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强自辩我不黑 律师说应做无罪辩护/薄熙来

 作者:苍云砀     |      日期:2019-07-15 03:10:01
黎强(亿万富翁,重庆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涉黑案开庭公开审理的第六天,昨日23时12分,黎强涉黑案一审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 昨日9时30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公开审理了黎强涉黑案黎强在法庭辩护阶段首先做了自我辩护这次,黎强再次用时90分钟辩称“我不黑” 此前的10月26日开庭第一天,黎强在法庭调查阶段曾利用90分钟的时间陈述了“我不黑” 庭审6天来,黎强每天都出庭接受询问并进行辩护6天以来,黎强被称为是庭审中最累的人黎强每天上午9时30分准时被法警押上被告席,随后,他就习惯性地坐在座位上,伸出双手(已去除手铐)展开手中捏着的起诉书,一边聆听公诉人的指控与其他被告人的辩护,一边做着记录,时刻准备着进行辩护 昨日上午庭审中,站在被告席上做自我辩护的黎强看起来体力已接近极限,在进行了90分钟的自我辩护后,因“太累了”、“需要休息”,他就自动结束了自己尚未辩护完毕的自我辩护时间 依旧否认涉黑性质 昨日的法庭辩护阶段,是黎强涉黑团伙一审中的最后一次做全面辩护的机会黎强作为涉黑组织的组织、领导者第一个进行自我辩护 黎强在自辩中,依旧坚持之前庭审的说法与观点,否认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指控他辩护说,“我的出租车只占市场份额4%,主城区公交车今年就只有4台,完全谈不上欺行霸市” 此前的法庭调查阶段,黎强曾亲口认同检方对其非法经营罪的指控但昨日,黎强对此也进行了否认,他认为自己多是打擦边球,说“有一些地方是那里本身没有车,我是方便群众”并表示“我是按行业规矩做事” 此前,公诉人在庭审中认为,黎强涉黑组织采取公司化管理模式,组织架构完整稳定,黎强本人位居“金字塔”顶端,牢牢掌握了渝强公司的经营决策权、人事权和财务权 “把这些事情拿出来讲,我心里很难受”黎强在自辩中感慨,渝强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他本人持有60%的股份,“我不去掌控,那么该由谁来掌控” 在辩护过程中,他又多次口出“黎氏幽默”:“法官,你声音大一点,我心里发抖啊,我确实非常紧张”“审判长的眼睛像一道亮光,射向我的时候,看得我心里紧张极了” 在庭审中,审判长曾多次提请黎强只陈述辩护意见即可,不用再次讲述事实经过,黎强听到后马上连说几句“对不起” 其间,黎强曾多次询问审判长“这是不是我最后陈述的机会”、“我还想说,可是太累了,没有时间了啊,我还有机会么” 律师为黎做无罪辩护 黎强的辩护律师名叫赵长青,现年75岁,是名知名律师 昨日庭审中,赵长青首先表示:“我受黎强亲属的委托接下这个案子,前提条件就是我要做有罪辩护但听了几天庭审,基于一个律师的基本职责,我认为黎强涉黑罪名应做无罪辩护,或者按最轻罪做辩护” 赵长青肯定了起诉书中列明的黎强部分犯罪事实,例如行贿罪、逃税罪、非法经营罪等对检方指控的其他罪名进行了辩驳 赵长青表示,一个黑社会组织必须有其载体,“如果公诉人认为渝强公司本身是黑社会,没问题,但除了渝强公司的工商登记记录,还要进一步提供渝强公司涉黑的其他证据如果认为此黑社会是以渝强公司为依托,另外成立了一个组织,也要论证” 他认为,从目前检方提交的证据来看,不足以证明黎强构成黑社会组织罪他说黎强一案中,需要注意四个界限问题: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与“做大做强”的民营企业违法犯罪的界限;组织行为与公司行为的界限;组织经济利益与公司经营利益的界限;一罪与数罪的界限赵长青在陈述的最后点明:“法律对‘黑社会’ 的定义,是有组织地犯罪,并不是犯了罪的组织” 其间,其他30名被告人及其辩护律师(37人)也分别做了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