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15週年:美國反恐何去何從

 作者:闵雏     |      日期:2019-04-08 03:10:00
15年前的2001年9月11日,19名恐怖分子劫持4架民航客機,兩架撞塌美國經濟象徵紐約世貿中心雙子塔,一架撞毀美國軍事象徵五角大樓的一角,還有一架因乘客反抗墜毀——其原本可能的撞擊目標是美國政治象徵白宮或國會大廈約3000人在此次襲擊事件中喪生     反恐自此成為美國常態但15年過去,美國人發現,反恐陷入僵局,漫漫未有窮期美國更安全還是更危險,未來反恐何去何從,成為這個大選年的爭議話題     (小標題)兩個“永不”     15年來,美國朝野對“9·11”事件的心態,濃縮在這樣兩個“永不”裏:永不忘記,永不重演     “永不忘記”,15年一以貫之從襲擊發生之日,美國媒體就將其定義為“第二次珍珠港事件”,把“9·11”稱為“新國恥日”年復一年,從聯邦到州縣,從軍隊到警察,從學校到社區,各種紀念活動實際成為一場又一場愛國主義、英雄主義教育今年是節點年,氣氛更為濃厚美國總統奧巴馬專門發佈文告,設定連續3天的全國祈念日     “永不重演”——不允許美國再度發生“9·11”式恐襲美國知名記者史蒂文·格裏爾說,美國從政者知道,民眾不會原諒第二次“9·11”15年來,美國政府對可能有助於防範恐襲的舉措總是綠燈放行,耗費逾萬億美元為了反恐,美國需要綜合運用戰略、政策、金融、網路、技術、人才,也由此創造了一個提供成千上萬就業機會的產業有專家稱,美國出現了“反恐-工業複合體”     本月民調顯示,逾九成美國人至今清楚記得“9·11”事件發生時自己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某種意義上,對美國人來說,2001年9月11日這一天已持續15年,且遠未看到結束之時     (小標題)兩場戰爭     15年來,美國的全球反恐行動可大致分成兩個階段:以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反恐戰爭”為主線、主張“先發制人”的共和黨總統小布希時期(2001-2008年),和以結束這兩場戰爭作為競選承諾、主張“不做蠢事”的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時期(2009-2016年)     “9·11”事件發生後僅一個月,美國政府就以阿富汗塔利班政權藏匿策劃製造這一事件的“基地”組織領導人本·拉丹為由,率北約聯軍攻入阿富汗開戰之初,“悲情”美國得到國際社會廣泛同情和支援     2003年3月,美國政府又以伊拉克政府藏匿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一事後證明子虛烏有的理由,在美國民眾抗議、歐洲盟友分裂和國際社會普遍反對的情況下發動伊拉克戰爭正如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專家布賴恩·詹金斯所說,伊戰只是被描述成“反恐戰爭”,而其真實目的是為了“除掉敵對政府和潛在威脅”     開啟戰爭易,收拾亂局難假借反恐名義強推政權更疊,不僅使美國反恐失去道義制高點,更為中東大動蕩點燃導火索,為恐怖勢力蔓延製造新溫床     為收拾小布希留下的爛攤子,奧巴馬上臺後,放棄單邊主義,側重“巧實力”,試圖儘快結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兩場戰爭儘管“反恐戰爭”字樣從美國政府文件裏迅速消失,但從利比亞戰爭到敘利亞危機,美國仍把反恐作為維護其全球利益的政策工具,其在國際反恐問題上推行雙重標準的做法為國際社會所詬病     (小標題)兩面困局     15年來,美國本土沒有再遭遇“9·11”式重大恐怖襲擊,本·拉丹也被打死,但這並未真正緩解美國民眾的擔憂與此同時,恐怖組織的形態和恐怖襲擊的方式都在發生變化,令美國反恐面臨新的困局     隨著美國反恐能力的增強,恐怖組織的襲擊能力也在增強,並且發生了“基因變異”新生代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攻城略地,有武裝、有地盤、有“建國”野心,還借助全球社交媒體網路傳播極端思想、招募極端分子     恐怖襲擊的方式也在發生重大變化,不再像15年前那樣有領導有組織有資金有策劃一些認同極端思想的個人,不必與任何組織聯絡,就能單槍匹馬製造恐襲今年6月美國奧蘭多致死49人的槍擊案就屬於這種“獨狼”式襲擊“自我激進化”的本土“獨狼”鑽了美國槍支管控鬆懈的漏洞,模糊了極端主義、槍支犯罪、仇恨犯罪的界限,給美國反恐機制帶來了新的挑戰     雖然美國到目前為止防止了本土再度發生大規模恐怖襲擊,但它在全球範圍內卻日益深陷反恐困局:外有“伊斯蘭國”崛起,內有本土“獨狼”養成;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的亂局尚未收拾乾淨,從敘利亞、葉門、利比亞至撒哈拉以南非洲又出現新的“不穩定之弧”;在歐洲、中亞和南亞等地,恐怖分子對地區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最近進行的民調發現,四成美國人認為如今恐怖分子襲擊美國的能力比“9·11”時更強大這一比例創下14年來的新高,反映出美國的反恐行動並未真正緩解民眾的不安全感     (小標題)兩個勢頭     今年是“9·11”事件15週年,也是美國大選之年當下,美國民眾的不安全感、不公平感以及對華盛頓和華爾街的不信任感都在加深,民粹主義、孤立主義、種族主義思潮涌起在此背景下,反恐成為此次大選的重要議題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裏·克林頓基本延續了奧巴馬現行的反恐方針,主張加強槍支管控,把反恐作為全球再平衡戰略的一部分相比之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把反恐置於更為突出的位置,其政策主張被認為具有強烈的孤立主義和排外主義色彩     “9·11”事件15週年紀念日前夕,與反恐有關的兩個事件向世界傳遞了意味深長的信號一是中美元首9月3日在杭州會晤,兩國就加強反恐領域合作達成共識,並宣佈美方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列為恐怖組織並支援將該組織列入聯合國制裁清單二是美俄外長9月10日在日內瓦就敘利亞新停火協議達成一致,承諾加強軍事合作,聯手打擊敘境內極端勢力     此間觀察家認為,過去15年的曲折反恐歷程使美國逐漸認識到,美國無力獨自完成反恐大業,世界不安全,美國也無法獨自實現安全不管誰贏得今年美國大選,美國回歸大規模武力干預的單邊反恐政策可能性不大加強反恐情報蒐集、開展國際反恐合作,