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暗涌神秘绑架外逃贪官潮 十八大权斗毒焰燃烧

 作者:谢庸     |      日期:2017-07-04 10:42:14
《前哨》杂志2011年5月刊的一篇文章:《美加澳暗涌神秘绑架外逃贪官潮——十八大卡位战毒焰燃烧 赴境外狂搜索政敌罪证》近年来,中共贪官外逃已成潮流这些人在中国大陆贪占巨额赃款,到海外依旧锦衣玉食然而他们真的就此高枕无忧了吗今天这篇文章就为我们揭示了中共外逃贪官的一部分真实状况下面我们邀请【名刊话坛】嘉宾洪川为您讲述贪官们光鲜生活背后的另一面  节目长度:13分25秒  下载mp3(16k) | (128k) 洪川: 自邓小平时代的“官倒”开始,到江泽民时代的无官不贪,再到胡锦涛时代的无贪不巨,可以说打着为人民服务幌子的各级共产党干部,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在共产党的体制下,贪官们可以为所欲为,想怎么贪就怎么贪,抢着升官发财成了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具体手段,为了牟利,党员们谁不想当官 但是,这些被百姓视为污秽的“茅坑”早被占满,要想当官就得抢于是,从乡镇到中央,恶斗不止,争位战、卡位战等等,如火如荼当前,免死金牌似乎仅局限于 政治局常委,其他中共干部,只要贪污的证据确凿,都难以逃脱被敌手至于死地的局面,用打贪污来清除敌人, 十足成了共产党肮脏政治的一个重要部分陈良宇身为政治局委员,尚不能逃脱罗网,等而下之的省部级、市局级、乃至县团级的中共喽罗们,更是没有安全的把握于是在中共体制内,逐渐形成了贪官的一个实用模式,那就是,有权在手拚命捞,见势不对闪电逃 那么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中,究竟有多少贪官挟款外逃呢2004年有官媒称,据商务部统计,中国外逃贪官数量约四千人,卷资五百亿美元;而2006年审计署改口称,外逃的经济嫌犯仅约八百人;到了2010年,商务部新闻办再次反口,说从未做过正式调查、也从未发布过此类报告贪官外逃在中共内部是个极敏感的话题,因为这牵涉到中共当朝大元,所以最明智的方法就是避而不谈然而在大洋的另一岸,美国的洛衫矶、加拿大的温哥华,八十年代时华人主流是港人形成的“小香港”,九十年代时华人主流是台胞形成的“小台湾”,而如今,不经意间纷纷变成了满城卷舌音的“小北京”有研究中国移民的学者认为,三十年来外逃的中共贪官数量应在八万以上,人均挟款在人民币一亿元以上, 也就是说,外逃总款额在八万亿以上 主持人: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嘉宾洪川正在选播《前哨》杂志推出的文章--《美加澳暗涌神秘绑架外逃贪官潮》下面请继续收听,中共外逃贪官在海外的生活 洪川: 外逃的中共贪官中,少数会挑选独裁贪腐的南美、西非等国家,也有的利用东南亚做为紧急出境的跳板,然而绝大多数在中共血旗下宣过誓的所谓“无产阶级先锋队战士”们,投奔的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模范国度,以美国、加拿大和澳洲为首选手握数辈子也花不完的巨款,这支中共海外贪腐兵团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呢曾有人撰文说,他们大多深居简出,惶惶不可终日;也有人描述,这些身处“乐园美国”、“桃源澳洲”、“天堂加拿大”外逃贪官,锦衣玉食,豪宅名车,头等舱飞遍五大洲,豪华轮 游尽四大洋,等等等等 这批深通中外行情的老狐狸们,早已为自己买下了双重保险一方面,通过投资或投亲,获得了所在国的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另一方面,他们向中共当局做出承诺和默契:保证不反党, 同时,也是最关键的,就是绝不外泄、决不攀咬、决不扩散、也决不揭发自己所掌握的情况,只要自己和家人不受到威胁,在海外的生活不受破坏所以,中共高层 