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望郑恩宠沈佩兰突被捕 与压冤民大同盟有关?

 作者:储铱礓     |      日期:2019-07-15 01:08:01
前往郑恩宠家被粗暴阻拦的上海访民沈佩兰,翌日突然被公安拘留被官方隔离的郑恩宠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曾表示根据他的分析,重点访民将面临更严峻的打压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报道 上海访民沈佩兰周四傍晚被公安口头宣布以聚众闹事行政拘留十天,据称所指是五月份一次上海访民在郊区的聚餐相熟的朋友另一位访民蔡女士转告本台:“昨天六点多钟沈佩兰被送到浦东看守所时打电话给金月花,说口头宣布拘留十天,但没有任何手续,她不肯下车,后来联系不上了,听说今天她丈夫去派出所要手续也没给说是因为马桥镇那次聚会,但我们知道是因为世博会的清场”    近期多方消息显示,上海当局将冤民大同盟定性为三反组织并称已汇报中央备案,曾经公开加入的一百多上海访民名列重点对象而另外九百八十多个稳控对象则近期纷纷被找谈话,警告与大同盟成员划清界限   而此次被拘留的沈佩兰就是去年十二月中国冤民大同盟在香港登记成为法定社团之时 ,在香港的三十八名上海访民之一另一位访民王女士认为她此次被捕与此有关:“肯定有关,就是冤民大同盟的名单,她也是三十八人名单里面的嘛!”   被捕前一、两个小时沈佩兰才接受过本台采访,讲述她周三前往探望被软禁中的维权律师郑恩宠时遭看守者粗暴阻拦的经历,而普遍分析,探望郑恩宠是导致她此次被拘留的直接诱因   处于家庭监狱中的郑恩宠被很多上海访民视为可靠的法律顾问,由于官方不准他外出,家里电话、手机全部不能使用,访民们只好上门探访求助,而准不准进门则取决于当局这种困境下,在本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郑恩宠表示希望借媒体把他对维权局势的分析、以及对访民的建议传达给有需要的人   郑恩宠:“我认为上海政府对冤民大同盟做过调查报告,定了性,也向中央备了案,对于以后的抓捕也备了案最近也有很多人来问我这个,但我无法对每户上海访民都接待我也想透过你们媒体来对访民说一下我的个人看法首先政府对信访是什么形势,是否有诚意跟你解决问题,现在没有诚意;就算他政治上有诚意,他们也没有钱来给你解决一套房子就一两百万,一千多户上北京的属于上海市重点访民,还有每个区的访民,还有有街道级别的访民;如果光解决了一千多个市级的访民,区、和街道级别的要升级的!他们会想,他们去北京上访给解决,我为什么不给解决所以上海市政府骑虎难下”   郑恩宠还结合上海当局近期为大学教授以及一些老右派加工资等事件,分析市委书记俞正声的稳控策略   郑恩宠:“还有好多高级访民,上海大学教授、副教授认为待遇太低,他们也在通过写信、内部串联来搞;结果凡是副教授以上的,这次一次性加工资两千块以上还有另一件事情,上海有个老干部老右派,曾做过老干部局副局长,最近他加了四五千块工资,一个月超过一万块钱了!他自己都说‘这个钱用不了用不了’现在俞正声在考虑什么问题反正老同志老右派很少了,我给加五千块钱口袋里也掏得出把老右派的嘴给堵住,把教授的嘴给堵住,访民我不怕你,你人数再多,不会写、不会讲,影响有限,俞正声主政思想就是这个这个情况下我得出个结论,普通工人农民弱势群体访民的问题,政府拿不出钱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