讯档案之中,两成个案超过此拘留期,有个案甚至被拘禁两年 95%个案的疑犯经过一次或多次盘问后「认罪」当被告在庭上呼冤遭警方严刑逼供,大多数法官假装听不见或要求拿出证据,麦高威慨叹:「我们研究的个案当中,没有呼冤的个案获司法机关跟进唯一途径只是向警察投诉警察打人,有用吗」 受访法官爆料称,审讯完毕后,必须请示审判委员会及中央政法委员会才能判案,每个裁决都是司法机构及党的「集体决定」,法官毫无判案自主权检控官又坦言,工作目标是令被告罪成,若失败或不受理警方提出的检控个案,将会失去花红或影响晋升机会,甚至被怀疑受贿受访律师又向研究人员慨叹,近年司法环境越来越差,个别律师甚至放弃刑事案件,只接民事诉讼的生意,担心步同行后尘,处理敏感案件时「被失踪」 麦高伟批评,每层司法人员漠视法治的劣行环环相扣,最终导致疑犯在不公平情况下被判罪成,「被告根本不能接受公平客观的审讯中国根本不存在司法程序公义( procedural justice)」他了解大陆有司法人员担心法改或导致制度崩溃,但外国经验证明改革才能重建司法公信力他对中国前景不感悲观,最重要是当局肯与外界保持对话,「学者经常希望透过研究文献影响社会,大陆当局毋须为此感到尴尬难堪一切争执平息之后,司法人员总要面对制度缺失」  学术研究 无惧当局施压 此书击中大陆政治地雷,出版前曾否遭中共当局施压麦高伟说:「我的答案很直接:没有受压如果你问我怎样应付这种压力,我会答:毋须理会这是学术研究,向大众公开尤其重要」 话你知:法律社会学国际权威 一手创立中文大学法律学院的麦高伟,是法律社会学的国际权威, 2005年加入中大前,大部份时间在英国推动法改工作,「成功争取」扩大法援制度、引入警察盘问证人时需要进行录影他表示即使是英国这样先进的国家,百多年前法律制度仍存有很多漏洞,需要不断提升完善 他曾经研究及发表多篇对法律界影响深远的论文,包括辩诉交易、陪审团审讯及法律史,又在拉脱维亚、马拉维、土耳其及秘鲁等正在经历社会重大转变的国家,从事咨询顾问工作,亲身体验「变天」 大陆法官及检控官受访语录 法官: 「法官不是最终裁决者在内,我们受制于行政机关在外,我们遭上级法院施压」 「太多问题牵涉人际关系和人为干扰就算被告清白,我都不能自行裁决」 「严格来说,法官必须不偏不倚但从现实角度看,警察、检察院及法庭是一家人,对被告确是不太公平」 「我们确实偏帮检控官,经常打断(辩方)律师发言如果辩方陈词过长或抓不到重点,我不会让他发言」 检控官: 「我们希望每宗案件的被告都被判有罪一单失败个案会导致我们失去花红,整年的努力就白费」 「整体法治环境很坏就算被告的控罪太微不足道,如果我胆敢反对检控,就会有人怀疑我受贿」 「没有提出检控的个案均须上报,上级每年审视我们有没有滥用『不检控』权力」 公安恶行 脱衣羞辱 屈打成招 大陆司法制度充斥黑狱、冤狱 《 Criminal Justice in China》的研究人员发现,不少被捕疑犯均声称是公安严刑逼供下认罪;公安盘问疑犯口供时又禁止录影,阻挠被告的律师在场,很多疑犯惨被屈打成招 说谎反免皮肉之苦 公安最常见的拷讯方法,是殴打疑犯,对他们拳打脚踢,或捉着他们的头硬撼墙壁,打到他们「认罪」为止部份疑犯更被命令脱光衣服,遭公安尽情羞辱有疑犯投诉,每当他们说出真相,即遭公安狂殴,说谎反而免除皮肉之苦不过,疑犯在法庭上向法官或检控官作出投诉时,往往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追究 除了屈打成招,疑犯的法律权利也毫无保障有疑犯指公安不肯让律师到场,又拒绝在盘问时录影;有疑犯录取口供后,公安拒绝让他观看口供内容,只强迫他签名作实 研究背后 访 13省市 制作 16年 大陆受访法官爆料称,审讯裁决多是「集体决定」,制造无数冤案资料图片 耗时16年制作的《 Criminal Justice in China》,研究团队走遍大陆13个省市的法院搜集案件资料进行研究,并面对面访问了多位大陆法官、检控官及辩方律师,取得大陆司法制度最阴暗的第一手资料 研究团队2001年起到大陆13个省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及初级人民法院进行案件资料搜集,又透过所认识的大陆法律学者做中间人,介绍他们接触大陆的司法人员 大部份人对于接受访问均显得抗拒,研究人员一般要花三至四星期,与对方慢慢建立关系,取得信任后,再安排共晋一顿午膳或晚膳,才能从对方口中套得一些有用内情 司法人员即使答允接受访问,也一律拒绝录音,并要确保身份绝对保密,而且必须单独受访,远离法院,不会跟其他同事一同受访部份人被问及什么是刑法公义,只搬出一个官方答案:「我从来没想过这问题」 大陆司法审讯荒唐事例 事例一:哄骗认罪 检控官问被告是否承认意图谋杀,被告称不知道,又指没看过认罪书检控官问:「为何认罪书会有你的签署和指模」被告答:「我不知道那张东西什么意思我是文盲」 事例二:拷打逼供 控方律师在庭上向被告读出警察盘问记录,「你确认没有被人逼供,又说警察对你很好警察很关心你的健康,你饿就给食物,渴就给食水」被告回应:「我从没说过这些话我被人拷打才签名」 事例三:无视严刑 被告在庭上声称遭警察虐打,法官问有没有证据被告揭开衣衫,露出身上疤痕,法官视若无睹继续审讯;另一审讯被告透露警察撰写认罪书,再逼他手抄检控官继续盘问,「无论如何,你确实曾经袭击受害者,对吗」 事例四:慵懒法官 主法官主持审讯时,旁边其他法官经常做其他事件:参阅其他案件文件、接听手提电话,甚至打瞌睡或步出法庭吸烟有法官除下官袍,审讯期间穿 T恤研究人员发现此现象在审理严重罪行个案时也会发生,接听手提电话尤其普遍 事例五:拒人作供 涉嫌蓄意伤人的被告表示有证人愿意出庭作供,证明被告与受害人家庭的关系并不恶劣检控官向法官确认该证人曾经录取口供法官遂拒绝证人上庭:「口供都有了,干吗还要上庭」 事例六:喝骂被告 辩方律师问被告用砖头袭受害者多少​​次,对方答只有一次法官听不清楚大声喝骂:「说大声一点!我们要笔录!」其后被告不想认罪,被询问对控罪有没有异议时一度静默,再遭法官喝骂,「你要答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