非旦 不敢向这些人下手,还要千方百计消除他们的疑虑,维护他们的安宁外逃贪官们因此有恃无恐,利用从国内千百万的房奴、股奴、地奴同胞身上搜刮的民脂民膏,享受着世界上最先进的物质和精神文明然而自去年开始,一股神秘而 来势凶猛 的绑架之潮 悄然潜入贪官们的世外桃源,巨资打造的海外天堂,一夜之间变成了惶恐绝望的地狱 主持人: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嘉宾洪川正在选播《前哨》杂志推出的文章-《美加澳暗涌神秘绑架外逃贪官潮》下面请继续收听,使得买定双重保险的外逃贪官们遑遑不可终日的绑架潮有着何种神秘背景 洪川: 绑架潮令外逃贪官们人人自危,求告无门因为他们深知,这决非是一笔赎金便可了结的勒索;并且松绑之日决不是厄运的结束,相反,恐怕是下一个劫难的开始,继而永无宁日 在加拿大温哥华的本拿比 镇,有一座圆柱形的高层公寓楼, 名叫丽晶大厦,几年前赖昌星曾居住在这里的17层四年前,陈某一家住进了这个公寓楼把房产经纪人吓了一跳的是,陈某一次掏出五十万加币,现金成交了一套公寓做为大陆中部省份的一个市级贪官,陈某在加拿大过了几年低调的生活去年,他看好了温哥华西区的一座依山傍海的别墅,便打算把丽晶大厦的公寓脱手一个初秋的中午,一对金发碧眼、笑容灿烂的男女来到陈某的住所看房随着金发女子自如地关上房门,陈某突然感到胳膊一痛,双手已被反铐起来,就在他的惊恐叫声还窝在喉咙时,嘴巴已被封上了一块胶布随后,西人男子拿出一根皮绳,把陈某牢牢绑在椅子上五分钟后,进来三个工具齐全的“泥水匠”,全是华人,团团围定陈某就是一顿拳脚之后,一个斯文一点的“泥水匠”开口了,“你知道某某某是怎么死的吗” 只这一句,已令陈某感到一阵寒气透彻脊髓接着他从“泥水匠”口中得知,自己的儿子已被他们绑架,并且自己大舅子的巨额贪污一事也全部被他们掌握此刻,陈某在颤抖和冒冷汗之余,只有听喝的份儿了,而合作的内容并非是要付多少赎金,而是要他交待一名与他关系密切的中央大员的贪腐罪证,必须提供 [具体细节,原话原文,真人旁证,批文号码,要形成文字]在订好了上交“揭发材料”的时间和地点后,绑匪们从容离开临行前:一个剽悍的“泥水匠”冷笑着对陈某低语到:某某某是怎么死的,别忘了! 美国洛杉矶的新港滩是一个豪宅区,每一幢房子都超过百万美元,近年来成为中国新富豪的云集地林某在这里置业七八年了,拥有一幢九千平方英尺的别墅林某是东南沿海某省人,改革之初是某市文教系统的处级干部八十年代中,他毅然辞职“下海”,利用其广泛的人脉、从“倒批文吃差价”,到圈地卖洋车,再到股海弄潮,涉足众多领域不到十年功夫, 他便敛财逾亿去年初秋的一天,林某在唐人街品尝家乡菜后,被绑进了一辆黑厢车,而“绑匪”立即让林某明白,他们既不是美国的调查人员,也不是求财的华埠黑帮,而是一群不择手段、没有任何底线的杀手绑匪索要的东西,则是一名中央大员的资料林某因深知中共的内斗之情而不得不低头,提供了这名当朝大员无法洗清的文件实物及第一手人证这样一来,林某陷入了双重恐惧,如果不满足绑架者的要求,刹那间可遭撕票、人亡家破;现在满足他们的要求,另一方的灭口追杀可能会随即而至 令陈某、林某绝望之处在于,绑架潮的真实原因是十八大前的中共内部争位大战,青帮或曰团派也好,沪帮或曰江派也罢,派系中尚无一家独霸,正面临恶斗的火热阶段,其结果无非是某派抢来几个位,某派不得不弃几分利然而当恶斗后的交易达成后,陈某、林某等可能就会被旧主子清理门户,灭口除根的噩梦即刻降临 主持人:听众朋友,现今的中国大陆,各级官位争夺战越演越烈,无所不用其极利用外逃贪官奇袭政敌成为常规武器,硕鼠们能不人人自危吗就这一波“十八大争位战”延伸海外的绑架潮,仅美、加、澳三国,已发生近二十多宗不过,想想那些追乞欠薪无果而自焚惨死的民工,想想那些含苞未放便凋零于瓦砾之下的儿童,这些外逃贪官的厄运或许正是对其残害人民罪行的报应吧,相信每位听众都会有衡量善恶和福祸的准则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主持人余音【名刊话坛】节目到这里又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