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女孩被奸杀 凶手被轻判 父母喊冤

 作者:桓踮劝     |      日期:2019-07-15 11:04:01
案件最新进展:  2008年7月10日凌晨,罪犯刘高举爬入迪子的房间,掐住她的颈部3至4分钟,待她没有呼吸后再实施强奸迪子在冰柜里躺了一年后,于今年7月火化    案件经过一年多的审理,于10月14日收到判决书,罪犯刘高举被判了死缓判决书里部分内容让我们实在想不通!等了一年,折磨了一年,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我们有太多的地方想不通!    现在,东莞市检察院已经明确表示不予抗诉我们只能自己申诉风烛残年的我们,只能拖着绝症的病体四处奔忙,路途遥遥,荆棘丛生,申冤的路在哪里,我们看不到…… 案件回顾: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即被害人是我的邻居小妹妹、一个非常聪明漂亮可爱的小女孩——迪子五年没见过她了,今天却得到她的死讯消息传来,我们全家震惊、愤怒了,她才十一岁啊,还那么小,还来不及多看一眼这个世界......    话还得从迪子出身时说起迪子有一个哥哥,生于1978年,于1995年被一群社会恶少打死,其父母及伤心欲绝,奶奶更因失去孙子悲伤过度而死在亲人朋友的鼓励下,当时年事已高的父母四处求医才于98年生下了她她是带着父母的希望来的,可以说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她就被赋枇艘桓鲳任,修补这个已经破碎的家庭谁曾想到,这一切在十年后被再次打碎了?br>   曾经那么漂亮可爱的迪子,现在却躺在冰库里忘不了98年的夏天,她带给我们许多的欢乐,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年抱她时的情景,她还拉便便在我身上不说了,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换不回迪子了,只等着早日抓到凶手,把他撕个粉碎!!!   ----------------------------------------------------------------------   附:被害人父母陈述    2008年7月9日晚,迪子洗完澡后11.40分就已经在一楼的楼梯间的床上睡着看电视,我妻子就去洗澡去了洗完澡下楼已是零点钟了,这时住隔壁出租屋的小女孩过来了,坐在迪子睡的床边看电视,我妻子就问小女孩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小女孩不作声,也不走,12.20分钟时,我妻子又催她回去睡觉,并说“迪子今晚不到楼上睡,就跟我一起在下面睡”,又问迪子,这女孩是不是想跟你一起上楼去睡,迪子也没作声,也没起来在大约午夜12.30分时迪子坐起来了,那个女孩见迪子起来了,就起身往外走,迪子拿了楼上房间的钥匙跟那小女孩后面跑到约40米远的小超市去了一下,也没买东西,和小女孩一起回来了,直接上楼睡觉去了当他们去小超市时,小女孩的爸爸也在小超市,大约深夜一点钟,我妻子上楼关路灯时顺便推了他们睡觉的门,门是锁得好好的,于是我妻子就下楼睡觉了    7月10日上午8.30分钟我妻子起床的,在门口打扫卫生,洗衣服.,约9.40分我妻子看见那小女孩从他住的出租屋走出来在门口玩,我妻子就问他迪子怎么没起来,小女孩说:“迪子要我先下来,她还要睡一会”因女儿已放假不上学就没在意,我妻子洗完衣服后,大约十点半钟左右,我妻子上楼叫女儿起床,发现门半掩着,推开门一看,女儿仰在床上,面色青紫,口吐白沫,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双手弓于胸前成挣扎状,下身裤子上有一块血迹,其状惨不忍睹我妻子当场昏死过去,是旁人拨打了120,医生来后判定已死亡多时,应属非正常死亡,有被奸杀之嫌,并拨打了110两女同睡一床,一个惨遭杀害,一个毫发无损,而且不说实话协助破案还撒谎,这唯一的证人,女孩一家已回到四川老家          