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街头惊现《告中国人民解放军书》为何很诡异

 作者:艾田叟     |      日期:2017-10-04 02:36:16
(此《告中国人民解放军书》基本都是毛派观点和看法无限拔高中共还把中共分成改革开放以前的和之后的此文在推崇改革开放前的中共时,完全引用中共宣传的党史和近代史,与真正的历史不符同时海外中共的网站都有完全转载非常诡异有网站号称作者是茉莉花革命发起者阿波罗网编者注) 网友评论: 奇文,前半拉像老左,后半拉像运运,宁汉合流了 多维新闻,又在玩小孩玩尿泥的游戏 “8964北京大屠杀”22周年前夕,互联网流传,北京街头惊现以“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名义发出的《告中国人民解放军书》公开信称中国之殇远胜中东、北非,号召解放军起义目前无从考证这份公开信的出处 《告中国人民解放军书》 1929年8月30日,33岁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澎湃,在上海被国民党政权杀害据中国共产党党史记载,澎湃在狱中身受酷刑,手足俱折,但为了信仰,他矢志不移,慷慨对敌,从容赴死回首历史,在中国共产党打天下过程中牺牲的党员中,澎湃无疑是最特殊的(阿波罗网编者注:澎湃的真实情况,请参考扩展阅读) 大地主出身的彭湃在大革命初期,召开佃户大会,烧掉地契,把自家的土地全部分给农民他在家乡广东海丰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被毛泽东赞为“农民运动大王”澎湃表白:我即现社会制度的叛逆者,但我不是生来就喜欢闹事,而是由于政府的黑暗 时光如电在他就义的80年后,中国共产党建党90年之际,中国人民发现,被千千万万个澎湃用生命和鲜血打倒的压在中国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国民党政权四大家族如今变身为中国共产党的四十大家族有过之而无不及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这一部分人是以中国共产党的领袖、领袖的家族、领袖的小集团的利益为三个代表这是一个具有嗜血特性的寄生集团:由政治权贵、中小政治利益者以及体制内人数众多的食利阶层组成 中国民谚曰:张家有财一千万,一个富翁九穷蛋 看30年改革所取得的辉煌业绩,不过是在经济体制上划了一个小口子,像病人忌讳死亡一样回避政改,这直接导致一个恶果,那就是中央、省、市、县、乡、村的各级党委一夜之间无官不贪形同盗贼,而对于国民的选举、医疗、住房、子女教育等基本生存权益,政府基本处于失控、不作为的状态相反,各级政府还要通过股市、地产、医疗等垄断行业制造国家骗局对民众敲骨吸髓 到了执政末期的中国共产党如今成了几千政治权贵压榨中国民众迫害民主法治的代言人其利用中国的人口基数、对社会、自然资源的疯狂破坏与掠夺、玩弄货币政策统计数据制造中国经济腾飞的笑话 这个本应忠于人民的党和政府,不再以人民的利益做为根本,而放任鱼肉人民生命财产的各级政府甚至黑社会横行国家,整体性地站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他们的行为只能招致经济社会的混乱、历史的灾难和人民的万古唾弃 他们早已忘记当年毛泽东为了天下苍生带领100杆破枪上井冈前在永新三湾的谈话:不愿意革命的站到左边,放下枪发路费回家;愿意革命的站到右边 亲爱的战士们,看一组数据吧: 三大战役: 淮海战役,解放军阵亡25,954人,伤98,818人,失踪11,752人,合计136,524人 辽沈战役:解放军阵亡14,009人,伤53,328人,失踪1,874人,共69,211人   平津战役:解放军阵亡7,030人,伤31,478人,失踪936人,共39,444人 战士们,你们是人民的儿子,你们是父母的儿子人民的军队不是背叛无数革命先烈的中国共产党特权阶层的鹰犬、看家护院的家丁,更不是卡扎菲一天1,000美元报酬的国际雇佣兵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毛主席在延安对刘志丹的“干娘”说,干娘,如果有一天,我们这些人再骗你们,那我们就是忘恩负义的新恶霸地主,你们就再像志丹、子长他们那样,聚众造反,把我们这些不屑子孙打倒! 亲爱的战士们,100年前,在武昌,一个营的兵力,一声枪响,结束了丧权辱国的清政府 今天,谁向这个人类历史上的衣冠禽兽集团——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共产党开第一枪呢 苍天拭目 1989年,这个党为了一家一姓的利益开天辟地的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在天安门广场屠杀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们,给病入膏肓的政权做了一个大手术,又活了20年而今天的中国之殇远胜中东、北非,独裁的中国共产党政权已属在劫难逃 逆天意、民意螳臂挡车者,人不能除,天必诛之 绝大多数中国人民于2011年 扩展阅读: 大地主出身的彭湃加入中共成农民运动大王的惨剧 http://www.aboluowang.com/life/data/2010/1121/article_43881.html 中共元帅徐向前在回忆彭湃时说过:“……彭湃也有弱点,主观、急躁,有时‘左’一些,这同革命初期经验不足有很大关系” 徐向前所说的“主观、急躁,有时候‘左’一些”是指什么呢他没有具体讲,但实际上是指彭湃的激进据海陆丰人将,彭湃在带领农民和士绅斗争时杀人是很厉害的,有时候竟然会给农运“积极分子”们限定杀人数额和指标彭湃曾经厉声疾呼﹕‘把反动派和土豪劣绅杀得干干净净﹐让他们的鲜血染红海港﹐染红每一个人的衣裳﹗’他效法明末张献忠发布‘七杀令’﹐下达每一个苏维埃代表杀20个人的指标海陆丰暴动后有一万数千人被杀﹐甚至出现复仇者吃人肉﹑吃心肝的现象烧杀之惨烈﹐令人心惊胆颤”在这种政策下,显然会伤害不少无辜之人因此,海陆丰的家族之间仇恨余韵延续至今,暗中还有潜流在涌动着 以暴易暴的结果就是导致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仇恨,到了“文革”时,这种报复落到了时任海丰县委书记的彭湃96岁的高母、长子彭洪和堂侄彭科身上:彭母被辱骂为“地主婆”、“慈禧太后”,日夜挨批斗;身为海丰县委书记的彭洪被以与彭湃有过历史“阶级仇恨”、某小学老师出身的“造反派”头头率人追杀,躲进深山后终于被搜出,当场就被砍掉了脑袋为了宣泄仇恨,造反派们还将彭洪的人头裹起,让时任海丰县委副书记的彭洪妻子背着游街示众彭洪妻不知所背的物体正是丈夫的人头,因此回家打开后顿时惨叫一声,晕死过去,自此精神崩溃,成了疯子 彭湃的堂侄彭科也被砍了头,悬挂在海丰县城楼上示众三天之久 ——大地主出身彭湃献身中共 祸及儿侄等3000多人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