早在解放前,我父母流落到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落户1959年父亲去世时,当时我母亲45岁,我只有8岁,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至70年我参加工作1977年与妻子结婚后生育一儿子,几代单传的我们领取了《独生子女证》1995年6月17日,17岁的儿子到同学家去玩,无端被一伙社会恶少打死,事后这伙恶徒虽都落网,但直到现在连安葬费一共三万元的民事赔偿我们还没有全部邻取到老母因失去孙子悲伤过度而死痛苦之余,在同事们的劝说下,我们又鼓起了生活的勇气,经四处求医在1998年元月17日,时龄44岁的妻子生下一女儿迪子由于丧子的忧伤及高龄生产,妻子第二年就患上了肝硬化及腹水,失去了工作,即没有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一分钱的药费报销每月仅靠我三四百元的工资维持生计    到2001年内退时每月只有二百五十元的生活费还不能准时发三岁幼女要哺养,妻子治病保命,都需要钱生活根本无法维持,无奈之下只好携妻带女南下东莞谋生不会电脑自费学电脑,50多岁工作不好找,就托亲朋好友帮忙找,03年元月通过熟人介绍才在东莞大朗高英一私企打工,后来在圆洲打工    在一个单亲家长大的我是多么渴望有一个健全温暖的家,建立一个充满骨肉亲情的家庭对我来说显得多么的珍贵,但罪恶的黑手让我们的家庭生活变成痛苦的回忆    苍天啊,你睁开眼看看吧,我们诚以待人,与世无争只想有一个健全的家庭,错了吗让我们的儿女能享受这五彩缤纷的生活不行吗我们弱夫癌妇生存的希望被撕碎了,没了,如今泪已干,心已死,灯枯油尽,风烛残年了,现在案发已一个多月,女儿的遗体至今在冰库里,不能安葬不知何时能破案,我们不希望死不瞑目,含恨而去政府是百姓的父母官,不找政府我们还能找谁,我们跪求政府和公安部门迅速破案,严惩凶狠残忍的杀人凶手,为我女儿报仇雪恨,并请求政府解决我们的困难,让我们在离开人世的时候能闭上那满含悲痛和忧伤的泪眼总之我们横下一条心,我们向天跪,向地跪,向各级相关部门跪,案子一日不破,我们就逐级一日跪求不止,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被害人父母    2008年8月1日      图:迪子的照片:             案件判决书:                10日早晨,大朗高英村一出租屋内,一名11岁的小女孩吴迪被歹徒杀死在卧室内,而同室的另一小女孩躲过一劫,安然无恙        (详见本报昨日A13版)        事件回放        本报讯 (记者 王维)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大朗高英村87号,见到了被害人吴迪的父母,他们的情绪此时稍稍平静下来,但是一谈到吴迪,他们十分悲愤目前,大朗警方确认吴迪是非正常死亡,尸检正在进行中其父母怀疑女儿被奸杀        吴迪的妈妈钟火荣今年54岁,44岁时才和47岁的丈夫吴礼海生下吴迪,全家一直把她当作掌上明珠一样2003年全家从湖北来到东莞谋生,小吴迪当时被安排在东坑丽晶小学读书,四年级的时候转到东坑旭日小学继续就读        “女儿一直是我的宝贝”吴礼海想到女儿不禁泪流满面,回想起7月4日女儿去学校拿成绩单的时候,女儿还和他说考了全班第八名        “如果再让我选一次的话,我那天绝对不会让她独自和小华(化名)睡在二楼”钟火荣不断地自责“事发当天她们玩得非常晚,一直到10日零时30分才上楼睡觉”钟火荣的丈夫当天晚上因为加班没回家,女儿本来天天都是和她在一起睡的,她说:“女儿偶尔才会上楼睡,当天小华一直缠着要和吴迪睡,我当时扭不过她们,也就同意了在她们睡后,我还到楼上关了走廊的灯,顺便推了她们的门,门都锁得好好的”        第二天早上10时40分,钟火荣再去叫女儿起床时,发现门是半掩着的,她推门进去一看,女儿倒在床上口吐白沫,面色乌青,脖子上有很深的勒痕,而且内裤上有一片血迹钟火荣被吓得半死,立即拨打了120,随后报警120的工作人员来后通过检查,发现吴迪已经死亡        钟火荣和吴礼海夫妇在1978年时有过一个儿子,当儿子长到17岁初中毕业时到同学家中去玩,在同学家天台上遭遇一伙社会青年,双方起争执,儿子丧命木棒下        当时钟火荣已经是41岁了,但为了再要一个孩子,她冒险生下吴迪,第二年就得了重病,当时被医生确认为只有半年的命活“她是靠着要把吴迪好好养大的信念才一直撑到现在的”吴礼海告诉记者,妻子的生命一直靠着白蛋白维持,现在女儿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